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热门推荐:
    师徒二人细细商议定了后续事宜后,精瘦道人打发徒弟自下去歇息,自己却复又闭目开始打坐,嘴里还念念有词。

    直到徒弟退门而出,这道士才停下了嘴里念叨的道法,探头出了帐子,望了望紧闭的房门,又望了望木床正对着的窗户,感受着外头的炎炎日头,精瘦道长冷笑。

    这世上,还没有谁,能欺他周全的!

    外来的妖道,且等着瞧!

    如果此刻,老镇长能看到眼前这一幕的话,他就定然会认出来,尖嘴猴腮嘴里口口声声喊的师傅,这个瘦精精自称周全的坐地蛇道士,居然就是当初他求而不得,对方一直拿乔的那个本土坏心眼道士呀!

    说来也是多余、山来、胖贾师徒三人倒了血霉,谁叫他们成功的祈求停雨成功了,从而破坏了这黑心眼儿,且睚眦必报道士的扬名大计,阻了人家发财的美梦了呢?

    此刻的师徒三人,还窝在桃源镇里,镇长拨给他们的一进三间青砖瓦舍中,过着他们悠哉悠哉的小日子呢。

    却说当初那一场祭天后,多余师徒三人就真如镇长曾经保证的那样,他们被举全镇之力供养了起来。

    今年的年景虽然不好,天旱的厉害,却架不住去年桃源镇幸运,从大雨中抢收得了粮食。

    安居落户的师徒三个,吃的是镇上以及周边村落,每家每户供给的瓜果菜蔬,即便如今日子难过,进嘴的食物短缺了谁,也不会短缺了他们师徒三个的。

    而且每日里,水有人送,柴有人打,曾经镇长送来的粮食,师徒三个建了仓房存起来了不说,趁着老镇长当初接济周遭村镇的时候,胖贾还吩咐山来拿着银钱一气采买了不少。

    用胖贾的话来说,家里有粮心不慌嘛,况且他们一个新落户的家宅,屋里不多存点粮食没底气,再一个,他还打算给大徒弟讨婆姨呢。

    是以,别看如今天旱,他们却不缺粮食吃。

    不仅如此,按着镇长的吩咐,一年下来,起先冬日春上的时候,百姓们还时不时的送把菜叶子,给点鱼虾蟹,再不然野菜野果也是不少。

    一年期间,扬名的胖贾也没闲着,帮着百姓收惊,问卦,问吉,打醮,看穴等等的活计,他那是一样都落的接了不老少。

    富人收钱,穷人的话,拿不出银钱也没事,自家出产的东西,胖贾自来也不嫌弃。

    加之山来这人又是俭省惯了的,啥都喜欢存。

    喏喏,家里有粮心不慌,师徒三人的小日子甚美,只除了这天越发的干旱,气温越发的高,日子越发的难熬外,别的都还好。

    一日下晌,院中的两株夹竹桃树下,胖贾躺在大徒弟山来孝敬自己,特意给编的竹摇椅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晃着竹制的摇椅,手里的蒲扇不停哗哗的扇着风,胖贾望天,不由的呢喃。

    “今年这天邪乎的很啊,再旱下去,地里的庄稼怕是要死个精光啦!唉……”。

    胖贾嘴里呢喃,眼里急,心里发苦。

    他在想,若是这样的旱情再继续,人们没食,没水,兴许一个想不开,老镇长再喊他祭天求雨可怎么破?

    当初求雨停是侥幸,眼下……

    抬起胳膊擦了擦额头的汗,胖贾内心的焦虑一日胜过一日。

    边上窝在树荫下戳蚂蚁洞洞玩的多余,抬首间就看到了自家不停抹汗的师傅,多余眼珠子咕噜一转,也没起身,螃蟹似的挪步过来到摇椅跟前,昂头朝着自家师傅咧嘴一笑。

    “师傅,您很热很热对包?”。

    一年的接触下来,早已经被同化,会说胖贾与山来方言的多余,如今可是口齿伶俐的很。

    胖贾心中暗急,却被小徒弟打岔,心中也知,很多事情急是急不来的,倒是暂时放下了心间忧虑,低头瞅着自家小丫头来,嘴里还特配合多余玩闹。

    好吧,闲着也是闲着,没事逗逗孩子也是极好的。

    于是,胖贾低头笑眯眯的回答道:“对呀,师傅热,热得很嘞!”,特别是心里热!“难不成你个小丫头片子,还能与我解忧?”。

    “嗯啦,那是当然!”,多余傲娇的一挺小胸脯,“师傅您别瞧不起人,我可是棒棒哒!”。

    “呦呵,说你还来劲!”,胖贾一时去了心间愁绪,不由打趣小人,手里的蒲扇不客气的点着小徒弟的脑袋瓜,甚是好笑,“说罢,怎滴与师傅我解忧啊?”。

    多余跟偷了油吃的小老鼠样,嘿嘿嘿的笑了,眼神晶晶亮,指着他们三间大屋边角的偏刹,也就是厨房所在,多余乐颠颠的道。

    “师傅,一大早的,小狗子哥哥就把咱家今日的水送来啦,您既然热,那我打了水来给您喝了解乏解渴呀?”。

    胖贾挑眉,倒是知道小狗子是谁,这半大的孩子是隔壁家的孩子,他们家得了镇长分派的活计,挣了银钱好处,这一年来,自家用的柴火,用的水啥的,都是这家人负责的。

    小狗子肖他父母,也是个老实的孩子,一年下来,活计倒是半分没有懈怠,便是如今天旱的厉害,他们家也没有躲过懒。

    即便东西日渐减少,不过好歹日日都准时送,这让胖贾很是满意。

    “师傅,师傅?师傅,您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见说个话,她家师傅还能发呆走个神,多余也是醉了。

    可是,为了自己的收集大计,她这不也是没法子么。

    曾经一场祭天后,她的愿力瓶倒是一气的收了不少愿力;

    后来师傅在家当起了高人,求上门来的人不少,作为徒弟,还是有心要做好人好事的徒弟,她得到的真心感谢虽然不多,却也是不少;

    只后来,随着夏日一日日的到来,随着天一日日的干,上门来的人渐渐少了不说,她的小瓶瓶也日日出于饿肚子的状态;

    最恼火的是,自己有心想出门去寻找别的路子,只可惜,家里别看胖师傅凶,却不肯放自己出门乱跑,再加上个事事以自己为先,生怕自己出门被拐被骗的山来哥哥。

    好吧,她出门收集愿力的计划,不得不被迫不终止。

    虽然她也很有心愿力收集的大事,可多余不是一个不懂好赖的孩子。

    人家真心对待自己,她干不出让亲人失望的事情来。

    所以喽,这一禁足,一忍耐,就是半个夏天加半个秋天的事,直到眼下。

    窝在家里,紧着两只羊……额,是紧着师傅与山来哥哥的毛来撸,可是她好不容易想到的办法。

    不知多余内心小九九的胖贾被喊回神,低头笑的很是敷衍,“听到了,听到了!行了,有事说事,别闹妖!要玩找你山来哥去,别耍我老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