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1942大饥荒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1942大饥荒

 热门推荐:
    不过游击队走归走,队伍给大家培养的战斗意识,还有防范意识,他们却还都没有丢。

    庄子被小鬼子、皇协军,来来回回霍霍了这么多回,庄上的谁看到了陌生人,不都得警醒着,时刻防备着?

    这会子大晌午的,家家户户的人都不在庄子上转悠,自己一出门就看到俩陌生面孔,老汉顿时心生防备。

    虽然说,对方是个跟自己差不多的老头儿,外加一个点点大的孩子。

    可惜,被小鬼子霍霍多了,一点儿风吹草动,他们都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为了找出那些游击队的战士们,小鬼子跟皇协军们,都不知道都用了多少的办法,软硬兼施的前来庄子里打探扫荡了。

    软硬兼施都没有办法的话,保不齐就用个老头小孩儿来麻痹他们的警惕呢?

    嗯,不行,哪怕有危险,他也得去盘问盘问。

    带着防备与打算,李铁子的身影快速靠近。

    只是随着他的接近,紧盯着来人看的李铁子忽就觉得不大对头,越看越不对头。

    来人老头儿的面相,他怎么越瞧越是觉得熟悉呢?

    就好像,这是自己特别熟悉,特别亲近的人,就跟自己的兄弟一样。

    等等,兄弟?

    对的,就是兄弟!

    “你是?你是……你是三狗蛋子?天啊,是你吗三狗蛋?我是大铁子呀,我,大铁子,你的铁子哥啊!”。

    “你是铁,铁子哥?你真是我铁子哥?”,李三何看着面前突然窜出来的这位,头花发白却精神矍铄的老者,嘴里不可置信的呢喃出声。

    而对方听着李三何不可置信的呢喃,看着李三何越看越熟悉的模样面孔,回忆着儿时两人深厚的感情,老人上头了,明显的情绪激动。

    这位老当力壮的铁子哥,冲上来两手死死的抓住李三何,还不客气的给他的肩头来了两个老拳头,脸上心里都是笑,嘴里连连兴奋的应着声。

    “哈哈哈,是我啊,三狗蛋子,是我,是你铁子哥!好你个老小子,怎么连哥都认不出来啦?哈哈哈,走,走,上哥家去,咱们兄弟俩一别都这些年,好小子,走,上哥家让你老嫂子整两好菜,咱们弟兄俩几十年不见,可得好好喝一杯聊一聊。”。

    阔别多年,儿时玩伴几十年后再度重逢相见,是激动的笑,热乎的泪,还有温暖的拥抱,与儿时记忆中的兄弟小拳拳。

    面对李铁子的热情邀约,虽然一下子洗去了陌生,可真要跟着上人家家去,李三何却迈不开腿。

    “不了铁子哥,就不麻烦你跟嫂子啦,我回我自己的家,我……”。

    “臭小子,跟你哥还客气啥?别你你你,我我我的,咱哥俩虽不是亲兄弟,那也是一个族里排行,胜似亲兄弟的堂兄弟,我李铁子就跟你亲哥一样样的!”。

    其实真若是说起来,他李铁子是比他李三何两个亲哥更亲的存在!他们俩可是大小穿一条裤子长大,一条沟里头玩耍的铁哥们呀。

    不像两个亲兄弟,当初为了活着,为了讨媳妇儿,硬是眼睁睁的看着爹妈卖了他,两个亲哥就没有一个站出来给他说上一句不卖他的话……

    李三何看着热情至极的儿时玩伴,脑子里全都是曾经这位哥哥带着自己玩,带着他上山下河找吃的的画面。

    热情的李铁子却全然未察,自己的昔日小弟脑子里正跑马回忆呢。

    李铁子指着他们跟前的破败院子,也就是李三何嘴里的家,一脸的着急。

    “三狗蛋子你别跟哥犟,你看看你的屋子,这是能住人的地吗?赶紧的跟哥家去,回头啊,哥给你找几个年轻后生,把你这破落院子休整休整,到时候你要再坚持要回来住,哥绝不拦着!”。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感受着自己手腕上,哥哥苍老的手中种传来的温度,李三何终究的红了眼眶,朝着李铁子点点头。

    年过半百的老头吸了吸鼻子,嗯了一声,“嗯,我听哥的,不过铁子哥,你先带我去找族长吧。”。

    拉着李三何的手一顿,李铁子不解的望着自己的老弟弟,“三狗蛋子,你找族长作甚?”。

    李三何再次吸了吸鼻子,苦涩的低头,望向自己正紧紧护着的褡裢。

    “铁子哥,弟弟得先把这不成器的女儿女婿,还有老婆子都送到祠堂里头,才能跟着哥你回家呀!”。

    他一个身上带着骨灰坛子,行礼箱里珍藏着老婆子排位的人,哪能不懂事的就带着这些个进人家家的门?那不是不地道勤等人家骂祖宗,被人戳脊梁骨么。

    李铁子一开始还不解老弟弟的话,只是随后顺着老弟弟的视线望去,看到了老弟弟身上前后都鼓鼓囊囊的褡裢,望见了褡裢口袋微微露出一角的坛子时,李铁子整个脸刷的一下就白了,语气都带着不可抑止的颤抖。

    “弟啊,你这是,你这是咋地回事啊?”,怎地还带着俩骨灰坛子家来了哩?

    难怪的刚才他还在想,自家老弟弟咋就带着个小娃子回家,怎不见儿女呀?

    李三何看着自己的老哥哥,就跟看到了亲人,找到了靠山一样。

    随着李铁子关心的一问,李三何压抑已久的委屈与痛苦,突然就跟开了闸的洪水一样,眼泪刷的就迸发了出来。

    “呜哇……哥啊,哥啊!哥啊我家闺女多好看的闺女,我家女婿多懂事的女婿,都是好孩子啊,都是好孩子!就是命不好,遭了东洋鬼子的霍霍把命都丢了呀!哥啊,哥啊,弟弟我心痛啊,心痛啊……”。

    李三何哭的像个孩子,拳头一下下的捶打着自己的胸口,砰砰的响,吓的边上的小多余有些呆,听得她也跟着鼻酸,看的小家伙也莫名的想哭。

    哭新爷爷,哭她自己的娘亲……

    许是见到了亲人,李三何嗷嗷的抱着自己的老哥哥,俩人嗷嗷的哭了一场后,这个压抑憋屈已久的老人,才算是把心里的郁气哭散了一些。

    直到眼泪停歇,看到跟前刚刚跟自己抱头痛哭的老哥哥一脸的鼻涕眼泪,李三何终是后知后觉,自己不该如此招得老兄弟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