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1942大饥荒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1942大饥荒

 热门推荐:
    犹豫什么呢?

    好吧,本身就没有多少的食物,这样一分,即便是草花姨紧着小宝宝吃,襁褓里的小家伙还是饿的哭都没什么力气。

    先不说草根糊糊有没有营养,没满月的小婴儿能不能吃的问题吧,就算磨成浆,小家伙勉强能吃,可这也没有营养呀!

    多余听着比奶猫叫还要小声的啼哭,感受着小家伙一日比一日弱,她是真的怕这个小家伙坚持不下去……

    端着手里的一碗草根糊糊,想着一连三天草花的举动,只觉手有千斤重的多余,把母子俩的情况看在了眼中,记在了心里。

    她想,这样的人,应该,也许,可能?不会是像大毛那样的人对不对?

    不得不说,多余是个看着凶,为人猛,基因好战,其实却外表很萌,心里很软很软的娃。

    因为心软,多余听着小宝喵喵的哭声,看着草花姨冥顽不灵的坚持,小家伙终是做出了人生中第一次艰难的信任抉择。

    炕下那些藏的严实,当初并未被大毛舅甥搜到的粮食,被小家伙当着草花的面吭哧吭哧的挖了出来,并且把这些都交给了草花。

    草花怔愣着,眼睁睁的看着小恩人挖出并拖到自己跟前的存粮,眼眶不自觉的红了。

    在一捧玉米糁就能救命,就能让人脑袋打成了狗脑袋的非常时刻,小恩人拿出这么多粮食,还全副信任的交给自己,小手一挥的让她做给小儿子吃,这是多么大的信任,多么大的恩情?

    草花吸着鼻子,一抹眼泪,心里却暗暗做出了某种决定,自此以后,每日里出去寻找草根树皮越发的勤快起来。

    在她想来,那些好粮食定都是小恩人保命用的,结果小恩人心善拿出来给自己,她却不能理所应当的就吃用,如果可以,哪怕再难,多找一些草根树皮,他们三口人就能多坚持一日,她就不必那么愧疚的多占恩人的一分便宜。

    可怜多余,以为自己拿出粮食来了,小宝宝日子就能好过一点,只可惜,她偏料不准草花的性格为人,小看了这位倔强又坚强的母亲。

    接连几日,看着没怎么动过的粮食袋子,想着每日一顿饭食里,自己碗里跟草花姨母子俩碗里食物的不同,多余简直想要扶额叹气。

    “草花姨,粮食就是用来吃的,你不要每天都带着小弟弟吃草根糊糊,那样没有营养,而且草根也很难找的,你……”。

    草花就怕小恩人这样,见小恩人又提起这个事情,草花笑笑,只含糊的应道:“嗯嗯,我都知道呢,多多别担心,姨心里有数,再说了小宝可是沾了你的光,每日都能喝一碗白面糊糊呢。”。

    多余很想反驳说你骗人,谁不知道,草花姨嘴里所谓的白面糊糊,其实就是单独给自己煮了白面糊糊后,草花姨倒的一瓢刷锅水而已!

    真是,有些人怎么这么的不听人劝呢?多余对此表示很烦恼。

    草花见了多余的模样,还怕多余再说,她一口喝光了浅浅一碗的草根糊糊汤,撂下碗,一抹嘴,忙又开口转移话题:“对了多多啊,家里的水已经没有了,你在家看着小宝好不?姨想出门去打点水来家。”。

    说起水这个问题,多余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水缸,心说他们三口人最近的用水,还是那日晚上两口坡口陶罐带家来的呢。

    这么几天下来,凭草花姨再俭省,也差不多用光耗尽了。

    想起水,想到屡教不改不听劝的草花姨,想到可怜的小宝,多余小巴掌一拍脑袋,眼神蓦地一亮,她怎么就给忘了,自己的老井底里的南瓜呀!

    好嘛,既然看样子这个草花姨人还阔以,又不愿意吃自己的粮食,那井底的南瓜藤,南瓜叶,甚至还有南瓜花跟南瓜,这些个姨总归是会吃的吧?

    再一个,她一个女人上路也不安全,与其去很远的地方冒险取水,还不如就近打水呢,舍近求远岂不是呆?

    这么一想,多余欢喜的来不及多说什么,根本不回应草花的话,丢下碗拉着人就往村里的那口老井跑,急的草花满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哎哎的喊了两声慢点,动作却极快的一把抄起炕上的小儿子,抱着就配合着多余的步伐急跑。

    等俩人一气跑到了庄子里的老井边上,被身边的小多余一手指着幽深的井口让她看,草花当即就被井里头攀援而上,却没有冒头出井口的翠绿南瓜藤给惊呆了。

    “多多,这,这,这……”。

    这这这,那那那的,多余仿佛是还嫌震惊的草花不到位一般,不顾对方惊讶的失态,小丫头小手一挥,特别豪气。

    “草花姑姑,咱们有粮食,先前给你吃的南瓜,就是这我从井里头扒拉来的哦,而且我跟你说,我们有水喝,井底有呢,你就不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打水啦,这里的水够够的。”。

    这土豪的语气,惊的草花再次失了态。

    面前的小丫头,莫不是天上神仙派来拯救他们母子的仙童不成?咋那么能耐呢!

    话是这么说,当然了其实井底是没水的,毕竟每次多余都是拜托了南瓜藤,从地下汲水上来的不是?

    不过嘛,因为南瓜藤枝枝蔓蔓长的密集,几乎都掩盖住了整个井口,草花探头探脑的张望半天也看不到井底的情况,出于下意识的信任,多余说什么她就信了什么。

    毕竟小丫头当着她的面弄上来的好几颗金灿灿大南瓜,还有那清清亮亮的水可做不得假。

    为了不过份的违背自然规律,多余在跟草花指点了老井后,接下来的几天里,两人配合着,多余灵猴般爬下井摘瓜,草花背着儿子在上头接应,一气把井底长着的南瓜都收了回家,井底就只留下了多余固执的非要留下的‘枯败’南瓜藤在了。

    这是多余汲水的工具,可不能糟蹋了。

    有粮,有水,有瓜,饭还有人做,家里啥活计都有人照料,完全用不着自己,多余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颓废生活,很多时候小家伙都觉得自己都快要被养废了。

    好在考虑到不能让南瓜藤超负荷的缘故,她们在收获完了南瓜后,多余也没有一次性是让南瓜藤把老井灌满,这不,每日里提着小桶去老井打一桶水回来,成为了固执的多余的固定运动项目,雷打不动,草花再坚持也不成。

    靠着家里的粮,井里的瓜,井底的水,多余三人守着孤村悄默声安稳度日,安宁日子平平静静的就这么过去了一个多月,天是越来越冷,直到天空中洋洋洒洒的居然飘起了雪花,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