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1942大饥荒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1942大饥荒

 热门推荐:
    多余抬起坑坑洼洼的小手一抹脸蛋,都顾不上肉痛身体痛,更顾不上血污浸满的脸蛋,多余望着满地的蝗虫尸体,突然嘿嘿的笑了。

    还是笑容扯动了脸上被蝗虫啃破的伤口,小家伙才倒吸着冷气哎哎的喊出声,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居然被区区小小蝗虫给伤害啦?

    简直不能忍!这让多余越发坚定了要吃蝗虫的决心。

    跑回屋子里,先确认了一下自己抢救回去的南瓜,揭开两个硕大的滕筐,发现都完好没有再加剧损失后,多余都顾不上去后院查看一下自己宝贝的菜地,忙拖着比自己小身体大许多的藤筐,提上先前拉瓜的簸箕出了门。

    回到院子里后,多余抓着笤帚,吭哧吭哧的扫起院子里的蝗虫尸体来,装满一簸箕就往藤筐里头倒,装满了两藤筐后,发现地上的蝗虫还有很多,筐子都装不下,多余又机敏的上去晃动筐子,然后再装,再晃,再装……

    直到蝗虫尸体堆叠的跟小山一样,藤筐任凭她怎么晃动再也下不去,多余无奈,只能转身回到屋子里寻找了一圈,把家里头能装东西的比如木盆啊,水桶啊啥的,全都提溜出来装蝗虫。

    等运水的李三何深一脚浅一脚忧心忡忡的赶回来,猛冲进家门时,迎接他的就是一个血糊糊的脏小孩,以及满院子的家伙事,而那些家伙事里头装着的居然全都是蝗虫。

    李三何情绪激动,顾不上那些蝗虫,一个箭步窜到孙女跟前,把人一把抱起,粗糙的大手把多余从上摸到下,嘴里颤抖着。

    “多多不怕,多多不怕,爷爷回来啦,多多跟爷爷说,可伤到哪啦?痛不痛啊?”。

    李三何心都在抖,怀里的孙女她还是个孩子呀!

    自己根本就没法想象,先前蝗虫铺天盖地来的时候,他的孙女是如何的彷徨无助,如何的凄凉可怜……

    蝗虫来的时候,他们一行人已经取了水正匆忙的往回赶,结果才离开水源地没走出二里地,蝗虫大军就铺天盖地的杀来了。

    那一刻简直就跟世界末日一样,人无处可躲,到处都是嗡嗡嗡的蝗虫飞舞是声音,还有人的嚎叫,还有牛马骡子吃惊的发躁发狂。

    他们辛苦运出来的水,也因为牲口的暴动不安而洒了个干净。

    可惜这些自己都顾不上了,他只担心家里的孙女。

    后头蝗虫终于过去,大家哭嚎着,说是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与其白跑一趟,还是返回去再拉上水再回的提议,李三何也根本没同意,更没有跟着大部队去。

    这一刻李三何心里觉得什么都没有自家孙女重要,几乎是在蝗虫过去的那一刻,李三何就跟几个挂心家里的后生一起,脚步匆匆,担忧无比的往回赶。

    结果让自己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家的小孙女居然是个能人,也巨能忍!

    看看,小身子上都没有一块好肉了,那么漂亮的一个瓷娃娃,居然被该死的蝗虫咬的破了相,李三何心疼的呀,眼泪当即就崩了出来。

    然而这还不是最心疼的,最心疼的是,怀里的孙女在看到自己流泪的时候,小家伙还举起她那坑坑洼洼的小手,柔软的给自己抹着眼泪,还反过来安慰他。

    “爷爷不哭,爷爷您别怕,我有抢救下好几个瓜瓜,都是选的大家伙抢的,而且我还抓了这么多的蚂蚱,爷爷您别哭,多多肯定不会让您饿肚子的,实在不行咱们就吃这些蚂蚱,让它们吃我们的粮,咱们给它吃回去!”。

    这一刻,小孙女软软嫩嫩的安慰自己,宣称她不饿着自己的保证,配合着孩子那血糊糊的一张小脸,是那么的直击人心,震的李三何心酸,哭的像个孩子……

    “多多啊,爷爷的多多啊……”,孩子咋就那么惹人疼呢,他的孙女啊……

    几家欢喜几家愁……错了!正确的说在这样的世道下,在生死线上徘徊挣扎的可怜人只有愁,没有喜。

    整个庄子里,哭喊声,嚎叫声,人们散发出来的不安与绝望,笼罩着整个庄子的上方。

    李三何却顾不得眼下这些,也顾不上去老哥哥家看看,老哥哥老嫂子他们怎么样了。

    他抱着孙女,脚步匆匆的往屋子里来,一脚踹开被蝗虫霍霍烂了上头纸糊窗户的木门进了屋。

    慌忙的找出干净的手绢,拿出还是在当初下火车时在许昌买的,给多余擦手伤的红花油出来,李三何小心翼翼的给孩子清理着手上、脸上的伤口,用‘万能’的红花油给孩子上药。

    布巾触碰到伤口,疼的小多余一呼一哈的连连倒吸冷气,李三何手上的动作一顿,心疼的看着孙女。

    “多多很痛吗?爷爷轻一点啊,多多听话,得忍一忍,不把伤口清理干净,回头化脓了可不好。”。

    嘴上是这么说,可看着孩子被该死的蝗虫霍霍的坑坑洼洼的小脸,李三何眼泪又绷不住了。

    怕是要破相呀!他可怜的孩子。

    多余可不关心自己破不破相的问题,毕竟她脑子里就没有容貌的这跟弦。

    见到爷爷关切的目光,心疼自己心疼的直掉眼泪的模样,同样心疼爷爷的多余连忙忍住了,坚持没再发出一点儿声音,还反过来安慰李三何。

    “爷爷不哭昂,多多一点都不疼,你看。”。

    话音落下,多余万万没想到,自己不仅没安慰好爷爷,反倒是让爷爷的眼泪掉的更厉害了。

    小家伙很是无措,望着爷爷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担忧与焦急。

    面对如此惹人疼的孙女,李三何吸吸鼻子,赶紧止住了眼泪,可再给孩子擦拭伤口上药的时候,他的动作越发的温柔,还不断的朝伤口上吹着气,试图缓解孙女的痛苦。

    脑门出了一身汗的给孙女上完了药,李三何这才把孩子关在家里,交代了两声,匆匆跑到李铁子家去了一遭。

    确信自家老哥哥家人都没事后,李三何才放了心,又着急忙慌的往回赶。

    只是回来的一路上,眼见着好多人都扑进了自己地里,趴伏在被蝗虫啃的一干二净的地上嚎嚎大哭的时候,李三何瞧的心里酸涩难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