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精英怪
    宁舍我愣了半秒,连连点头:“老夫正有此意。”

    孟超眼前跳出信息:

    【精英市民宁舍我受你指点,对‘七眼龙狼蛛半成熟体’的结构,加深了认识,贡献值+15】

    “嚯,瞧瞧我刷出了什么,一只精英怪!”孟超心花怒放。

    截至目前,他发现三种市民。

    楚飞熊那样的“普通市民”。

    宁舍我这样的“精英市民”。

    还有白嘉草那种“特殊市民”。

    既然有普通、精英和特殊,是否还有黄金市民,史诗市民,不朽市民,半步大圆满巅峰市民?

    “对了,未来龙城涌现的无数英雄,现在都还是热血少年和无知少女,可惜我记不清他们的名字和模样,否则立马找到他们,加以点拨的话……”孟超眼神闪烁。

    这是后话,眼前的精英怪,必须逮住猛刷。

    接下来十分钟,宁舍我做了十年来最舒服的一场收割。

    小伙子就像钻进他的心缝,每次不等开口,就能递来最恰到好处的器械。

    有两次他想要的,又和小伙子递过来的不同,他正要骂人,旋即发现,还是对方的选择更妥帖。

    孟超画的切口标记,也是最容易下刀,能完美剥离的位置。

    而当宁舍我神经疼痛发作,下意识颤抖时,孟超又会及时喷射凝胶,进行辅助操作,让他休息片刻。

    这小伙子简直不是助手,而是拿着羽毛,在挠老头儿的痒痒肉。

    “他究竟是哪位大师的弟子,这样的技术,早该在圈子里声名鹊起了啊!”宁舍我大惑不解。

    宁雪诗身为第二助手,根本没她什么事儿,只能在旁边瞠目结舌,冷傲尽碎。

    很快,大部分材料都被收割一空。

    只剩下腹腔最深处的毒囊。

    这是一个颤巍巍好似豆腐脑的器官,布满了神经索和血管,别说碰,仿佛吹口气都会碎裂。

    “小孟,如果是你,会用什么手法摘取?”

    操作到最后一步,节省了三分半钟,器官腐败控制得非常好,宁舍我稍稍缓了口气,起了爱才之心。

    “从下方,走中心内突,《反关七解》第四解,斜挑三连星。”孟超捻着一根细若牛毛的弧形刀针,轻轻一旋,如羽毛般轻啄三下。

    这是未来版《初级收割术》中提过的一个进阶手法,难度极高,必须熟练到“究极”,才有10%的成功率。

    还没超凡之前,普通收割者别想用这招。

    孟超也似懂非懂,只是在神经电流的操纵下,做个样子。

    “这是——”

    宁舍我却倒吸一口冷气,满头白发都竖立起来。

    没人知道他心底的惊涛骇浪。

    《反关七解》是圈子里一些资深人士共同研发的尖端技巧,号称“为下个十年准备的收割术”,只在极小范围内流传。

    手法本身已经非常高端,充满实验性。

    而孟超的第四解,和宁舍我熟知的第四解,还存在细微差异。

    宁舍我细细琢磨,骇然发现,孟超的第四解更精确和高效,能将摘取时间缩短5%,极大保证了材料的完整性和新鲜度。

    这是改良版本的第四解!

    在这神秘少年背后,竟有人将《反关七解》升级了!

    “他是谁?他的老师是谁?他背后到底有多么庞大的势力和科研团队?”

    刹那间,宁舍我想到很多。

    同一时间,孟超的视界中也跳出信息:

    【精英市民宁舍我受你点拨,对《反关七解》第四解的理解更加深刻,贡献值+55】

    “精英怪的学习能力就是强,我随便瞎比划了一下,你就懂了?”孟超暗爽。

    他拼命捕捉前世记忆中关于《反关七解》第四解的碎片,跟着神经电流跳跃的感觉,把“斜挑三连星”,又比划了一遍。

    动作当然青涩、笨拙甚至支离破碎。

    但蕴藏其中,领先时代的精神,却在宁舍我眼前,开启了一扇全新的闪光之门!

    老人看出孟超的意图,不可思议道:“孟小友,你这,你家长辈……”

    你这样把长辈耗费无数心血研发的秘法绝招,随便教给外人,回去不得家法伺候么?

    既然是精英怪,就不能用“自学成才”来搪塞了,孟超斟酌着说:“对不起,刚才和两位开了玩笑,请原谅我有苦衷,不能说出自己的师承。

    “不过,放我出来历练之前,老师曾说,无论《反关七解》还是怪兽知识,都是全体龙城人民在生存之战中,慢慢凝练出来的智慧结晶。

    “技术需要交流,也根本不怕交流,如果通过交流,能让《反关七解》变得更加完善,为战士和超凡者提供更多资源,龙城的崛起更有希望,这是功德无量的大好事,为什么要藏私呢?”

    “嘶……”

    如果说,刚才孟超丰富的理论知识和扎实的基本功,仅仅让宁舍我高看一眼。

    现在这番振聋发聩的言论,却是将老前辈对小伙子的评价,提升到全新的高度。

    “这少年的年纪不会超过二十岁,竟能有这样的胸怀?”宁舍我心中剧震。

    宁雪诗更是心乱如麻。

    她刚学《反关七解》不久,看不出孟超的奥妙,觉得他就是手抽筋。

    但看爷爷的表情也知道,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少年,对《反关七解》有着超乎想象的认识。

    可笑自己刚刚还讥讽人家“偷师”,谁知人家身怀绝技,还毫不藏私。

    彼此是同龄人,但着实差着境界呢。

    少女满脸羞红,骨子里的倔强却让她小声嘟哝:“那你又问我要三十万……”

    “宁小姐,大家相识不久,恐怕你对我有所误解。”

    孟超淡淡一笑,遥望皎洁的红月,“其实我本人对金钱并没有太大兴趣,只是最近发下宏愿,要竭尽所能,奉献社会,为了更好实现这一目标,才想到要组建自己的团队。

    “这三十万,不是为了个人享受,而是我做贡献的启动资金,是为地球文明在异界熊熊燃烧,投下的第一把薪火。”

    宁老爷子和宁大小姐一起动容。

    “不说了,来吧,最后的毒囊,我撑着作业面,您把神经索剥离出来。”孟超记挂父亲那边,加快速度。

    宁舍我点头,刀光一闪,比刚才更加明亮。

    半透明何首乌般的毒囊,被他干脆利索地摘取出来。

    形态完整,每一丝神经和血管都没挑破,半滴毒液都没有溢出,还像心脏般卜卜跳动。

    品相,完美!

    宁舍我屏住呼吸,将毒囊放入秘银稳定液里,又摘下口罩,从孙女手里接过秘制油膏,细细保养了双手。

    他没有看品相完美的毒囊半眼。

    却用复杂的眼神,凝视了孟超很久。

    孟超低眉,欣赏着视界中跳出的信息。

    充当第一助手收割变异超兽,也有大把熟练度和贡献值进账,他盘算着接下来该升级或者觉醒什么技能。

    这副神情看在老前辈眼中,愈发觉得小伙子低调、沉稳、谦逊。

    “雪诗,我们账上还有多少现金?”宁舍我忽然开口。

    宁雪诗微微一怔:“大概……八十多万?”

    “都转给孟小友,一分也别留下。”宁舍我道。

    “爷爷?”宁雪诗吃惊不小。

    “老爷子,多了,说好是五十万。”孟超吞了口唾沫。

    “孟小友,刚才那招‘斜挑三连星’,不但能用在七眼龙狼蛛的毒囊上,还有近百种剧毒类怪兽的毒囊摘取术都用得上,出血少,速度快,毒液渗漏概率低,说起来,是远远不止几十万的,只是老头子这段时间为了疗伤,账上不方便,你先收着,等我变卖了材料,再和你细说。”宁舍我诚恳道。

    孟超立刻道:“既是长者所赐,作为小辈再推三阻四,就显得不够洒脱了,这样,其实我对《反关七解》的其余六解,也有一些研究,不过我看宁老的伤,还要一年半载才能恢复,咱们改天继续交流?”

    “孟小友,你,你知道我受的什么伤?”宁舍我却突然提高声音。

    孟超愣了一下:“刚才见您的手,每隔三到五秒会周期性颤抖一下,而且手背上的血管微微凸起,呈深紫色,还隐隐冒着黑气,一路延伸上去,这是被紫冠蝮蛇王的毒液侵蚀了双手的尺神经,桡神经和正中神经,甚至影响了部分视觉神经吧?”

    “既然你看出我爷爷的伤,怎么说一年半载就能恢复,这明明是不治之症啊!”宁雪诗的声音都带着哭腔。

    “绝症?”孟超惊讶。

    在他的前世记忆碎片里,这是收割者很容易受的伤,虽然是有些麻烦,但也不至于绝望。

    沉吟片刻,哦,现在战争还没升级,很多怪兽都没变异,紫冠蝮蛇王仍是一种非常罕见的怪兽。

    怪兽在进化,人类也在进化,等到紫冠蝮蛇王比蚯蚓还多的时候,人类自然会研发各种解毒剂和疗法。

    现在的绝症,在他的前世记忆碎片中,未必无药可救。

    ==========

    再说一下更新啊,看到很多书友很热情,都问老牛能不能多更点。

    是这样,大家都知道对新书而言,曝光率有多重要,但目前不可能有太多推荐渠道,除了大家口口相传之外,只有“新书签约榜“算流量比较高的一个渠道。

    而上“新书签约榜“的条件是发布一个月内,二十万字以下,只要超出字数,马上就下榜了。

    老牛的速度大家应该知道,我也很想尽量满足大家,但为了多在签约榜上待几天,让更多书友能看到这本新书,暂时只能稍微控制一下。

    大家稍安勿躁,到了能飙手速的时候,老牛的双手肯定会化作两团灰雾的。

    最后,还是请大家多多收藏,给点推荐票吧——这些数据,和本书能不能取得编辑推荐,排什么样的推荐位也有很大关系,老牛也没运营啥的,就闷头写字,只能靠大家帮忙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