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章节目录 第一百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章节目录 第一百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热门推荐:
    左右打量,确认没有留下把柄后,多余这才满意的端着先前拿一茶盅的酒,屁颠颠的往院子里乘凉的师傅那去。

    “师傅,我给您拿来啦,酒儿可香可香啦,师傅您再谢我一回呗。”。

    胖贾伸来迎接美酒的手僵住了,没好气的白了小徒弟一眼,正待张嘴,忽的,身后的院门吱呀一声被人推了开来。

    师傅二人的目光齐齐看去,来人不是山来还能是谁?

    “山来哥哥你回来啦?”,手里举杯,闻声回头望的多余,见推门而入的人是她山来哥哥,脸上瞬间漾起喜色,嘴里连声问候。

    胖贾见状,不由暗乐,趁此机会飞快伸手,一把夺过多余手里的茶盅,稳稳的护在手里,确信没洒一滴后,胖贾这才有功夫朝着归家的大徒弟冷冷一哼。

    可怜多余,忙着跟她的山来哥打招呼呢,哪里料得到,自家师傅居然如此无耻?

    等她醒过神来回头看时,面对的却是自家师傅无辜的耸肩,凉薄傲娇的白眼不认账了。

    师傅浑身表达的那个意思直白的很!谁叫她自己没本事,不注意,让他夺了去呢?

    多余……嘟囔着嘴巴特别不开心。

    不知俩人暗地里官司,不明所以的山来见状,忙快步上来,抬手揉了揉一年下来都没长个的多余,转而看向自家师傅的眼神,特别的无奈。

    “师傅,您别老欺负多多,她还是个孩子。”。

    胖贾郁结,只差没有指着多余的鼻子哼气,“我就没见过像她这么精怪的孩子!”,不过嫉妒不满归嫉妒不满,某胖倒是还记得,自己手里的东西见不得光,怕徒弟闻到酒味,抢了他的心肝肉去,胖贾忙转移话题。

    “不说这个小臭丫头了,为师问你,你一大早的出门干什么去啦?”。

    山来出门,其实是四处去看看桃源镇周遭的情况去了,不是他敏感,自幼起走的地方多了,见识到的人跟物多了,对于危险,山来很是敏锐,也防备的紧。

    如今年景不好,自己上有老下有小的,可不像以前,万事自己都得多加留心谨慎才行。

    不过怕师傅担忧,山来却不想说自己去干嘛了,只嘟囔着转移话题。

    师徒二人眼下各有各的考虑顾忌,胖贾见状,甚是了解自家徒弟的他,为了赶紧把烦人精的臭小子打发走,自己好喝酒,那也是损的很。

    小心的把茶盅往远离山来的身侧挪了挪,临了还怕露出酒香的拿手掌盖上,而后才瞪着徒弟故意数落着。

    “你瞧瞧你,一天到晚的不着家,问你干嘛你也不说,可怜我这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哟,一只脚都踏进棺材里了,也不见你讨个婆姨回家孝顺老头子我。

    可怜我一把年纪,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哟,无非就是有个想抱孙孙的念想,结果你个臭小子也不肯满足我!

    人家王媒婆日日往家里跑,好心给你说婆姨,你不说去相看相看,只知道日日躲,你个不孝逆徒,哎呦呦……”。

    多余……

    又来了,又来了!她家师傅的神功又来了!

    山来……

    都快一年了,自家师傅怎么还揪着讨婆姨的事情不放呢?烦神。

    胖贾仔细瞄着臭小子的神色,心里暗乐。

    心道,臭小子不乐意听了是吧?

    嘿嘿嘿,不乐意听就好,快走快走!

    按照以往的经验,只要跟臭小子念叨这事情,他就会以最快的速度找借口离开。

    曾经的自己面对如此场面,心里那是气的半死;

    眼下再面对如此场面,他只有暗自期待开心的份;

    毕竟只有臭小子走了,他才有机会一口干了杯中酒的哇!

    就在胖贾心里俨定,面上装作苦大仇深发作的模样,眼看着臭小子步伐转向,心里正暗暗乐开花,准备迎接他的小酒酒入喉的时候,忽然,自家院门外由远及近的传来一阵阵的嘈杂。

    那阵势,一听就不大妙!

    哐哐哐,铛铛铛……

    “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妖道快出来,快出来……”。

    被人拍的震天响,灰尘扑簌簌往下落的门板,震的院子里师徒三人都有些懵逼。

    感觉到了外边异常闹哄哄的喧嚣,不知为何,多余心里咚咚的,眉头下意识的蹙起,总觉得心慌。

    山来见那被推踹的摇摇欲坠的门,察觉来人定然不是善茬,虽然心里也疑惑不解缘由,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山来急忙招呼着师傅师妹。

    “师傅,我估摸着外头的人来者不善,不如您先领着多多到屋里呆着去,徒儿且去看……”。

    山来交代的急切,却不料,外头的人比他还要急切。

    都没等山来交代完,便只听到哐当一声巨响,不堪重负的门板终于重重的砸在了地上,瞬间打断了他嘴里的交代。

    而门外叫嚣的人,则在门被撞倒在地的那一刹那间,全都一窝蜂的涌进了他们家这座不大的院子。

    见到院子里的师徒三人,躲在人群中的周小道,连连朝着自己身边不远处,一个被自己收买了的年轻人使眼色。

    对方见状,微不可查的一点头,忙就抬手指着院中的多余三人振臂高呼,“大家快看,原来妖道在家呢!既然在家都不肯来给我们开门,可见是做贼心虚。”。

    胖贾……

    山来……

    多余……

    眼前这一幕,这手持各色武器打上门来的一群人,算是几个意思?

    还有,还有,什么叫他们心虚?

    心虚你妹!

    他们师徒三个好好的人在家坐着,都不知道来着何意呢?谁他妈的会心虚?真真是祸从天上来这是。

    “有话好好说,你们这般气势汹汹的打上贫道家门来是几个意思?你们如此藐视贫道,就不怕无量天尊降罪尔等?再一个,你们如此荒唐,欺贫道诚恳,镇长他老人家可知道?”。

    胖贾是真生气了,被供着哄着一年间,想他贾存周,那也是堂堂说一不二的贾仙师呀,即便不是真仙师,哪怕他还是曾经那个昼伏夜出的赶脚匠,拿也是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欺辱对待他的,居然还敢打上门来?

    哼,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