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1942大饥荒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1942大饥荒

 热门推荐:
    哈哈哈,她知道了!

    刚才自己看到的景象绝对不是幻觉,那奇异的绿色,那粉末,那汤……

    天!那是自己的大儿显灵了,是她的大儿显灵了呀!

    要不是此刻自己被绑着,嘴巴被堵着,她一定会欣喜的大声欢呼,这是她的儿在天有灵,来给自己报仇了不说,更是会冲上去,一把解决掉眼前这五个此刻根本毫无能力再反抗的畜生!

    不过好在,有人帮她这么做了。

    黑暗中,也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冲出来了一个小小的身影,就跟她的大儿一般的大小。

    那小小的一个人,手持雪亮的菜刀,一出来就照着那五个牲口冲去,冲到了跟前,手起刀落,朝着五只牲口的脖子就是咔嚓一砍。

    随着每一刀的落下,她的心里就畅快一分,每一次畜生的鲜血喷薄而出,她心里就激动一分。

    这些人,不,这些都不是人,他们是牲口,是该下十八层地狱的畜生!

    不,这样还不够,远远还不够!

    等多余小心的避开喷溅的毒血,狼狈的砍完五个脖子,都没时间去管身上喷溅的糟污,提着染血的菜刀囫囵的在牲口的衣裳上擦蹭干净,她就被不远处树下女人发出的动静所吸引。

    对哟,还有人等着自己救呢,怪只怪刚才自己太愤怒,砍人砍的太专注了!

    多余提着被擦干净的刀,忙奔到女人跟前,先是揭开对方嘴上被绑的严实的麻布条,随后一刀砍掉了她身上的束缚。

    然而让多余都没想到的是,这个女人刚得到了自由,她最先干的事情不是跟自己道谢,也不是去抱还在哭的喵喵小声的襁褓,更不是去挽救锅里不剩几块肉的……反倒是疯了一般,恶狠狠的扑向了自己刚刚砍翻的几个牲口。

    这人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捡了块大石头,对着五具尸体就狠狠的砸,砸脑袋,砸四肢,乃至男人最最重要的下半身,女人凶残的全身都没有放过,唯独留下了胸膛。

    多余很是疑惑不解,可随即疯女人接下来的动作,瞬间让多余了然了留下胸膛的原因。

    女人发泄似的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气,把五具尸体都砸的稀巴烂后,紧紧抿唇的女人,一抹脸上的污血,捡起火堆边一看就知道是牲口们用过的刀子,居然开始朝着五牲口唯一完好的胸腹动起手来。

    小心中带着虔诚的,聚精会神的,不辞辛苦的,把五只牲口都开膛破肚,一点也不嫌脏的,把他们从喉咙到肚子到胃到肠子里的东西都收拢起来,端起那还剩下点肉的铁锅装好了,而后眼泪哗哗的捧着铁锅,自顾自的走到了刚才自己被绑住的大树边,拿着刀就开始刨地。

    多余越发不解,直到一颗细小干枯的,上头还有一双绝望中透着死不瞑目双眼的小脑袋被挖出来,我了个大草的多余才明白了,这个女人,嗯不对,是这个母亲她要干什么。

    果不其然,女人眼里有泪,唇边带笑,脱下自己破烂的外裳,虔诚的把锅里的东西跟小脑袋一起,全部都仔细的放到衣裳上,然后才举刀继续深挖刚才自己刨出来的简陋小坑。

    一边刨,女人一边用一种似安慰,似呢喃,似哼唱的调调说着话。

    “儿啊,娘的心肝肉啊,你莫怕,娘把你的肉你的头都找回来啦!到了那头,我的儿也是全须全尾的,不用当个尸身都不全的可怜鬼,儿啊,娘知道你疼,娘也疼啊,我儿放心,别怕,娘就来,就来了啊……”。

    轻轻哼唱般的凄苦调调,也不知道是安慰谁?告慰谁?

    埋好了在多余眼中,根本就是支离破碎到不能再支离破碎的肉,额,人!

    忽然,那个女人,这个浑身染满了毒血,仿如从地狱爬回来的恶鬼一般的母亲,居然一步步的朝着自己走来。

    那模样,那神态?

    多余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手里的菜刀也不由自主的被自己紧紧握着,举到了身前。

    莫不是这个人已经疯了,所以要恩将仇报来对付自己了吗?多余下意识的想着,小脚步不由自主的后退着,连她自己都还意识不到。

    就在多余脑瓜子里疯狂的想了许多,举刀防备着眼前的女人的时候,这个女人已经快步来到了她的跟前,然后吧嗒一声跪了下来。

    朝着自己跪了下来不说,这个恐怖的家伙,居然还朝着自己砰砰砰的磕起头来,那姿态别提有多虔诚,多郑重。

    “你,你这是干什么?”,搞得她很懵逼啊好不好?

    女人抬起的头上,一双眼里溢出来的都是浓浓的感激。

    “小恩人,小恩人,我草花谢谢你,谢谢你啊……”。

    额,感情她刚刚差点吓坏自己的突然接近,就是为了谢谢自己哒?

    好嘛,看来自己还是不够坚强,不够光棍,光脚的还是怕不要命的呀!多余感慨。

    嗯,以后她还得学着点,得多多进步。

    “内个不用谢,你不要跪我,起来呀,快快起来。”,这样搞的她好不自在的说。

    女人却不听多余的话,自顾自的还在磕头,而且每磕一下还都那么的诚实,多余清楚的看到,这人的额头都磕破了。

    难道她不疼吗?

    心里才腹诽着呢,然后多余眼睁睁的就看到,正疯狂朝着自己磕头的人,身形一晃,人就倒向了一边。

    她就说嘛,看,果然还是疼的!

    其实多余哪里知道,人家草花哪里是疼?

    额……是,也是疼,可身上的疼,哪里是心里的疼可以比拟的?

    苦了二十二年的她,其实是不怕疼的。

    从一直以来就食不果腹饥肠辘辘,到命悬一线艰难的生下了小儿子,再到经历了亲眼看着大儿子被畜生们砍杀糟践,再到后来无力愤恨的挣扎反抗,再到刚才自己的疯狂发泄报复……这一切都是需要付出精力体力的。

    当她终于凭着心里的一口气,那份恨,那份狠,报复了坏蛋,埋了儿子,谢过了不可思议般的恩人后,心里的心气一泄,不再有支撑,人可不就倒下了么?

    眼前的这个女人,说白了,其实就是跟当初的李三何一样样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