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1942大饥荒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1942大饥荒

 热门推荐:
    多余死死的拉着爷爷僵硬的手,一边喷着鼻涕泡泡,一边剧烈的打着哭嗝,也不去擦拭已经模糊了她的视线的眼泪珠儿,只一个劲儿的在自言自语的低喃,在乞求爷爷的怜悯。

    “爷爷,多多乖,多多听话,您别生气,不要走,别不要多多,多多就只有您了,呜呜呜,爷爷别不要多多,不要不要多多,呜呜呜……”。

    多余茫然了,显然,这个孩子还没有习惯被抛弃。

    世界上最难让人接受的是什么?是在得到后再度失去!

    可怜的孩子啊,她还那么小,那么小,在不知亲爹是谁,外祖厌弃,在丢了娘亲后,终于,第一个对她露出善意的爷爷也抛弃了她。

    多余想着,难道她真的是讨厌外祖父口中的那个罪孽?那个根本不应该活在世上,根本不应该存在的东西吗?

    多余茫然了……

    小家伙自责,内疚,悲伤的哭了一夜,眼泪流了一夜,呆愣愣的拉着爷爷的手拉了一夜。

    可惜任凭她如何的祈祷,奇迹也没有发生,爷爷走了,再也不喜欢她的不要她,丢下了她走了。

    因为她不是一个乖孩子!

    看着爷爷冰冷的身体,多余又想要哭。

    只可惜,一整宿下来的掉眼泪,先前匆忙补充的那点水份也早已经耗干,一双大眼睛也早已经肿的跟桃子样,多余再也哭不出来了。

    伤心难过的多余,一整宿都在回忆着跟爷爷相遇起的点点滴滴,不知怎的,想着想着,忽然她就想到了,先前大爷爷招呼爷爷逃难的时候,爷爷与大爷爷的那番对话。

    爷爷说,他要叶落归根,他不要死了都没有棺材睡。

    棺材是什么?多余是知道的。

    在当初跟着爷爷回来这里,给奶奶还有那叫爸爸妈妈的人下葬的时候,爷爷就搞了棺材给他们睡了的,所以她很清楚棺材长什么个样。

    多余甚至还记得,当初奶奶跟那什么爸爸妈妈下葬的时候,爷爷站在那长长的深坑边呢喃的话。

    爷爷说,要是他们不睡在棺材里,到了那头会很冷很冷,很可怜很可怜。

    虽然她并不知道,那头是哪头?也不知道,为什么棺材跟很冷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可是回想着爷爷当时的神态语气,多余握了握小拳头。

    她不要爷爷很冷,也不要爷爷去了那头很可怜。

    为了爷爷,下定决心去庄子里找棺材的多余,操着沙哑的几乎已经说不出话来的小声调,对着李三何道:“爷爷您等等多多,多多去给您找您最最喜欢的棺材,您别怕昂,在家乖乖的等着多多,等多多找到了棺材就家来哦。”。

    多余就仿佛她的爷爷还好好活着一样,小大人般的跟李三何的尸体自说自话着。

    这时候的人死后基本没有火葬的,除非的逼不得已,比如李三何带着闺女、女婿的骨灰回来,那是特殊情况。

    正常的情况下,人死后是要在家里摆灵堂,然后放在棺材里头在家里摆放几日,请风水道人选了吉日吉时吉地,而后才封棺下葬。

    因为对死的畏惧,对死后世界的敬意,好多的老人,在过一些寿辰的时候,比如五十四,六十四,七十四这样的逢四的寿辰时,就会请了先生给自己看算过后,吩咐家里的后辈,请了好的木匠师傅,给自己打造一口棺材,这个棺材就叫做寿材。

    一来是有个好的寓意冲一冲逢四的晦气,希望自己能平安度过这风险的一年;

    二来也是想着,毕竟年岁这么大了,万一真出点什么事,万一去了,也不至于一时抓瞎,最起码要躺着去的寿材,还是他们自己看中意的;

    小李庄虽然不富裕,可老人嘛,活一辈子不就是图个身后事?

    像是年纪但凡大一点,比如那些七老八十的老头老太太,要不是家里实在没钱财的,要不是一时半会的找不到合适的好料子的,或者是看算不到吉日的,应该大多都已经置办下了自己的寿材了。

    而天干逃荒来的太突然,即便不突然,大家伙逃荒逃的是命呢,棺材那么重,怎么可能带着一起逃?

    在小多余的心里,她是觉得,庄子里一定有哪户人家里肯定是摆着有寿材的!

    即便是他们小李庄没有,那他们庄子附近的村庄城镇也一定会有的!大不了她一家一家的找,反正一定要找到一口棺材,让爷爷美美的躺着去那头。

    至于运棺材的问题?多余觉得,还是先找到了再说。

    带着前所未有的坚定决心,多余从小水桶里舀了一碗水喝了,又吃了两块炉果,小家伙腰间别着菜刀,撸起伤痕累累胳膊上的袖子,小小一个人就出发了。

    从她家所在的庄子西头开始,多余一路往东找过去,一家一户都没有错漏。

    院门没锁死的,多余直接推门而入;

    院门锁了关死的,她就找狗洞钻;

    没有狗洞的,多余就努力的想办法爬墙进门;

    总之,为了这口棺材,小多余爬上爬下,翻进翻出,连她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找了多少户人家。

    直到从庄西头找到了庄东头,又从庄东头找到了庄北头,最后再从庄北头往庄南头去。

    眼见着从旭日东升找到了夕阳西斜,可她苦苦寻觅的东西……唉!。

    多余越找,心越沉,心里不由的打鼓怀疑。

    难道他们小李庄的人都很穷?难道他们小李庄没老人吗?

    不不不!就自己所知道的,明明他们小李庄也有有钱人,也有老人的呀!

    可为什么,自己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棺材的影子?

    或者是说,自己真的就这么倒霉?

    带着深深的自我怀疑,多余没敢放弃,看到还剩下的五六户人家,多余握了握小爪子,决定把最后着几家都找完再说。

    可惜啊,小家伙又接连找了五家,就剩下最后,最靠庄子南的这家小破院子时,多余看着眼前这个看着并不与富的小院子,心里直打鼓。

    要不是惦记着爷爷,她不想也不能轻易的放弃,最后这一家穷家陋户,多余根本就不打算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