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四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章节目录 第九十四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热门推荐:
    抬手安抚了一下身后一干眼巴巴的百姓,老镇长寸步不离的守着胖贾喝光了徒弟贴心递上来的水后,没给胖贾再多的时间,嘴里又急吼吼的催促着。

    “道人师傅啊,这雨可是又下大了呀,您歇息好了没?歇息好了的话就请赶紧继续作法吧。”。

    听着镇长的催促,胖贾有些下不来台,更让他心慌的是,望着外头泡在雨里的诸多百姓,他的心里莫名发凉。

    他突然好后悔,当初自己一时脑残的,接下了这祭天的活计。

    都说隔行如何山,他一个赶脚匠,哪里会什么祭天求停雨哟?

    夭寿了!

    莫名的,手里的桃木剑仿如千斤重,紧了紧握着剑柄的手,不得已再次开始‘作法’的胖贾,每走一步跳一下,心就跟着往下沉一截……

    先前他满以为,便是接了这活计做法不成,雨不停也没什么,这些百姓不能拿自己怎么样。

    可事到如今,看到外头那一张张被暴雨折磨的,在魔疯与半魔疯之间来回变换的脸,感受着外头众人身上压抑着的情绪后,他却突然不敢确定先前自己的想法了。

    甚至他还觉得,若是这雨不停,再继续下下去,他跟两个笨蛋徒弟怕是药丸。

    而这雨?

    说句真心话,自己是真没本事让它停下来的呀!

    懊悔不已的胖贾心里起了焦急,步伐开始变乱了起来,心里恐惧一生,暗自咬牙。

    “天灵灵,地灵灵……”,做法晃悠过两个跟着忙碌的徒弟之时,胖贾努力维持着脸上的表情,尽可能的不让身边的人看出异样,心里却飞速的思考着,实在不行,一会他想个办法拖住这些人,找个回去取更高级灵符的借口,把俩笨蛋徒弟打发开,让他们悄摸跑路,自己则是留在这给他们打掩护。

    反正这乱子是自己惹出来的,他也老了,一只脚都是踏在棺材里的货,便是把一条老命留在这也不算亏。

    不说此刻胖贾心里是如何后怕,如何暗自为徒弟筹谋后路的,却说边上的山来与多余,俩人自然也查觉了自家师傅的异样。

    不说自小跟着他长大的山来了,就是多余,在面对师傅已经乱了的呼吸,乱转的眼珠,乱晃的步伐,还有外头那一双双逐渐变的猩红的双眼时,多余的心里也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

    被这股不安驱使着,多余下意识的皱紧了小眉头,遵循着心里那股也不知道打哪来的引导,下意识的便手持铃铛,踏着从凶巴巴外祖父那边偷学来的天罡步伐,走位在雨棚里,从一开始的绕着祭台开始的转,到后来绕着雨棚转,再到后来踏着天罡步,神情沉入无我境界的出了雨棚在外头转。

    随着雨幕里闪现的这道摇铃小身影逐渐加快了速度,渐渐的,渐渐的,一开始还不在意的老镇长跟现场百姓们就发现,道人师傅那个摇铃的小徒弟看着不对头……

    那孩子身周泛起的神奇气息,摇铃的异样韵律,特别是她那足不染尘的奇异步伐,让在场的众人,都不约而同的沉浸到了这股子特殊的气韵当中,久久无法回神。

    好不容易后知后觉的醒过神来后,人们心里纷纷感慨。

    看样子,他们请来开坛做法的道人师傅,确是真有本事呀!不然怎么解释,连个三寸钉高的小徒弟都如此能耐?走个路都显示着不一般呢?

    心里祈求平安,祈求雨停的多余,走着走着,摇着摇着,一开始还能分神关注周遭,可随着她动作的加快,步伐的变换,不知不觉间,她整个人,整个身心都沉浸了进去。

    当天人合一的那一刻,多余只觉得,仿佛整个天地间就只剩下自己,剩下雨水,剩下铃声,剩下天与地了一般……

    “停,停啦?雨停啦?大家快看,雨停了,雨停啦呀!哈哈哈哈,雨停啦!”。

    一声激动中带着欣喜的喊声瞬间划破了宁静,同时也打断了多余的节奏。

    紧接着,随着这一道声音响起的,是紧跟着一道又一道欣喜的欢呼。

    “天啦,天啦!道人师傅,不不不!是仙师,是仙师!仙师您好本事,您看,您快看呀,祭天成功啦!老天爷爷开恩啦,雨停啦,雨停啦!秋粮有救啦!家园田地保住啦!我们大家伙有救啦!哈哈哈……”。

    “看,乌云散啦,乌云散啦!太阳冒头啦!”。

    “天老爷唉,你们快看,是彩虹,是彩虹啊!”。

    人们唱啊,跳啊,笑啊,激动坏了。

    沐浴在久未的金色阳光下,感受着光的温暖在驱散着身上连日来的潮湿与阴霾,大家望着冲溪里拔地而起的那道七色彩虹,人一声声一句句激动的欣喜欢呼,惊醒了还兀自沉浸在自己不好思绪中的胖贾与山来。

    这是?

    这是雨停出太阳啦?

    莫不成,他贾存周其实是个被赶脚耽误了修行与道行的真有本事大仙师?

    正当被众人欢呼惊醒过来的胖贾,兀自沉浸在自我欣喜,自我怀疑中的时候,醒过神来的老镇长,带着欢天喜地的一干亲眼见证了胖贾‘高深道行’的百姓们,上来就要跪天,跪地,跪他贾存周。

    “谢谢仙师大人,谢谢仙师大人……”。

    胖贾几乎是立刻扫空了先前的疲惫与焦虑忧心,握着桃木剑的手松开放下了桃木剑,又再度紧紧握成拳,轻轻抵在唇前,端起了他高人的架子。

    “诸位快快请起,贫道也是怜惜世人不易,所以即便是折损道行与寿数,贫道也想为大家出一份力,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见仙师话到一半,镇长急忙接话询问。

    对于这么一位有本事的仙师,他的事情,就是他们全镇所有人的事情呀!

    胖贾赞赏的看了眼这个特会来事,也特聪明的老镇长一眼,再度轻轻一咳嗽,某胖故作为难道。

    “镇长啊,贫道为了这一次的祈求停雨祭天,耗费了足足三十年的功力,刚才尔等也是看到的,贫道做法一次不成再来一次,实在是功力折损的厉害了……今日幸不辱命的帮助诸位达成所愿,贫道伤了内里,折了寿数,再来一次是绝对不成了,所以这样的祭天大事,万不能再行第二次,镇长您可知?”。

    这是要让镇长位自己保密的意思。

    天晓得,刚才自己祈雨一直未停,看到在场所有人恐怖的神情时,他是有多么的懊悔。

    为了以防万一,人老成精的胖贾吃亏一次亏后,考虑的也很长远,当即就跟老镇长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把未来的危险先扼杀在了摇篮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