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1942大饥荒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1942大饥荒

 热门推荐:
    最终,多余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这还是她因为在刚才看到眼前的气愤一幕,知道真相后整个人愤怒的小爪子扣地发泄时,一个不小心用力过猛,挖出的几颗还带着活性的草籽时得到的启发。

    多余捏着手里几颗不经意间被自己从土地里抠出来的草籽儿,不怀好意的笑了。

    借着黑夜的掩护,多余小小的身子围绕着火堆几百米外转了一圈,最后把草籽谨慎的埋在了自己选中的有利地形,而后奔出适当的距离后,她选择了暴露自己。

    黑夜中,一声孩童啊的一声惊呼,瞬间划破了宁静,这让围在火堆边守着肉,眼看就能大饱口福的五牲口眼里都是惊喜。

    “大哥,有肉菜!”,小喽啰一声惊呼都没喊完,被喊的大哥牲口样的已然冲了出去,而紧跟着对方冲出去的,是刚刚惊喜发生的牲口。

    多余早就想到了,自己没法一次性把五只吃人的牲口一起引出来的结果了,所以引来了两个她也没失望,反倒是小短腿迈步的飞快,麻溜的按照计划进行着,在两个牲口追上来准备抓住自己的时候,多余飞速的爬上了一颗只剩密集枯枝的大树,而树下,多余却依然操纵着刚发芽长大的草儿延伸延伸再延伸,弄出动静吸引走追击而来的恶狼。

    有时候就是这样的,人总会下意识忽略眼前的一些东西,多余选择上到枯树上躲避,不是没有脑子的行为。

    果不其然,被草草们动静吸引追出去很远的俩牲口,跑出去很远的距离,直到连前头淅淅索索的动静都没了,两人都找不到刚才一闪而过的小崽子闹出的任何影子动静,这让两牲口很郁闷。

    “特么的,我明明瞧的真真的,就一个短腿小崽子呀,怎么跑的这么快?难道,这小崽子还会飞不成?”。

    死都找不到人,狗腿子一边泄愤的踢踹着身周的枯草,一边愤愤的咒骂着。

    边上一脸凶狠相的所谓老大,停下了手上来回拨动枯草搜索的动作,皱了皱眉,勾起的唇角都是冷酷的邪气。

    “呵呵!不急,你都说是个腿短的小崽子了,跑不了!”,这话牲口头子说的俨定,毕竟他还是挺相信自己的实力的。

    在他看来,只要在自己眼前出现过的肉,那都是他锅里的食,孙猴子怎么可能跑的出他如来爷爷的五指山?

    阴阴一笑,这牲口头子抬脚踢了踢手下的屁股,命令道:“去,把人都喊来,老子还就不信了,就这么屁大点的地方,咱哥几个还抓不到那小崽子!”。

    这话说的凶狠又俨定,只被踢了的手下却不确定的问了句,“老大,那小三哥呢?他还伤着呢,不,不喊他吧?”。

    牲口老大闻言,一副看笨蛋的模样,没好气的瞪了手下一眼,用一种特别嫌弃的语气鄙视道:“我就问你,你是不是傻呀啊?那是我亲弟弟,就他那样子,老子能让他干活?”。

    被老大训了,小喽啰狗腿子也不好受,小小声,委委屈屈的咕哝着,“可是,刚才是老大您自己说的,要把人都,都喊,喊……”。

    还待再说,看到自家老大高举起的铁拳头,小喽啰缩了缩脖子,所有的腹诽不平都咽回了肚子里,麻溜的往回跑,一边跑,一边还大喊,“老大饶命,我这就去喊哥几个,保证不打扰小三哥……”。

    望着小喽啰风一样跑远的背影,牲口老大不客气的朝着地上呸了一口,而后又继续凶狠的在周围搜索起来。

    毕竟,刚才那突然出现的肉菜,自己也是看的真真的呀!

    为了自己,为了那个笨蛋亲弟弟,为了下头这几个自己不怎么看得上的手下,最重要的是为了活着,每一个肉菜都值得被珍惜。

    窝在树上一动不动的多余,眼睁睁的看着追自己的牲口辣鸡跑回来一人,不久后又领了两个回来,还打自己脚底下过,多余的眼里都闪着计划成功的欣喜。

    不惜体能透支,多余往先前引走坏蛋的草草们鼓了劲儿,确保这些个辣鸡能被草草们暂时拖延住脚步后,小家伙麻溜的爬下了苍老的大树,然后小心的,撒丫子的往火堆边去。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她只要……

    唯一留守的烂屁股眼坏蛋,多余那是不怕的。

    就一个只能能趴在火堆面烤屁股的家伙,视线根本有限,她只要催动另外两颗草籽,然后悄悄摸的,把自己出门时鬼使神差的带上的药包给拉过去……嘿嘿嘿!

    多余从来不觉得,自己用毒药对付几个坏蛋,送他们上西天有什么不对。

    世界是弱肉强食的,对于黑了心肝,比魔兽还下作的家伙,杀了不需要心虚愧疚。

    火堆边,在趴躺在地上,正用厌恶又珍惜的复杂眼神,呆呆望着依旧哭嚎着的小婴儿的不放的烂屁股男,还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不注意的地方,就在视线的死角,一颗嫩绿的,尖儿还嫩嘟嘟的,还洒满了白中略带微黄粉末的两片嫩叶子,正坚持不懈不畏艰险的越过火焰,迎难而上,最后把头上的粉末都撒进了那火焰之上,正冒着肉香的铁锅之中。

    为了以防万一,嫩尖尖叶儿还挺尽职尽责。

    说来也怪屁股眼男的注意力不在锅边上,那个被堵了嘴巴的女人眼睁睁的看着,一抹奇怪的绿意,把奇怪的东西撒到了坏人的锅里头,最后了仿佛还不足兴一般,沾染了粉尘的尖尖儿,干脆自己个还蹦跶到了锅里去洗了个澡。

    不仅如此,这样的动作,它还重复了三遍。

    远处这不可思议的一幕,看的癫狂的女人简直都惊呆了,完全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更甚至后来,任凭她怎么努力也看不到那奇奇怪怪的绿后,女人甚至怀疑,刚才的那一幕兴许是自己失去了大儿子后,悲伤过度而出现的幻觉……

    直到……

    直到那四个牲口骂骂咧咧的回来,口中此起彼伏的抱怨嚷嚷着啥,等他们吃饱了肉后,再加大搜寻范围,一定要把刚才那小崽子抓回来吃肉云云。

    不待恨的牙呲欲裂的女人,脑子里设想着自己该如何的跟着几个牲口拼命呢,没多久,更让她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

    所有的坏蛋,居然在大口大口吃了她儿的肉,喝了她儿的血肉汤后,一个个的倒地不起,浑身抽搐,撕心裂肺的哎哎嚎叫哭泣不说,一个个的还口吐白沫,那垂死挣扎的模样,看的她心里畅快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