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1942大饥荒番外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1942大饥荒番外

 热门推荐:
    “三妮,就是这里吗?”。

    看着眼前这座有些破旧的小院落,大满心里涌起浓浓的对师傅的心疼。

    不止他,这一回也推掉了手头活计,千方百计跟着一起来探望师傅的二兴子还有三贵也同样如此。

    边上十三岁的少女三妮儿听到大满的询问,三妮儿才猛地从自己的回忆中醒过神来,朝着身边风尘仆仆的三位叔伯点头。

    “对的,大满伯伯,二兴叔,三贵叔,我三爷爷跟多妮儿就住这。”。

    说来当初42年一别到如今,也已经三年了啊。

    要不是小鬼子投降了,到处都安全了,全国上下一片欢欣鼓舞喜气洋洋,他们也没机会赶在这个时候回老家来看看。

    想当初在43年的时候,大满伯伯他们见到了自己,知道了河南闹饥荒情况很不好后,叔伯们就急着想要来看三爷爷他们的。

    只可惜,那时候她的老家河南是陷落区,小鬼子肆虐,饥荒又没过去,而大满伯伯他们干活的大饭店又不肯放人,大家这才一拖再拖的一直没成行。

    直到今年秋末鬼子投向了,抗战胜利了,他们才终于有了机会回来看一看。

    一别三年,物是人非,也不知道三爷爷还好不好,多妮儿妹妹还好不好啊?

    想起多妮儿,三妮儿的思绪又瞬间飘远,望着眼前院门紧闭的小院子,她忽然有些近乡情怯起来。

    当初要不是多妮儿给的那一兜子的粮食,要不是三爷爷的那一封信,她也不会在跟家人失散后,靠着这些宝贵的东西坚持了下来;

    更不会心里还牢记着三爷爷临别时的嘤嘤叮嘱,凭着一口气撑到了北平,幸运的找到了大满伯伯三位叔伯,成功而又幸运的活了下来。

    说起来与家人走散的自己最终能活着,还活的衣食无忧,还能跟着大满伯伯他们后头找到活计挣到钱,学到本事,这些都是沾了三爷爷跟多妮儿的光呀!

    “是这里就好,我去敲门。”。

    得了三妮的点头,脾气最急的三贵也顾不上三妮儿脸上的表情如何,眼里带着急切,嘴里跟哥几个打着招呼,人疾步上前就要敲门。

    虽然他们兄弟三人也很疑惑,拿着师傅亲笔信来投奔他们的三妮嘴里的多妮儿是哪位?为何自己的师傅临老还要收养这么个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却据说是从北平回河南时就带来的孙女?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眼下最重要的是,分别四年,他们终于能见到日思夜念的师傅啦!

    也不知道这些年里他们的师傅过的好不好?

    在河南这场史无前例的大饥荒中,师傅他老人家有没有……

    只希望,师傅一切都好。

    哐哐哐敲门声响起的时候,草花正在院子里晾晒衣裳,而已经三岁的大宝也很懂事,小屁股坐在地上,做着每日的必修课,给院子里孤零零的坟堆慢吞吞的拔着草。

    是的,院子里孤零零的坟,李三何的坟。

    虽然她的小恩人自打42年的冬天那会就失去了踪迹,任凭自己怎么寻都找不见,可是在草花的心里,她就是固执的认定了,那个可爱的小家伙一定还活着,必须还活着!

    毕竟就自己一个大人都能落到畜生手里,可小恩人却能从畜生手里救下他们母子,这么厉害的人不可能出事的!而自己遍寻不见,却并不代表了她就遇到了意外。

    所以,院子里的坟依然是孤零零的一座,即便三年来都苦寻恩人不得,草花也没有说要给多余立个衣冠冢,更是没有把院子里的坟迁移走。

    哪怕如今的小李庄早就恢复了人气,她依旧没有动小恩人爷爷的坟。

    因为她在等,执着的在等小恩人回来,想着等到了人后再一起选个黄道吉日把坟迁走,这是草花一直不愿意放弃的一口气,一个信念,所以一直等,一直等……

    突然听到敲门声,两手抖着湿润衣裳准备晾晒的草花,一开始根本没反应过来。

    还是随后敲门声再度哐哐哐接连的响起,草花心里一惊,蓦地想到了多余那孩子,眼里闪着欣喜。

    草花心说,莫不是多多那孩子终于回来啦?

    要知道在这三年里,自家,哦,是借住的小恩人家的院门,可是从来没有被敲响过的!

    眼下有人敲门,除了是小恩人回来,她想不到会是谁。

    几乎是欣喜又心酸的,草花把手里抖开的衣裳往地上一撩,还晾的什么狗屁衣裳!

    草花欢喜着,三步并作两步的就往大门的方向冲,一边冲,嘴里一边应着,“来啦,来啦……”。

    当草花眼睛泛红,唇畔带笑,如风般的快速刮过坟堆边劳作的儿子时,还惹得小宝莫名其妙的抬头,很是怔愣看着自己的母亲。

    懵兮兮的小宝就见到,他的娘亲翩然远去,奔到院门处哗啦一下拉开门,然后……

    然后,草花刚才心里的惊喜瞬间就卡在了那里,唇畔挂着的笑也僵在了脸上。

    不是的,不是她的小恩人!

    草花心里失望极了,看到面前陌生的三男一小少女,草花用刚刚寂灭了欣喜的双眼,上下打量着眼前的来人。

    “你们找谁?”。

    三贵显然一愣。

    他们从三妮儿口中知道了师傅的情况,知道了师傅领养的小孙女,却不知道,师傅难道还给他们找了个……

    不不不,不会的!

    他们师傅那是多倔的一老头呀,曾经在北平被人尊称一声大师傅都不肯再找师娘,眼下就更加不会了。

    可不会的话?面前这看着约摸三十许的女人是谁?总不能是师傅养的孙女吧,这年纪可对不上!

    三贵诧异的急急回头,急于跟身后的三妮儿确认。

    岂不知此刻的三妮儿心里也是惊涛骇浪。

    她快步上前,对上一脸丧气模样的草花,三妮嘴里急切的追问,“你是谁?你怎么在我三爷爷家?我三爷爷呢?我多妮儿妹妹呢?”。

    “你三爷爷家?你三爷爷?你多妮儿?多,多妮儿?!!”。

    草花听了三妮的质问,一开始还不觉得什么,只是喃喃复述的时候,直到嘴里呢喃到多妮儿三个字的时候,草花眼睛蓦的睁大,人就急了。

    她一个箭步窜上来,一把抓住三妮儿的双手,嘴里急切的追问道,“丫头,你知道多多?你是多多的什么人?你见过多多吗?李多多!”。

    这样的问话,这样的态度,还有一口一个的多多,让三妮儿也被惊呆了。

    场面一时间有些僵,大满他们师兄弟三个,见他们照拂了三年的孩子被抓着,对方还情绪激动的不行,三人也顾不上对方是不是女人了,忙就试图抢救侄女;

    而院子里的小宝,见自家的娘亲被三个男人团团围住,天性就胆小的小家伙吓坏了,嗷的一声哭了出来,瞬间就把门外四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门内,确切的说,是奔来的小宝身后的坟堆上;

    “院子里怎么会有坟?明明那年我跟着爷奶他们走的时候,这院子里还没……”。

    三妮儿急切的话瞬间卡在了嗓子眼里,心里不断的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同时眼神却格外的锐利,怒瞪着草花,嘴里下意识的急切追问。

    “谁?告诉我这里头到底埋的是谁?”,一定不是她想的那样对不对?

    草花的心情就跟坐了过山车一样的高高低低,起起伏伏。

    而面对陌生来人的草花,在看到三妮儿的态度,听着对方焦急的追问,咀嚼着熟悉的名字,她苦笑。

    可以确信了,眼前这孩子定然是小恩人的亲人!

    又见到对方追问院子里的坟堆,草花平息了下情绪,重重的叹息一声,脸上依旧挂着苦涩的笑容,抄起跑来的儿子,侧身让出了大门,目光看向院子里的坟,语气幽幽的。

    “具体我也不知道里面埋的是哪位,我只知道里头埋着的人,我家小恩人李多多说那是她的爷爷,而且当初我来的时候坟就已经在这了……”。

    声音落下,在场的三个大男人心里顿时咯噔一下,齐齐看向已经红了眼眶的三妮儿,语气忐忑中带着无限的希冀还有祈祷。

    “三,三妮啊,你三爷他养的孙女不叫李多多对不?”。

    三妮儿却已是泪流满眶,想要摇头坚定的说不是的,只可惜,她心里清楚,她的多妮儿妹妹大名就叫李多多,就叫李多多呀!

    呜呜呜,她的三爷爷,她的多妮儿妹妹,呜呜呜……

    师兄弟三个看到三妮儿的表情,哪里还不知道,他们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最怕听到的噩耗,终是不留一点儿情面的,不给他们一点希望的兜头砸了下来。

    砸的他们肝胆俱裂,五内俱焚……

    三个大男人腿瞬间一软,鼻子一酸,眼泪瞬间就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

    三个男子汉嗷的一声,嘴里悲切的喊着师傅,纷纷凄厉嚎叫着放肆的哭着,不约而同的齐齐挤进大门,呼啦啦就朝着院子里的坟堆飞扑而去。

    趴在没有杂草,一看就是被人打理的很好的孤坟上,三人鼻涕眼泪横流。

    “啊!师傅,师傅啊!您老人家怎么就不等等我们,不等等我们啊……”。

    “师傅,师傅,是徒弟该死,徒弟来迟了,徒弟不孝啊……”。

    “师傅,您老人家怎么就这么狠心,怎么就舍得抛弃我们师兄弟三个,就这么不管我们的了呀,师傅,师傅……”。

    一声声,一句句悲悲切切的哭嚎,听的草花跟着红了眼眶。

    人生啊,最怕的别离,就是我在外头哭,而亲人在坟里睡啊……

    见此场面,草花心里也难受,不由自主的搂紧了儿子,吸着鼻子,别过脸,低头偷偷在怀里正小声啜泣的儿子肩头,悄悄擦拭着眼泪。

    只是才一动,草花突然就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拉动了。

    草花疑惑,她抬起涨红的双眼侧头一看,原来拉自己胳膊的人,却是刚才的小姑娘?

    “你?”。

    草花才要开口问,三妮儿却急切的打断了草花,小丫头嘴里只固执的执着着一个问题。

    “姨,我家多妮儿呢?我家多妮儿在哪?就是李多多,你嘴里说的那个李多多!原本就住在这个院子里,只有六岁大的那个小女娃李多多,她在哪呀?是不是在屋里呆着没出来呀?她……”。

    被小姑娘拉着胳膊连声追问,草花鼻子蓦地又一酸。

    想到那个雪天的傍晚,那孤零零的一串脚印,还有再也遍寻不到,仿佛就从未在这个人世间出现过的小小身影,草花的眼里都是愧疚。

    看向面前眼里带着急迫的小姑娘,草花摇头再摇头,声音里都自责的凄苦。

    “多多不见了,42年的冬天就不见了,我一直找,一直找,三年了,都没能找到她……但是孩子,我相信多多一定还活着!肯定还活着!那孩子那么有本事,绝对还活着,只是我无能,没能找到她罢了。”。

    哪怕这三年来,自己挣的钱全都花费在了寻找上;

    哪怕自己从未放弃过希望;

    哪怕自己一直一直都找不到那个小小的人;

    可是她坚信,她的小恩人,那个坚强厉害,可怜又可爱的小多多,一定还好好的活在世上的某个角落,一定!

    与草花的俨定不同,三妮儿听到草花嘴里的话时,这个心里一直惦记着妹妹的小姑娘,终于嗷的一声放肆哭泣了起来,就跟趴在坟堆上正嚎嚎大哭的三个大男人一样……

    “多妮儿,多妮儿!你这个坏丫头,为什么不等我,为什么不等着姐回来,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你个坏丫头,呜呜呜……”。

    可心疼死她了!!!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她一定不会再那么贪吃误事。

    当初陪着多妮儿去马家庄的时候,自己就老老实实的陪着妹妹找爷爷就好,绝对不乱动乱跑乱胆小。

    要是那样的话是不是三爷爷就不会为了保护自己而受伤?

    如果三爷爷没有受伤,那么逃荒的时候,全须全尾的三爷爷是不是就会带着多妮儿跟他们一起走?

    如果他们一起走了的话,是不是他们就能一道去北平奔活路?三爷爷就不会早早去了,多妮儿也不会失踪?

    所以,自始至终自己才是害了他们的罪魁祸首!

    这是她李三妮是罪孽,一生都赎不清……

    后来,他们选了风水宝地移了坟,请了道人做了法事,风光重葬了李三何后,三妮儿送别了大满他们离开。

    再后来,河南小李庄周遭百十里的地界上,人们经常就会看到那么三道身影在徘徊。

    据说,他们是在找人,找一个小姑娘,一个据说很好,很厉害,很善良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