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逆袭人生乔梁全文免费阅读 > 章节目录 第2286章 触动
    工作组这边刚开完会,消息就传到了关新民那里,关新民立刻就打电话来质问陈正刚。

    面对关新民的质问,陈正刚语气含糊地敷衍过去,他也不明着跟关新民抬杠,毕竟人家是二把手,让对方出点气也是应该的,而陈正刚采取的策略就是拖延,工作组要继续留在江州,关于骆飞和唐晓菲的舆情,陈正刚显然还想继续深入调查,陈正刚这么做,有他深层次的用意。

    晚上回到房间后,陈正刚刚打开屋里的灯,就看到门后有一个信封,陈正刚见状,几乎是第一时间捡了起来并立刻打开信封,拆开看了起来。

    信封里面就只有一张信纸,陈正刚抽出看了看,旋即目光微微一沉。

    信纸上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一句话,写着:有人调换了骆飞和唐晓菲的血液标本。

    看到这句话,陈正刚出奇地没有愤怒,反而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今天从省城黄原返回江州的路上,陈正刚就一直在琢磨这事,他并没有怀疑省立医院的鉴定水平,问题恐怕也不是直接出在鉴定结果上,因此,陈正刚一直在寻思着哪个环节有出问题的可能,思来想去,陈正刚也想到了血液标本的问题,只是没有明确的证据,陈正刚不好公开质疑,而现在这封神秘的信件,却是给了他重启检验的借口。

    拿着信件微微沉思着,陈正刚让人将副组長苏跃生喊了过来。

    “陈書记,您找我?”苏跃生进入房间后问道。

    “苏主任,你看看这封信。”陈正刚将手头的信件递给了苏跃生。

    苏跃生疑惑地接了过来,打开信纸看了下,瞳孔缩了缩,脸色微变。

    沉默了一下,苏跃生不动声色地看着陈正刚,小心的斟酌着措辞道,“陈書记,这封信连署名都没有,会不会是有人故意恶搞?”

    “恶搞?”陈正刚似笑非笑地看着苏跃生,“苏主任,你觉得有谁会拿这种事恶搞?还有,寄这种信的人,人家敢署名吗?考虑到骆飞同志的权力和地位,人家也害怕被打击报复嘛,你说是不是?”

    苏跃生干笑了一下,“陈書记,但要光凭这么一封来历不明的信件,咱们就质疑自己工作组的同志,这也有点说不过去呐,这几天,下面办事的同志也是十分辛苦的。”

    “我没说工作组的同志有问题,我也相信绝大多数人都是好的,但也难免会有害群之马,苏主任,你觉得呢?”陈正刚盯着苏跃生。

    “陈書记您这么说也没错,但我相信在咱们的工作组里,应该不至于出现这种害群之马。”苏跃生继续辩解道。

    “行了,咱们没必要争论这个,我也相信工作组的同志都是好的,解决争议的问题很简单,那就是重新做一次鉴定。”陈正刚淡淡地说道。

    “这……”苏跃生面露迟疑。

    “怎么,苏主任觉得有什么不妥?”陈正刚问道。

    “陈書记,这会不会对骆書记有点不尊重?之前他已经极为配合我们工作组的工作了,咱们现在要求重新做鉴定,保不准骆書记会有情绪,觉得咱们是在故意折腾他,往大了说,他也会觉得咱们是带着有罪推定的眼光在对待他的问题。”苏跃生说道。

    “如果骆飞同志自身没有问题,又何必闹情绪?”陈正刚神色淡然,“身正不怕影子斜,咱们这么做,也是出于严谨慎重的负责态度,同样也是对他骆飞同志负责,我相信骆飞同志一定会理解的,再说了,只是抽一管血的问题,有什么折腾的?”

    “那就再安排人去给骆書记抽血?”苏跃生看了陈正刚一眼。

    “肯定是要安排人去给骆飞同志抽血的,但考虑到特殊情况,比如说有人反应血液标本被人偷偷换掉了,所以我希望这次抽血安排,包括血液标本的运送,全程都要在我们纪律部门的监督之下进行。”陈正刚说道。

    “陈書记,这要不要给关领导汇报一下?”苏跃生犹豫了一下,说道。

    “怎么,苏主任你是觉得我做不了这个主是吗?”陈正刚目光冷峻。

    “陈書记,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关领导之前就指示咱们工作组要撤回去了,现在咱们要重新做鉴定,理该再跟关领导汇报一下。”苏跃生说道。

    “行,那你就跟新民同志汇报一下吧。”陈正刚深深看了苏跃生一眼,他知道自己就算不同意,苏跃生照样会偷偷跟关新民汇报,关新民让对方来担任这个工作组副组長,其中一个目的,恐怕就是为了盯着他。

    苏跃生离去后,陈正刚拿着手上的信件,若有所思。

    沉思片刻,陈正刚又给郑国鸿打电话过去。

    电话接通,陈正刚道,“郑書记,现在情况又有了新的变化,我们工作组又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继续留在江州。”

    “什么新变化?”郑国鸿问道。

    “晚上我这边刚刚收到一个神秘信件,反映说骆飞和唐晓菲的血液标本被人调换了,所以才会导致鉴定出来的结果有问题,因此,我决定重新给骆飞和唐晓菲做一次鉴定,同时,这次的抽血安排包括血液标本的运送和检验,必须全过程在我们纪律部门的监督下进行。”陈正刚说道。

    “竟然有人调换血液标本?”郑国鸿眯着眼睛,颇有些耐人寻味地说道,“正刚同志,看来你们工作组内部的问题不小呐。”

    “没错,所以我希望这次能在我们纪律部门的监督之下进行,但就怕新民同志有什么意见,毕竟他之前就一直强烈反对我们纪律部门介入骆飞的舆情。”陈正刚说着,试探性地说道,“不知道郑書记您能否帮我跟新民同志那边打声招呼。”

    “我就知道你陈正刚这个点打电话给我肯定不是什么好事。”郑国鸿笑呵呵地说道,“你都开口了,我还能拒绝不成?”

    “好,那就麻烦郑書记了。”陈正刚笑道。

    “正刚同志,其实你多虑了,你要相信新民同志的觉悟。”郑国鸿意味深長地说道,“当前出现了新的情况,我相信新民同志也不会想给自己招惹什么嫌疑。”

    陈正刚听出了郑国鸿话里的意思,笑道,“不管怎么说,还是由郑書记您去给新民同志打声招呼比较好,现在新民同志对我极为不满,我怕我打过去会让新民同志生气,所以只能麻烦郑書记了。”

    “行,没问题,待会我就给新民同志打个电话。”郑国鸿点点头。

    两人通完电话,陈正刚轻叹了口气,他已经是最大限度地给予关新民尊重了,只希望关新民能理解他,站在他的角度,这是他的职责所在。

    陈正刚和郑国鸿通完电话没多久,同一时间,骆飞在家里接到了一个电话,听到电话的刹那,‘啪嗒’一声,骆飞的手机直直地掉落在地上,只见骆飞傻傻站着,甚至都忘了去捡地上的手机。

    完了!骆飞的大脑一片空白。

    赵晓兰注意到丈夫的异样,赶紧问道,“老骆,怎么了?”

    “省里的工作组要重新对我和唐晓菲的血样做dna鉴定。”骆飞呆呆地说道。

    “为什么啊?这不都做完了,结果也出来了啊。”赵晓兰急道。

    “这是陈正刚要求的。”骆飞喃喃道。

    “凭啥啊,陈正刚就算是省里的领导,他也不能这样针对你啊。”赵晓兰急了起来,她知道骆飞和唐晓菲的关系肯定经不起查,知夫莫若妻,赵晓兰从骆飞之前的反应早都能猜到答案,但现在赵晓兰对于骆飞在外面有什么女人又或者有啥私生子私生女啥的压根不在乎,她只在乎骆飞的位子能不能保住,一旦骆飞失去了权力和地位,赵晓兰知道自己啥也不是。

    “是啊,陈正刚凭啥针对我?”骆飞有些歇斯底里,他现在对陈正刚可以说是恨得牙根痒痒的。

    “老骆,你赶紧给关领导打电话啊,求关领导帮忙。”赵晓兰急切地看着骆飞,“老骆,你之前已经很配合省里的工作组了,让你干嘛就干嘛,抽血也抽了,谈话也谈了,现在陈正刚不承认鉴定结果,这是啥意思?这分明是带着歧视性的眼光在针对你,你是堂堂江州市的一把手,陈正刚凭什么针对你?”

    赵晓兰一语惊醒了骆飞,对啊,他现在可以以陈正刚针对他为由,去向关新民告状!

    如此想着,骆飞很快捡起地上的手机,“我这就给关领导打电话。”

    “对对,赶紧打。”赵晓兰跟着点头。

    骆飞拨通了关新民的电话,只不过电话刚接通,就传来了‘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的系统提示音,骆飞只能先挂了电话。

    “怎么,关领导不接?”赵晓兰见状,急忙又问。

    “不是,关领导的手机正在通话中。”骆飞摇头道,“我过几分钟再打。”

    骆飞说完,焦急地走来走去,心里充满了恐慌,此刻的他,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乐极生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