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1942大饥荒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1942大饥荒

 热门推荐:
    1942年的春天,这一年注定了是不平静的一年。

    这一年从春上开始,或者确切的说,是从去年冬末开始,老天就再也没下过一滴雨了。

    多余家里没地,而自家的爷爷靠着一手过硬的厨艺,硬是在这半年来在品鑫县境内闯出了名头,请他去做饭办席的主顾那是络绎不绝。

    当厨子嘛,从李三何发胖的身躯就能知道,他不缺油水,做饭期间哪怕李三何讲究,不像其他的厨子一样又吃又拿还要钱,可油水却依旧丰厚,养活一个小孙女而已,绰绰有余。

    靠着手艺,李三何不仅把多余养的白白胖胖的,更是经常往他老哥哥李铁子家送东西。

    今日不是雇主强势推来的一碗肉,就是明日雇主包的一包糕。

    不论什么时候,富人总是不缺吃喝用的。

    东西送多了,连带的李铁子这个族长小富农一家子也得了济,惹得全家老小,对李三何祖孙俩的态度好的不得了。

    这不,春天来了,田间地头的野菜纷纷冒出,这给广大劳苦群众带来了一丝生机,家家户户的女人孩子们,谁人不出门挖野菜的?李铁子家也不能免俗,毕竟他家还不是地主不是。

    再说了,今年的年景不对,经验老道的李铁子觉着吧,眼看到现在一滴雨都不下,搞不好是要闹妖风啊!

    而他们这些老农民,别看日日泡在地里熬啊熬,可收获回家的粮食,家里的人口都养活不了,大多都被该死的军队征收去了。

    小鬼子刮一层,皇协军刮一层,有国民政府军的地方还要再刮一层。

    他们的日子何其艰难?

    像是自己家,有点儿老底子,一冬过去,春天来家里还能有点余粮,而大多数的人家,就等着春日里的野菜冒头,好靠着野菜熬到夏粮下来呢。

    带着心里浓浓的愁绪,家中孙儿们结伴要出门挖野菜的时候,从不管这些小事的李铁子发话了。

    对着领头的自家今年十四的大孙女,李铁子认真叮嘱,“大妮子,你领着妹妹去挖野菜的时候,顺道喊你三爷爷家的多妮儿一道,让她也多挖点儿野菜存着,这天啊……”。

    最近日日带着六个弟妹们一道出门挖野菜的大妮儿一听,抬头望着自己的爷爷等下文,“爷,这天怎么啦?”。

    望着孙女求知的眼神,不忍让孩子害怕担忧的老头儿最终摆摆手,“罢了,没什么,你去吧,记得喊上你多妮儿妹妹就是。”。

    十四岁的大妮儿再要不了两年都能嫁人了,自小帮着家里做活带弟妹们的她,哪里是真懵懂不知事。

    最近出门挖野菜,经过田间地头的时候,她都能看到庄子里那些叔伯爷爷们,望着地里减产的夏粮犯愁。

    偶尔她也听到她奶跟娘还有两个婶婶们,悄悄的在灶房里长吁短叹。

    大家都说,这老天爷爷要是再不下雨,麦子不灌浆,今年的夏粮怕是收不上来了啊……

    如果夏粮收不上来,那代表着什么,大妮儿心里很清楚,所以,除了尽可能的多挖野菜晒干存着,多帮家里弄点能进嘴的东西放着外,她也别无办法。

    如今自家爷爷难得开口吩咐自己办事,还欲言又止的,大妮儿哪里不知道,爷爷最后没有说出来的话到底是什么?

    虽然自己没有挨过饿,可挨饿的滋味必定是不好受的,她也不想挨。

    嗯,一会去三爷爷家叫多妮儿妹妹还不算,以后自己日日都要叫上她,还得让她多挖点野菜存着。

    毕竟三爷爷那么好的人,经常给他们家送好吃的;

    多妮儿也那么乖,那么大方,有糖果都会分他们一块;

    大妮儿觉得,自己不能让他们将来挨饿。

    望着爷爷解不开的深锁眉头,大妮儿握拳,“爷爷不说我也知道,今年年景不好,再不下雨,搞不好天要旱,不过爷爷您放心,我心里晓得的,一会就去喊多妮儿,我们一定多挖野菜存起来。”。

    大妮儿说完就跑出了中屋,喊着外头的弟弟妹妹们,呼啦啦一下子出门远去。

    李铁子看着孙儿们跑远的背影,眼里都是欣慰。

    他李铁子的孙儿们不孬!

    大妮儿领着弟妹们来的时候,多余正四仰八叉的躺在炕上睡懒觉。

    家里就只有她跟爷爷在家,也没外人,今日爷爷要去县里给一位有钱的雇主做席面,为了不耽搁伙计,爷爷一大清早天没亮就出发了。

    多余起来送走了爷爷,闲的没事,便听了爷爷的交代,栓好了门爬上炕继续睡的昏天暗地。

    因为睡觉不老实,睡梦中的多余,把爷爷在县城给自己买的毛巾被一脚给踹了,敞着肚皮睡的正香,小耳朵就听到了一声接一声,多而杂的呼喊声。

    “多妮儿,多妮儿?多妮儿!你在家吗多妮儿?”。

    “多妮儿开门,我们去挖野菜啦!”。

    “多妮儿,你在不在家呀?”。

    门外大妮儿领着七个弟妹在外头唱着七重奏,硬生生把还在周公家陪娘亲的多余给喊醒了过来。

    迷蒙中听到这么独特的多妮儿这个名字,多余回神,这个好像是在叫自己,忙一个机灵的自炕上爬了起来。

    在这小李庄里自己不叫多余,多多这个小名儿,除了平日里爷爷会这么叫自己外,其他的人,哪怕就是大爷爷大奶奶他们,都喜欢叫她多妮儿。

    说来,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从李多多,变成这个乡村气息浓厚的多妮儿的。

    爬起来,都顾不上自己一头散乱扎舞着的头发,多余颠颠的开了屋门,跑过院子开了大门,把大妮儿一行七人迎接进门。

    不等多余一一喊人问候,询问对方来着何意呢,懂事的老大大妮儿,上来拉着多余的手回了屋子里,熟门熟路的走到炕尾,扯过三爷爷专门给多妮儿买的小梳妆匣子打开,抓起里头的桃木梳子,耐心的给多余梳起头来。

    一边梳头,大妮儿一边开门见山,“多妮儿,大姐姐先给你梳头,然后带你跟哥哥姐姐弟弟们一道去挖野菜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