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1942大饥荒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1942大饥荒

 热门推荐:
    现实的绝望,熟人的背叛,都太过打击人,小小的多余扑在爷爷的坟堆上嗷嗷的哭了很久很久,直到发泄光了心中的委屈与愤怒,天色都到了下晌,哭累了的多余,这才抱着自己的宝贝家用电器,一抹眼泪,一步三打晃的往家里去。

    看到整个被翻的乱糟糟的家,多余鼻子一酸,又觉得委屈,难受想哭。

    好在小家伙坚强,再委屈失落也忍住了。

    先把怀里宝贝的家用电器,小心的收到炕柜里,临了还不忘了用件衣裳包包好,仔细稳妥的收藏好了,多余这才转头回来整理乱糟糟的家。

    小地窖里的食物那是一点儿也没了,全都被那舅甥俩收刮了个干净,爷爷给她连夜做的炉果连点渣渣也不给她剩下,更不要说留在外头的其他食物,人家那是连个大瓣蒜都没给她留下。

    可以说,眼下除了先前自己与爷爷深埋回炕洞里的那些粮食,她啥也没有了……

    前前后后忙活了这么久,多余是人,她也是会饿的,此刻肚子就一直在咕噜噜的叫唤不停,叫嚣抗议着它的饥饿。

    多余顶着一双肿胀的桃子眼,叹着气,揉着肚子,不得已才把主意打到了炕下,先前埋藏的那些个粮食上。

    当然了,为了以防万一,小家伙这回根本不敢多拿。

    为了保险起见,她就拿了够自己吃上三天,也就是三顿的两捧粮食出来放到碗里,剩下的她依旧原封不动的埋回去,算是把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谨慎刻进了骨子里,并坚定的执行到底。

    把炕复原位,多余看着粗瓷碗里的那点还没有加工过的粮食,认命的再次叹息一声。

    这些玉米糁硬邦邦的,可不是南瓜干,蝗虫干,甚至是地瓜仔,那就更不能跟自己被抢了的炉果比,前头这些,在饿极了的时候,都可以直接往嘴里塞,而眼下碗里的玉米糁……好吧,她输了,她得煮呀!

    无奈的多余认命的锁上了门后,提着她的小水桶晃悠到了老井边,继续用在井底生长起来的自在南瓜藤,吸了一桶水上来。

    离开前,想到先前自己在家的遭遇,看着井底的这两颗可以救命的南瓜藤,多余想了想,先扯了一把嫩的南瓜叶南瓜花,剩下的那些攀岩到井外头的藤蔓,多余麻溜的一股脑的扯起来就往井下丢。

    “小藤藤啊,外头很危险,为了你的小命命,你还是乖乖的待在井里头昂,等回头我来打水,我就来看你。”,某小只一边丢,一边嘴里还不忘了碎碎念的告诫着南瓜藤。

    如果自己不暴露井边的秘密,打水的时候小心防范着些,像这口早就干涸的老井边上,一般是没人来的,所以,只要那翠绿的颜色藏藏好不显露在外,藤藤在井底很安全。

    提溜着满满一桶水回家的多余,心里如是的想着。

    到了家小家伙也没闲着,肚子里没食饥肠辘辘的,眼下身边又没有爱她护她的爷爷,什么事情她都只能自己扛。

    学着爷爷的样,刷锅倒水,谨慎的算计着,放入一小把的玉米糁,外加一把洗都不洗的嫩南瓜藤叶跟花,盖上锅盖,多余蹲在灶洞前,抓起两颗圆溜溜的打火石就咔咔打火。

    好在曾经爷爷忙着养她经常不在家,小多余也心疼爷爷,经常给爷爷烧水泡脚泡澡,打火烧水的活计做惯了,区区点火而已,还难不倒她。

    只是看着灶洞内徐徐燃烧的火焰,看着大锅缝隙一圈慢慢升腾起来的热气,不知不觉的,多余眼眶又红了。

    因为呀,她又想爷爷,想娘亲了……

    唉!难受想哭。

    哐哐哐,哐哐哐……

    “呼……呼……屋里,咳咳咳,屋里有人在家不?咳咳咳……三狗蛋子?多,多妮儿?你们,咳咳咳,你们在家不?屋里有没有人呐?有人的话,给开开门呀,咳咳咳……”。

    在多余烧着火,望着蒸腾的热气发呆走神的时候,忽然,他们家的院子大门被人从外头敲响了。

    多余当即一个激灵的回神,下意识的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摸还别在腰上的菜刀。

    摸到刀柄后,多余心下稍安,本来是不想去管外头的动静,自己乖乖守着锅继续装死的,可是架不住院门外的声音一直在不依不饶。

    多余皱紧了她的小眉头,望了望灶台上的锅,又看了看还在被人拍的门,最终多余叹气,耷拉下小肩膀起身出了门,把屋门轻轻一关,尽量不发出动静的再把门锁上后,小家伙拔出腰上的菜刀,蹑手蹑脚的穿过院子,越过爷爷的坟堆,最后悄默声的来到了大门后的院墙边,小心的透过门缝往外看。

    因为怕被外头的人发现,多余没敢贴门板中间往外看,反而是紧紧靠着门边的冰冷院墙,然后透过院墙与门框的缝隙望出去。

    只可惜,选择的角度不对,多余没能看清楚外头的来人到底是谁,只通过声音,还有外头的动静,多余大概判断,对方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仿佛就像是在应正多余的猜测一般,就只听门外的老人一边锲而不舍的敲门,一边还一话三喘气的疑惑呢喃着。

    “咦?咳咳咳……咋,咋回事哦?咳咳咳,明明,明明我大老远的,就,就看到烟囱冒,冒烟的,咳咳咳……不该,不该是没人的呀?”。

    口中疑惑着,外头的人心里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而又开始锲而不舍的喊起门来。

    只是吧,这一次的喊门声,还有敲击大门的力度与频率,明显的比一开始的时候迟钝无力了很多。

    “开,开门,三狗蛋子,我,我是你二大爷,咳咳咳……多妮儿啊,开门啊,我是你二,二,二爷爷啊……”。

    虽然自己这个二爷爷,比起李铁子那货偏远了很多,不过都是同族,还没出五服呢,他这个二爷爷也是真二爷爷不是?

    可怜家里子孙不孝,阖家逃荒去了,就剩下自己这个老杠杠的在家里等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