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爹是什么玩意好吃吗?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爹是什么玩意好吃吗?

 热门推荐:
    那是一抹自己熟悉到了骨子里的气息,是属于她娘亲的气息!

    因着这一抹气息,所以明明眼前的一幕让余多小小的心里感到恐惧,更甚至是感觉到了危险,而且不知为何缘故,当那一抹气息最后都消散后,余多只觉自己的小心脏猛地一跳,剧烈收缩,心肝脾肺肾在这一刻都搅在一起般生疼生疼的。

    从来不哭的小余多,突然觉得心惊心慌,气虚气短。

    那感觉就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突然远离了自己一般,这让多余不禁鼻酸,流下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这是她人生在世第一次的落泪。

    “这是传说中的眼泪吗?”,肉窝窝的小手接住自己掉落的眼泪,小嘴疑惑呢喃,心里却依旧好慌。

    余多吸吸鼻子,抬起小手用力按住疼痛的心口,小家伙再也不顾上刚才的小心与忐忑。

    管他什么不许;

    烦他什么秘地;

    余多把这些统统抛在脑后,迈动着她一双酸酸涨涨累到不行的小短腿,飞速的朝着某个让自己心悸的方向猛冲而去。

    她跑啊跑啊,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跑过了多少陌生的景色,直到前头出现了一条奇异又好看的七彩河流拦住了去路,余多才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怎么办?她会打架,会耍刀,会卖萌,会烧火,会煮饭饭,会吃肉,甚至还会抓小兔叽来烤,可是自己偏偏不会游水呀!

    正当多余犹豫着,局促焦急着,想着是不是赌一把,拼一下,自己学着动物们刨水的动作,横渡这并不算窄的七彩河呢,忽然,河对岸那高耸入云的白玉阶梯上下来了一队人。

    余多见状心惊,几乎是出于下意识的,小家伙忙蜷缩着小身子就要找地方躲。

    只可惜,哪怕她人再小,反应再灵活,在近处没有什么东西可供遮挡,而阶梯上下来的都不是一般人的情况下,她小小的身影在这些身怀神力的神余族面前,几乎无所遁形。

    先前他们没有发现脚下躲藏着个小余多,并不是因为余多那还没有发育完全的天赋异能好,而是他们赶时间。

    眼下事情算是处理完了,又是正面迎上,所以即便余多已经快速的腾挪避闪到了一块大石头后,她还是被白玉阶梯上走下来的人群给发现了。

    特别是为首的那个身穿银白广袖道袍,面目跟多余长得有五分相似的青年男人,这位余族的族长余奎,几乎是一瞬间就发现了余多的存在。

    余奎顿住脚步,闪着精光的双眼一眯,随即朝着下头七彩河对岸伸手,五指成爪,照着余多所在的方向轻轻一抓,居然就把石头背后的小小身影瞬间抓飞了起来。

    余多双脚离地还纳闷呢?就觉得自己的胸口猛地传来一阵巨大的吸力,紧接着就感觉自己整个人浑身一轻,身体仿佛是被什么东西固定住了一般,除了一双小短腿可以小幅度的踢踏外,她根本就没法再动弹一下。

    天可怜见的,多余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对岸的人一爪子给抓着飞跃过了宽阔的七彩河,最终落入了对方的手中。

    懵逼的余多根本不及庆幸,自己居然神奇的飞过了七彩河呢,突然她猛地察觉自己脖子一痛一紧,等她醒过神来的时候,自己脖颈前的衣领子,就这样的被一个长的很像自己的冷酷家伙,额……也就是狠心无情的余奎抓在了手里。

    可怜她小小一个人,整个被提溜在了半空中,小腿小爪子还晃啊晃的……

    余多却不害怕,只扑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余奎以及余奎身后这许许多多的人,心地赤诚的余多,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余多,见了人在秘地,小嘴里全都是好心眼儿的焦急担忧。

    “你们到底是谁呀?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们快点儿走吧,我娘亲可说啦,这里是秘地哟!是所有人都不能进,多多也不能进的秘地,你们快快走,不然让我很厉害的娘亲抓到了,她会打你们屁股的哟!”。

    “娘亲?”,余奎皱着眉,莫名其妙的听了余多嘴里一大通的话,却很会抓重点的,瞬间就只抓住了娘亲这一词,心里闪着疑惑与隐怒,余奎冷酷吐出两个字,“你的?”。

    可怜小家伙,哪里听得懂某人这般言简意赅的询问,更何况,余奎那周身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还有冷酷的血腥,刺激的余多这个神力才将将冒头,连辟谷都做不到的小家伙瞬间傻眼。

    只能是小身子荡悠在半空中,歪着脑袋,软萌的看着自己面前这个,抓着自己脖子,当她是小兔叽一样提溜在半空中晃荡的陌生人。

    余奎见状冷冷一笑,不带一丝温度的眼中不知瞬间想到了什么,神色蓦地一变,突兀的挥手在余多跟前一划,小家伙的额心蓦地出现一道口子。

    殷红中带着一点点晶亮墨绿的鲜血,在余奎一个抓取中飘到半空。

    随即他一个灵气刃划破了自己的食指,鲜血飞到空中与余多的鲜血混合后,余奎眼神一眯,眼中尽是雷霆震怒。

    居然是他余族血脉!

    手里的孽畜,真如自己所猜测的那样,是那不孝女孽女的生生骨肉!

    “你爹是谁?”,简简单单四个字,却包含了深深的厌恶与山呼海啸般的怒火。

    小家伙不解,松开捂住自己吃痛额心的一双小手,歪头看着面前的男人,“我爹?”。

    她居然还有爹?她不是娘亲生的吗?那爹是个什么玩意?好吃吗?她有吗?

    小家伙茫然的摇摇头,很是诚恳的看着对方回答,“爹什么的我不知道呀。”。

    长到现在,除了娘亲,除了娘亲嘴里那个对她们都很重要的人之外,她不认识任何人,也没有见过任何人呀?

    看着余多摇头茫然的模样,余奎拧着余多脖颈衣裳的手不由的收紧,空出的那只手,拳头被他捏的咔咔作响。

    身后的长老与余族中精英们,纷纷抬头看着他们这位冷心冷情冷肺的族长,眼里都是同情,而这些同情,全都是朝着懵懂不知,涉世未深的多余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