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热门推荐:
    鬼知道刚才为嘛会突然停雨?

    哪怕自己再嘚瑟却也知道,这雨停并不是因为自己的本事而停下来的,同样的他也晓得,像这样坑蒙拐骗的银钱不好挣后,为了小命着想,这样的事可一不可二。

    他贾存周不傻,能忽悠过一次已是万幸,这般冒险不确定的事情,可万不能再来第二次了。

    如若不然,他可不敢保证,次次都能这么好运,都能这么赶巧呀!

    镇长似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僵,随即抱拳拱手,“仙师大善,仙师放心,小老儿明白您的顾虑,小老儿率领全镇百姓感谢仙师的付出,还请仙师再受尔等一拜。”,说着,老镇长带着身后刚刚起身的一众百姓再度拜下。

    随着众人虔诚的这一拜,胖贾挥手示意众人起身的同时,心里不由顿生浓浓豪情。

    他甚至觉得,这是自己人生中最闪耀的高光时刻,没有之一。

    身为一个自幼被遗弃,被收养,打小跟着师傅干着被人忌惮、白眼、冷遇、躲避,赶脚一行的山来来说,眼前被人膜拜信服的这一刻,同样也是自己的人生巅峰时刻。

    这对师徒一个傲娇自得,一个激动欣喜的,完全兀自沉浸在前所未有的情绪里。

    唯独边上的多余,在被刚才的惊呼打断后,小家伙停下步伐,抬头望天,低头看地,最后扫视着眼前虔诚恭敬的一群人,多余蓦地察觉自己神魂出现了异样。

    小家伙下意识的转身,避过人身后众人的目光,小心翼翼的凭着内心的呼唤,招唤出神魂中的愿力瓶。

    定睛一看。

    好家伙,这已经灌满了瓶子底的丝丝银白,不是愿力是什么?

    一时间高兴傻了的多余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连人家老镇长殷勤的恭请他们师徒三人打道回府,好酒好菜的好生招待,她人都坐在席面上了,面对一桌的好饭食人都没能醒过神来。

    接连好几日,被全桃源镇倾心招待的师徒三人,沉醉在这种美美的日子里。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修养恢复’期间,人家老镇长除了组织下头的百姓抓紧抢收秋粮外,干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派出了信得过的几方人马,以桃源镇为中心,快马,快驴,快骡子的出发,去到周遭的城镇打探消息去了。

    当这些被派出去的年轻后生们陆续的回来,带回来了外头依旧的暴雨连连不见停歇,好多地方,包括附近的县城都已是经水漫大地,百姓们流离失所,屋垮墙塌,人们不是远走他乡,就是避到了山上躲灾,良田千万顷皆一浪成空,连带着里头的粮食都付之一炬后,老镇长心里果断的做出了一个自私的决定。

    召集起儿孙与得利手下,请来镇里的耆老,唤来治下所有村落的里长,老镇长只有这么句话。

    “如今我桃源镇是方圆百里内的真桃源,处处下雨,洪水滔天,唯独我们桃源镇风停雨歇还保住了口粮,足可见仙师大人有大能耐!只可惜,乱世起,我桃源的异样就是一块大肥肉,所以,为了我桃源镇上上下下百姓的安危,我们必须把他仙师老人家留在我们桃源镇,不惜一切代价!”。

    “对,不惜以一切代价!”,众人纷纷响应。

    紧接着,安心修养的胖贾师徒,先是收到了二十八加二十八两报酬外,又再多得了所谓全镇百姓的心意五十两的金钱答谢不说,老镇长更是带着耆老,领着十几位里长,苦求胖贾在他们桃源镇安居。

    用镇长的话来说,只要他这位仙师愿意带着高足在他们桃源镇安家落户,他们不仅送户口,供吃食,更是送房子送地,总之只要他们师徒有需求,便是举全镇之力,也会满足他们的要求。

    这样重,这样美的许诺。

    好吧,胖贾飘了。

    望着到了年岁该讨婆姨的大徒弟;

    看着还有十几年要养的小徒弟;

    胖贾可耻的心动了。

    能有个安稳地安居乐业,是他一生的梦想,更不要说,这里的百姓还如此爱戴他们,只差没把他贾存周当神仙供奉。

    加上手里有钱,吃喝有供,干啥啥不愁,那不如就留下,顺便给笨蛋徒弟讨个婆姨?

    对此,山来与多余是没意见的。

    只要能收集到愿力,住哪不是住?既然跟着师傅跟三奶哥有愿力吃,她没所谓的。

    师徒三人下定决心安居乐业的这一住,直接从这年的秋天,住到了来年的秋天。

    只这一年,却不那么太平……

    桃源镇从一开始的大涝,逐渐演变到了如今的大旱。

    可以说,从大家祈求雨停的那一刻开始,直到眼下,这老天爷爷呀,就没有再下过一滴雨。

    一年的干旱下来,便是山好水好地理位置好的桃源镇,也面临了空前巨大的危机,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话说,为了活着,天再旱的厉害,总得找口水喝吧?

    万幸他们这桃源镇,自古以来就是雨水丰沛的山城,便是镇子边上的冲溪如今干了,镇上里那口也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古井却依然坚挺着。

    这不,一大早的,人们早早起床,拿着打水的家伙事,一个个的排队在古井边上,只等着能打上每日活命所需的一桶水。

    排队打水的空档,人们闲着也是闲着,齐齐避在街角房檐下的阴影里,长长一线的人群中,一个背脊微驼,干瘦巴巴,脸蛋黝黑开裂的都起了皮子的老汉,两手有气无力的拄着扁担,望着人群眼神闪了闪,而后快速的转移视线,抬头望天,语调幽幽。

    “唉,要么涝死,要么旱死,这天邪乎的很呀!”。

    边上等着打水的人一听,话头一起,大家又都是熟人,在场的人忙就你一言,我一语的就议论开来。

    “哎呦,谁说不是哦!去年的这个时候,天就跟漏成了筛子一样,大雨哗啦啦的下个不停。今年倒好,好不容求得停雨平安了,老天却反倒不肯下雨了。

    早知道要是这样,与其等干死,那还不如继续涝着!

    毕竟再发大水,水里好歹能弄口吃的吧?地里庄稼长不了,那喜好湿润的野菜、菌子啥的,却是能找到几朵充饥的吧?

    哪像现在,干的连草根都难找,日子难过,都快熬不下去了呀!”。

    这汉子一脸唏嘘搭话的同时,同时还不忘了紧了紧自己的裤腰带,试图把空瘪瘪的肚子绑的紧一点,好叫空落落直叫唤的肚子不再闹妖。

    提起粮食,排在队伍里,隔着这中年男人不远的一个,看模样像是个争强好胜,气性高的小年轻就不乐意的插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