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热门推荐:
    多余在黑漆漆狭小的棺材里忙着搞清状况呢,却丝哪里知道,自己弄出动静有多么的吓人。

    只可怜外头这师徒俩哟!人家还是赶脚匠呢!

    年轻的徒弟山来还好些,毕竟胆子大,不像他那本身就胆小,还是被迫接掌家业,学习赶脚也都是被老父亲逼着,一点都不肯上心的胖子师傅。

    当身后靠着的棺材突然间接连发出嗷的一声怪叫,以及各种令人胆战心惊的异动之时,胖子贾道人浑身就是一个激灵。

    明明那么胖的身形,该是个动作不甚灵活的胖子才是,哪里料到,危急时刻,这居然是个身手敏捷的胖子?

    一个激灵过后,几乎就是在棺材里多余忙着四下摸索的时候,贾道人当即一个旋身,根本都没有机会站起身来,出于害怕想要尽可能远离的本能反应,贾道人屁股蹭地,两脚连续不断的踢蹬着给屁股加强动力,一双小眯眯眼难得的鼓瞪的比金鱼眼还大,嘴巴大张着跟离了水的鱼一样,整个人如同一颗球一样飞速倒退着。

    一边狠狠的远离刚才他靠着的那口异动棺材,胖贾嘴里一边大声惊呼着。

    “娘嘞,什么鬼东西?”。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棺材内多余终于抬手摸到了松动的棺材板,一个用力,双手双脚猛推踹,棺材板就在胖贾的惊呼中,轰隆一声被掀翻在地,紧接着,一颗小头颅就在胖贾心脏几乎要跳停的时候,兀自矗立在了棺材里。

    胖贾:“啊,啊,啊……”。

    什么鬼东西,吓死老子啦!

    当初他就说不想接班,不想接班,不肯当赶脚匠的吧,瞧瞧,瞧瞧!这是夜路走多了终于遇到鬼啦,再知道今日有如此遭遇,当初就是老爹真打断他的腿,他也不肯接班的呀,啊啊啊……

    山来:这是诈尸啦?终于叫他也碰到一回啦?

    多余……

    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多余,无辜的眨巴着双眼,再眨巴着双眼……

    眼下这是什么鬼?怎么自己一醒来就碰到一个疯胖子,跟一个二愣子啦?

    话说,这胖子的惨叫声可真渗人啊!

    最终还是仔细观察诈尸,额……是观察多余的山来,看到多余一直在眨巴眼睛后,山来猛地醒过神反应过来。

    胆大包天的山来打小跟着师傅胖贾干赶脚的行当,啥样惨烈的尸首没见过?少年人心里甚至还很好奇,挺想见识下真正的诈尸回魂是咋个样子的来着。

    这会子好不容易叫他碰见了,他不仅不怕,心里还惊喜惊奇的很。

    特别是见到棺材里露出来的那颗小脑袋,一直还在眨巴着大眼睛,看上去还异常的可爱,山来那是一点都不带怕的,硬是在自家师傅的尖叫中走了上去,就站定在多余的面前,还手痒痒的伸手到了多余的鼻下。

    居然有气!

    有气就是活的呀!

    这个认知,让山来心里不住的涌起一丝小失望来着。

    不过失望归失望,知道不是诈尸了,山来赶紧就朝着身后,还在扯着嗓子尖叫的师傅大喊:“师傅别怕!是活的,是人!”。

    “是人?”,一直在尖叫的胖贾闻言,立刻收声,却因为收的太急,居然打起了嗝来。

    不过没关系,这里除了自己徒弟还有运送的尸体,外加棺材里的死小鬼外也没有别人,没人看到自己的失态,他还是那个英明神武的贾道人。

    于是乎,堂堂胖胖的贾道人停下后退的挣扎,收起脸上的恐慌,止住了惊声的尖叫,一边打着嗝,一边一个咕噜的爬起身来。

    身为堂堂湘西赶脚界‘鼎鼎有名’的贾道人,他还是要脸的!

    胖贾站定身体,努力板着脸蛋站起身来,轻轻抬手一弹身前黄色道袍的衣襟,嘴里死傲娇道:“嘁!想我堂堂贾道人,嗝~纵横湘西地界三十年的嗝~专业,嗝~专业赶脚人,岂,嗝~岂会怕区区鬼,嗝~鬼怪?”。

    这话说的,要是忽略某人藏在宽大道袍下正剧烈抖动的另外一只手,忽视某人努力板正,却一直被滑稽的打嗝给破坏的胖脸蛋的话,嗯,可信度还是挺高的。

    其实说来,真不怪堂堂贾道人是个虚胖子真小胆,实在是,本来这祖传的赶脚事业,按照规矩是该传家里的长兄的。

    只可惜他们老贾家命不好,长兄一次赶脚途中不慎落崖没了;

    老二为了不继承家业,也不怕气死爹娘的做人家的上门女婿去了;

    老三是个姑娘家,赶脚传男不传女,老三便是胆子大也愿意接班传承,顽固的老头却不肯;

    最后了实在是没办法了,可怜他这天生胆小的老四,硬是被赶鸭子上架的逼上梁山,接了老贾家赶脚的担子,一入赶脚深似海,从此都是夜路人啊!

    不过也得亏他运气好,一次赶脚的途中,捡了山来这么个孩子,算是后继有望了。

    傲娇的胖贾傲娇的自我正道完毕,背着胖手,打着嗝,迈着八字步,踱步回到了棺材边,看着棺材里坐着的,正歪头暗暗打量自己的小鬼头,胖贾就拿着腔调的问了。

    “小鬼头,你哪来的?叫啥名啊?家在哪里住?为啥躲在这荒郊野岭的义庄里?还睡在棺材里?”来吓人?

    多余……

    面前穿着怪模怪样黄衣裳的滑稽胖老头,咿咿呀呀的到底说的是啥呀?

    根本不通方言的多余完全听了个寂寞,除了转着脑袋,拿一双好奇的大眼睛打量面前的人,心里暗暗分析着跟前的状况外,那是一言未发。

    胖贾见状,搓着下巴嘘了一声,“呔!莫不是个哑巴?”。

    山来心叹,唉,他家刀子嘴豆腐心的师傅又发功了。

    “师傅,可能是这个小娃年纪小,一时间睡蒙了呗。师傅我把她抱出来,待会带着她去附近问问看,兴许是附近哪家的娃儿走丢了,想必家里也着急着呢。”。

    他自己就是个捡来的孩子,师傅从来也不避着他这个事情,在自己的心底深处,多少个白日梦回中,其实他都期待着,自己的爹娘能来寻找自己,能心急他,心疼他,能因为自己的丢失而泪然枕巾。

    所以推己及人,山来别看是个少年人,心却异常的柔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