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1942大饥荒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1942大饥荒

 热门推荐:
    等三妮儿诧异的回头来看时,一眼就发现了掩盖在荒草堆底下,眼下正装着矮了一截的多余的小狗洞,可把三妮儿喜的呀,抱着多余连连亲了好几口。

    “多妮儿,你简直是太棒了,你真是个小福星……”。

    一脚踏空的多余,被三妮儿搂着吧唧吧唧的亲,亲的她又害羞又生无可恋。

    话说,先前她这姐姐还吓的腿脚发软来着,这才多久?立刻就活泼上了?

    小孩子呀!啧啧,这情绪来去也太快了吧?

    小大人的多余心里感慨嘀咕着,面上却羞红着一张小脸蛋,连连推开热情的三妮儿,干巴巴的打断三妮。

    “三妮姐姐,肉肉肉,咱们还是赶紧进去找我爷爷吧。”。

    天可怜见的,长这么大,自己还是第一次面对如此别样的热情呢,一时半刻的她有点接受不来,呵呵哒。

    “对对对,肉肉肉!走,多妮儿,咱们赶紧爬进去找三爷爷!”。

    得了多余的提醒,三妮儿醒过神来,终于结束了自己的热情,拉着多余,自己一马当先的带头就往那狗洞里钻。

    钻进狗洞,因着要避着庄子里时不时出现的下人,两人又不熟悉地形,三妮儿拉着多余现在偌大的马家庄内瞎转悠,明明觉得就应该在眼前的厨房,姐妹二人却怎么都转悠不到正确的地方,找不到她们急于想要找到的人。

    就在她们俩探头探脑的往前院摸索前进时,马家庄外的饥民们,受到庄子内宴席酒菜香气的吸引,已经忍不住的动手了。

    “马老爷,马老爷,可怜可怜我们这些可怜人,借点粮食给俺们度过难关吧,待到明年秋收,俺们加倍的还……”。

    “是啊,是啊,马老爷您老行行好,您老是多福多寿的老寿星,可怜可怜俺们,借点粮,给口吃的吧,俺们也不指望大鱼大肉白面馍,有口吃的,哪怕是稀粥也成呀!”。

    “马老爷,借点粮食救救急吧……”。

    高高的深宅大院的院墙外,饥饿的人们昂着脖子,扯着脑袋,一脸凄苦的喊着;

    院墙内,特意从外赶回来给老爷子做寿的几个马少爷,特别是在县里给县长当秘书的这位,听到外头此起彼伏,前来打他们马家主意的破落户们,一个个的大言不惭的,还想让他们马家借粮破财?

    这不是开玩笑的吗?

    讲的好听是借,讲的不好听的,不等于就是抢?

    鬼知道明年的年景到底如何?干旱还会不会继续?

    他们老马家的粮食自己吃都嫌少,而且即便粮满仓,便是给阿猫阿狗吃,他也不想给这些泥腿子们白占便宜。

    马少爷心气高的很,领着一干黑衣护院上了门楼子,望着底下,把他家大门围堵的密密匝匝的泥腿子们,马少爷特别没好气的嚷嚷开。

    “滚滚滚,都是些什么东西,也敢上我老马家来找晦气?不知道我家老爷子今日过大寿吗?居然胆敢来围我马家,爷不怕告诉你们这些下巴里混的泥腿子们,县长大人可是在我家坐席呢!爷可是好心劝你们别闹妖,不然呀,可别怪爷爷手里的家伙事不认人!”。

    口中猖狂得意的要挟着,这货还掏出片刻都不离身的一把王八壳子来,这玩意,还是他在许昌当营长的弟弟给送他的礼物,可是好东西!

    下头苦求的饥民,见马地主家的少爷这般强横,居然还举着木仓威胁恐吓他们。

    许是真被饿极了;

    又或许是因为曾经吃过这位少爷的亏;

    再不然是想着眼下他们人多势众,法不责众,马少爷手里就那么一把子孤零零的家伙事,即便真有胆子开木仓,那至多也只能打死几个人,他们人多着呢,与其活活饿死,不如拼一把,兴许能给家人抢点粮呢?

    带着这样的想法,有那好事的就窝在人堆里,当起了那挑事的霍霍头子来。

    “乡亲们,乡亲们,大家别怕,咱们这么多人,对方就一把木仓,想想家里的老少娘们,想想家里嗷嗷待哺的娃儿们,乡亲们咱们既然来了,就没有怕,没有空手而归的道理!乡亲们,咱们干他娘的,吃了他马家的大户,回头家里的娃儿老人们也有条活路啊!”。

    好嘛,本身头顶就压着饥饿死亡的大山,有人这么一挑拨,人心浮动的厉害啊。

    “对,干他娘的,凭什么他们马地主就大鱼大肉,咱们辛辛苦苦给他当佃户,却连肚皮都填不饱?可怜我家的娃儿饿的头大身子小,眼看就要活不了!呜呜呜……乡亲们,是个爷们的,为了咱家里的老老少少,咱们拼啦!”。

    “拼啦!”。

    “拼啦……”。

    嘭……

    群情激奋的混乱场面下,忽然,一声枪响划破了喧嚣。

    这是城门楼上的马家少爷,看到局势不可控制,看到他一直瞧不起的泥腿子们居然真的动了手,一时不忿,激动气愤之下,当然,也是下意识的想要震慑众人,当即就朝着下头的人群开了一木仓。

    随着木仓响,下头正在挤挤挨挨撞击大门的人群,有那么一瞬间的死寂,紧接着,也不知道人群里是谁凄厉的大喊一声,“啊,死人啦,死人啦!马少爷杀人啦……”。

    再然后,死寂变成了喧闹,刚刚还义愤填膺的饥民,在死亡与鲜血的刺激下,整个人群都疯了。

    “狗日的马家杀人啦,乡亲们,咱们干死他娘的!”。

    “马地主家粮满仓,杀进去,粮食都是咱大家伙的……”。

    死人后,大家暴动而起的场面越发混乱,城门楼上的马少爷万万没想到,自己开出的一木仓,不仅没有结束动乱,反倒是让群情更加的激奋,加速了灾民们的疯狂。

    人流迅速的蜂拥而至,那看似厚重的黑漆大门,居然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的不堪一击。

    惊吓之余,慌不择路而逃的马少爷,在跑动中为了自保,又朝着朝他伸手而来的人群接连放木仓,可惜啊,连不断的枪响,这一次它却再也威慑吓唬不住,某些人根本看不上的泥腿子们了。

    木仓声,风盛,哭声,喊声,跑动声,东西打砸声,声声入耳,催人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