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1942大饥荒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1942大饥荒

 热门推荐:
    不过女鬼这种,只存在大奶奶与大妮儿姐她们嘴里讲古八卦时的东西,多余其实是不怕的,毕竟她又不是小孩子了不是?

    小家伙不仅不怕,反而还很很很好奇!

    解决完了三急,小裤头一系,小丫头居然循着那高高低低,凄凄惨惨的声音就找了过去,准备去见识下大奶奶她们口中的恐怖女鬼去,可见这也是个胆子比天大的存在。

    黑暗中,多余循着声音爬山了土坡,然后就坡顶她发现,土坡的另外一侧,就在下方不远处的枯枝杂草丛后,居然影影绰绰的漏出些许火光来,而那火光的所在,居然就是凄惨声音传来的方向。

    “胆子可真大!这种地方,这种时候,居然都敢明目张胆的烧火,啧啧……”,多余见状不由的摇头感慨,心里却更加好奇,想要前去看个究竟。

    想到就干,然后小家伙麻溜的潜藏在黑暗中,朝着前方的火光悄悄摸的靠近。

    当多余拨开枯草丛终于摸到近前的时候,小家伙蓦地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谁来告诉她,自己跟前不到五十米处的那颗枯萎的大树上,那被五花大绑,正在呜呜咽咽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感情刚才自己听到的女鬼哭声,就是这个被绑着的女人发出来的?

    天可怜见的,这女鬼,啊不,是女人,她到底是遭遇到了什么?为什么会被绑在这里?为什么又会哭的如此凄惨又无助,还撕心裂肺?而不远处的那个火堆边的四个男人,却全然当女人不存在一般,自顾自的围着火堆,确切的说,是围着火堆中央的那口半大铁锅,在自顾自的说笑快活?

    说起铁锅……

    不明情况,不敢轻易冒头的多余,觉得自己闻到了肉香。

    小家伙下意识的吧嗒了下嘴巴,咽了咽口水,用仅有自己听得见的小小声嘟囔着。

    “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觉得闻到了肉香?”。

    天可怜见的,自己最近一次吃肉,她自己都记不清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多余满脸的疑惑着,前头那四个异于常人的壮汉到底是从哪里搞来的肉吃呢,忽然,多余又奇异的听到了几声小小的,犹如小猫咪在哼哼的声音。

    心里才诧异着,多余便看到,那四个大男人中,有个身形最壮,长的也是最凶的男人,霍的从火堆边站起身来,紧走两步,绕到从多余这边看过去的视线死角,那男人低头开口就骂。

    “哭哭哭!他娘的,就知道哭,老的哭,小的也哭,没完没了的烦死啦!他奶奶的,再哭,老子干脆立马就把你剁了下锅!”。

    随着这一声声暴躁的咒骂响起,多余都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呢,紧接着她就发现,离着自己最近的那个被绑在枯死老树桩上女人,就跟突然被打了兴奋剂一样,根本不顾自己的处境,疯狂的挣扎着,被堵住的嘴里疯了般的发出呜呜呜的凄厉声音,眼神跟淬了毒一样,恶狠狠的死死盯着刚刚那个不耐烦咒骂的男人。

    女人的异样男人瞬间就察觉到了,当即转头看来,望着女人的眼里都是恶劣的光。

    仿佛是看女人这样的无力放抗,垂死挣扎还不足兴一般,这人恶劣的,就在女人疯狂的挣扎中,唇畔咧开一抹阴毒的冷笑,弯腰抬手,当即就提起了一个襁,襁褓?

    那是襁褓吧?

    男人手里的提起的,是一个用破衣裳麻布口袋打包成的小长条,虽然眼看着不像是襁褓,可里头传来的动静让多余肯定,这就是一个襁褓!而且这还是一个里头包着孩子的襁褓,虽然,它很寒酸很寒酸……

    这男人真是坏的透顶,不仅挂了一脸让人看了就厌恶的坏笑,他居然还提溜着小小的襁褓在半空中晃荡着。

    看着这边挣扎着的女人,目光随着他手中晃动的襁褓动而移动,该死的贱男人瞬间满足了,哈哈哈的疯狂大笑着,一副看猴戏的变态模样:“让你瞪老子,不老实,老子砸死这小崽子!”。

    自此多余终于明白,先前自己听到的小猫叫原来不是小猫叫,那是该死男人手里襁褓中的小宝宝在哭。

    而面前的四个男人,他们根本就不是好人!

    等等,不,不是四个,不是!

    就在多余愤怒的盯着前头一脸猖狂笑容的男人,看着剩下三个也配合着哈哈大笑,小家伙忍无可忍,想着自己是不是要做点什么的时候。

    忽然,又有一个男声传了过来,那声音听的还有些有气无力,气血不足似的。

    感情对方不止是四个人,是五个?

    多余皱了皱眉,想了想,她悄悄摸的挪动了下位置,打算观察清楚对方的情况,说来,要是可以,她想救人。

    别的不说,那个跟小猫样的小宝宝,她是想要救下来的。

    就在多余小心翼翼暗自挪动位置观察的时候,那个虚弱的声音开口了。

    “大哥,别把那小崽子给弄死了。”。

    “怎么,小崽子给你养了两天,老三你舍不得啦?”,虚弱声音的话,让手里提溜着襁褓的男人挑眉怪笑。

    然后刚刚调整好位置的多余,一藏好便看到,就在刚才自己视线的死角,火堆侧面夹角黑暗的位置里,一个趴躺在地上的男人艰难的支棱起身子,顷刻间,一张让多余格外印象深刻的脸,突兀的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只见这货一张脸上都溢满了阴狠毒辣的愤世妒俗,嘴里冷冷的回应他哥,“呵!怎么可能!”。

    他之所以会劝亲大哥,不过是因为,死人肉比起活人肉来,先不说吃到嘴里的滋味了,便是养身子的营养,那都是大打折扣的。

    想他也是可怜,当初为了跟大哥赌气,觉得自己能行,为了找口好肉回来吃,他带着老伙计在前头的三岔口蹲点,不想却倒霉催的遇到了个小煞星,还倒了血霉的被小煞星给额……那啥了!

    重伤了屁股眼的他,别看伤的不轻,可与同伴比起来,自己不是还坚强的活了下来,且活到了现在么?

    有了这样的对比,思来想去,这就导致他坚定的认为,自己之所以能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还能顽强的活着,这完全是因为,有大哥的照拂,且日日有源源不断的新鲜人肉的滋补下,才能让自己坚挺到了现在。

    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