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1942大饥荒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1942大饥荒

 热门推荐:
    醒了把鼻涕,把眼泪一抹一收,哽咽着,李三何扶着李铁子道:“是老弟弟我不好,招哥哥伤心了,哥啊你别哭。”。

    “三狗蛋子,你哥我没哭!”,这老头还挺倔强,明明就哭了,还哭的嗷嗷的,结果自己还不承认,边上暗暗围观的小余多想要刮自己的鼻子略略略来着,不过想到这人是新爷爷的亲人,她才忍住了没好意思。

    “铁子哥,咱们不说这些了,你带我去找族长吧,我先把孩子们安顿了,咱们哥俩再好好聊中不?”。

    李铁子闻言,还带着泪痕的老脸上却露出了为难之色。

    “三狗蛋子啊,不是哥不带你去,这事实在是麻爪啦。”。

    “咋地麻爪啦了呀哥?”。

    “三狗蛋子啊,要是光弟妹要进祠堂,那个二话不说哥就应了,那是合该的,可侄女跟侄女婿就……”,都说嫁出门的闺女,泼出门的水啊。

    覆水难收,如何能让别人家的外姓人,进他们老李家的祠堂呢?不合规矩啊。

    便是跟狗蛋弟弟的关系再铁,却也不能因为私利破例,开这个先河不是。

    知道自家老哥哥在意的是这个事情,李三何连忙解释。

    “铁子哥,这个有什么好为难的,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放心,我跟你吭气儿,我女婿是招上门的,是我闺女讨的男人,都是咱们老李家的人!”,说着,把身边一直昂头看着他们的小多余往李铁子跟前一拽。

    “哥,你看我孙女,这是我外孙女,喊我爷爷,跟我姓,叫李多多!哥,咱们老李家的人!”。

    介绍完,李三何低头回看着自家孙女,“多多,喊大爷爷。”。

    小多余可乖巧了,嘴巴甜甜,看着黑红脸蛋上还挂着泪条条的老头,乖乖喊道:“大爷爷。”。

    这一声大爷爷,可把李铁子高兴坏了,小老头儿乐的直点头,“中,中!乖闺女,乖闺女。”,可恨自己大中午跟老婆子怄气出来遛弯,手里也没拿个啥东西,连颗糖都没得,眼下没法哄小孙女,真是白当爷爷了。

    李三何看着眼前眼里有泪,脸上乐呵的自家老哥哥,他吸吸鼻子,擦干净自己眼角再度溢出的泪,蓦地笑了。

    “铁子哥,都是自家人哩,您看?还是赶紧带我去找族长吧中不?”。

    为弟弟伤心难过一场,又看了小多余喜欢儿孙辈的高兴了一场,李铁子连连点头。

    “中,中!咋地不中,走,哥带你去祠堂。”,说着,老头捏着袖子一擦眼泪,当即一手拉着多余,一手拽着李三何,就要往村里头的祠堂而去。

    李三何……

    “不是哥,我是说先去找族长。”,家族的规矩,即便自己少小离家,却也是记得清楚的很。

    族里供奉着先辈以及族人的祠堂,钥匙啥的都是掌管在族长的手里的,要想安顿好媳妇跟孩子们,直接去祠堂可不行。

    李三何急急的拉住李铁子,不料却迎来了李铁子的鄙视。

    “你弄啥哩?不是说要去祠堂么?”。

    “哥唉,咱们得先找族长哩。”。

    “找嘛族长,我不就是嘛,你白动,跟我走就是。”,他可不是爱烧包儿的人,当了族长好多年啦,他都不希哒显摆。

    李三何……

    好嘛,感情,他这老哥哥就是族长呀!

    跟着李铁子到了祠堂里,李三何先把女儿女婿的骨灰坛子小心的摆放到神龛的一边,并未往神龛上那一排排的排位上凑。

    自家女儿女婿毕竟辈份小,想要正式入住宗祠,还得请了先生看过,下葬后寻了族谱排位,待到族里安排才能有他们的正式位置,如今就是不方便带着他们去别人家里,暂时安顿一下而已。

    放好了女儿女婿的骨灰,李三何打开自己提溜着的藤箱,从里头小心翼翼的取出绸布包裹着的自家老婆子的牌位,扯着衣袖轻轻擦拭过后,把排位放在了孩子们上头,诸多族人牌位的下头。

    李铁子见了族弟的模样,特别是在看到李三何手里的牌位时,这位老哥哥心里就疑惑了。

    “三狗蛋子,弟妹?”。

    仔细摆正牌位的手顿了顿,李三何仿佛是明了他家铁子哥想要问的意思一般,他苦涩一笑,看向牌位的目光带着怀念。

    “我家这位去的早,而且一直都葬在她父母身边,我想着也不好打扰她在底下的安眠,便只带了块牌位回来,等到时候办事的时候,我给她在孩子们边上立一个衣冠冢,想来也是一样的团圆。”。

    听着族弟苦涩的声音,李铁子跟着点点头,拍着李三何的肩膀安慰,“打起精神来,想开点,你还有孙女要照顾呢!走走走,跟哥回家。”。

    被老哥哥拉着,李三何收了颓败的心情,提上行礼,拉上孙女,跟在老哥哥身后就出了祠堂往对方家里去。

    一路上老哥俩还唏嘘着,不多时就到了李铁子的家门口。

    站在黄泥胚的土墙外,李铁子也顾不得先前出门是跟老婆子怄气了。

    人都没有进门,老头儿撑着脖子,就朝着院子里中气十足的大喊,“老婆子赶紧的做两好菜,家里来客啦……”。

    正在厨房里头忙活,嘴里忍不住念叨自家那坏脾气糟老头的老太太,听到自家糟老头的呼喊,没好气的把手里正在洗的碗往木盆里一撩,湿乎乎的手扯起腰间的补丁围裙一边擦,一边没好气的出了厨房。

    “要死了,刚才吃饭的时候你瞎跑,这个点,做什么……”。

    如今年景不好,征粮队的人日日往各处庄子里来转悠,就守着他们的夏粮呢!家里即便日子还算过得去,那一日也只有两顿饭食,还是加着瓜果蔬菜半稀哒的。

    刚才吃过一顿,晚上那一顿还早着呢,这个点,吃的什么饭?还做两好菜,糟老头子这是闹的什么妖呢?

    她可不认为自家能来啥贵重亲戚,她早没了娘家,糟老头族人就在跟前,就自家那三儿子媳妇的娘家,那可都是讨债货!

    老太太嘴里不满着,前脚才踏出厨房门,一眼便看到了自家糟老头扯进院子里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