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1942大饥荒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1942大饥荒

 热门推荐:
    多余很是奇怪的看着二祖爷的动作。

    亲眼看着老头儿用一种她看了都心惊,且带着一些虔诚与决绝的动作,缓缓的打开了小盒子,从里头掏出了一个不算小的纸包,而后打开纸包,居然把纸包里粉末样的东西,开始往自己跟前的糊糊里撒。

    多余见状更加奇怪,下意识的就问,“二祖爷,您这是在干什么?是嫌弃我的糊糊没放盐吗?”。

    好吧,她承认自己是没放盐,一丁点也没放。

    问题是这个自己真不是故意的呀!

    谁让她家里的盐,一点儿都不剩的都被该死的大毛,跟他的舅舅抢走了呢?

    结果自己煮糊糊,便是想放,只可惜,她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哇。

    一想到此,多余心里就老不爽的,暗暗发誓,要让她再碰到大毛他们,自己一定给他们好看!

    不提多余,却说老头子李麻子的动作,当即随着多余的询问而顿了顿,只是这一顿,也紧紧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老头儿故作轻松,“啊,对啊,二祖爷这是撒盐呢,人老了,口味重,不多放点吃不出来味。”。

    老头儿先是心虚的解释了一句,随后又想到孩子好奇心都重,怕眼前的孩子也要来倒一点增味,临了李麻子还一脸严肃的警告多余。

    “多妮儿啊,这可是二祖爷的宝贝,是大人的东西,你小孩家家的可不能随便乱吃乱碰知道不!”。

    这么严肃的语气?

    不过多余还是老实点头应声,乖宝宝样,“哦,好的,二祖爷。”。

    见多余乖巧的点头,老头儿这才收回视线,继续手里的动作。

    为了保险起见,他本是准备把自己手里这一包全掺和到糊糊里,自己吃了也好安心上路,也免得多妮儿这孩子好奇,事后乱来。

    结果多余借着毛毛月光,看着她家二祖爷撒‘盐’跟不要钱一样,心疼的多余忙又出声喊。

    “好啦好啦,二祖爷,我爷爷说盐不能多吃,就是我糊糊再没放盐,您也不能这么撒!”。

    开玩笑,再让二爷爷撒下去,这糊糊还能吃吗?

    眼看着二祖爷都撒了一包中的三分之一了,多余连忙喊停,这让本想全撒光的李麻子,动作僵在了那里。

    看着孩子真挚的目光,他是继续撒也不是,不撒也不是。

    只得僵硬着张老脸点点头,临了赶紧把手里纸包重新包好,然后迅速塞盒子里。

    心说,待会东西该藏哪里不让孩子发现好呢?

    说实在的,这么多的砒霜,就刚才自己撒的那些,也足够送自己去那头见阎王了,剩下的这些,想来自己只要藏严实了,让孩子找不到的话,应该,也许,可能,没问题的对不对?

    早就做下了必死打算的李麻子心里想着,再看向多余时,老头儿就连忙催促。

    “多妮儿你回吧,二祖爷要睡觉了,回头你回了就别再来二祖爷这边了……”。

    “可是我的碗……”,多余小小声打断了老头儿自顾自的决定。

    李麻子被多余的小声音搞的一愣,随即尴尬。

    也怪自己刚才太急切,忘了碗是孩子带来的,没给人家还在腾出来,如今还撒了药了,怪他!

    不过即便是想起来了……

    李麻子苦笑,他家里毛都不剩一根,就以前,家里吃饭也刚好是人均一个的碗。

    后来逃荒,不孝子孙们也一个不留的全带走了,连他平日里吃饭的破口粗陶碗都没放过。

    所以,即便是自己想腾,也没有碗给他腾啊!

    唏嘘不已的李麻子压下心酸,吸了吸鼻子,回头看向多余时,脸上故作严肃与不讲理。

    “你只管回去,不许再来,回头你爷爷问起,你就说,是二祖爷非要你的碗的!你爷爷必不打你。”。

    她那是怕打的人吗?而且她爷爷也从来不打她!

    不过见老头如此倔强,多余想着可能老头儿的脾气都奇奇怪怪!

    于是小大人般耸耸肩,一副我拿你没办法的莫可奈何样,妥协的嘟囔着嘴,“那好吧。”。

    谁叫人家是老人家呢!娘亲说,要尊老爱幼呢!

    不过临了离开,踏出二祖爷破败没有一丝生机的院子里前,多余心里却是阳奉阴违的想着,等回头自己找完炭回来,她再偷偷来取就是。

    到时候她人都来了,难不成二祖爷还能赶自己?

    可惜啊,这个时候蹦跶离开的多余并不知道的是,人家老头儿之所以会这般说,其实完全是故意的。

    他是担心,到时候孩子若是回来,自己吃了砒霜寻死的模样太吓人,吓到了孩子就是他的罪过了。

    毕竟,这孩子是多好的一个孩子啊,还来给他送吃的。

    讲真,其实自己也不想死的,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

    可是现实就是如此啊!

    即便今日得了多妮儿一碗糊糊保住了命,能够让自己多活几日,可谁又知道,几日后自己还能不能再有一碗糊糊了活命呢?

    与其到了那个时候,万一再没了食物给他当饱死鬼,他还不如眼下吃的饱饱的去死来的安心自在。

    毕竟自己总不能仗着身份,一直舔着脸的,去蹭晚辈子侄跟孩子的饭食吧?

    都说救急不救穷,自己的亲身孩子都嫌弃自己老不死,他不能再真当老不死,不要脸的死乞白赖人家的救命口粮。

    根本不想拖累侄儿晚辈,心已死的李麻子,做出了最后的选择。

    这包砒霜耗子药,是花光了他多年的积攒的私房买下的,是他准备最后解脱的良药,此刻用了正正好!

    待到多余在小李庄里转了一圈,循着记忆,避开大毛家把曾经翻找棺材时,在庄子里几个别的人家里看到过的木炭收罗到了手里准备带回家之前,顺道偷偷摸的过来收碗的时候。

    一进门看到的,就是……

    好吧,那舔舐干净的碗;

    那碗边上横躺着的,七窍流血,已经没有了呼吸心跳的二祖爷;

    这些都让多余明白,这个老头儿他已经去了,就跟爷爷一样,是去了那一头去了解脱去呀……

    望着明明该去的很痛苦,可唇畔却挂着一抹奇怪笑容的二祖爷,多余恍然。

    她蓦地就想到了,先前二祖爷叮嘱自己不能碰的粉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