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热门推荐:
    面对在场这些,因为有心人的煽动而打上门来的人们,胖贾也是冷肃着一张平日里弥勒佛一般和善的脸。

    胖贾毕竟年长,见识的场面多,吃过的盐,比多余比山来吃过的饭还多。

    见情势不对,胖贾当即伸手,立时把大小徒弟护在身后,一手顾着身后在意的人,一手端着装满酒的茶盅,挡在两个徒弟身前,目光冷冽,态度不善的瞪着跟前的来人。

    他的气势一起,嘴里喝问一出,脚下步伐一逼近,眼里都是熊熊怒火,一脸正气的强硬态度,一时半会的倒是把烧起来的人暂时给唬住了。

    吓唬的这些个,手里举柴刀的举柴刀,扛锄头的扛锄头,提扁担的提扁担的这群欺上门来的镇民,心里倒是有了一丝怯意,下意识的后腿了两步。

    躲在人群里,见妖道一句话,拿了个腔调,就把自己动用手段煽动来的人给吓唬住了,周小道心里暗恨,低垂的头颅悄摸转到一边,在无人看到的角落暗自撇嘴嫌弃。

    都是一帮子拿不出手的蠢货!

    可怎么办呢,事情发展到这个份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周小道哪怕心里嫌弃的要死,却不得不想法子补救,忙就暗暗靠近自己事先收买好的另一个,看着有成算些的中年人,急忙给对方使眼色。

    可恨的是,这货居然还是个会拿乔的,很是会抓住时机的在跟他讨价还价?

    麻蛋的,这个节骨眼上,这傻逼居然暗暗的给自己来回比了个大巴掌。

    看的周小道气的呀,哪里不知道,这翻来覆去的两个五,是在跟他要十斤的粮呀!

    “卑鄙小人!”,心里暗恨的不行,几乎都要咬牙切齿了,却在他瞄了眼人群前方,因为被外来的妖道拿住了气势,镇住了的愚蠢镇民们的怂样子后,周小道狠了狠心,终是点头。

    人群里的中年男人,见周小道终是憋气的点了头,这人勾唇满意一笑,随即哑着嗓子,在人群里头点火大喊了起来。

    “你个妖道好生嘴利!什么叫我们怕无量天尊怪罪?

    呵呵,要是真有天尊,就该开开眼睛,好好看一看我们这桃源镇!

    我们镇上自打你这个妖道祸害来了以后,老天爷爷那是一滴雨都不肯下,都一年啦,地里的庄稼都渴死了,颗粒无收不说,就是镇上最后那口子供水的老井,今早也干涸的一滴水都出不来了!

    你说说,要不是你们这邪祟的师徒三人祸害了我们桃源镇,我们全镇上下的日子岂会过的如此凄凉?

    要水没水,要粮没粮,这是你们三个邪祟要绝我们桃源镇上上下下的活路呀!

    哼,至于镇长?

    你们居然还好意思问!

    妖道你可知,我们镇长为了全镇上下日夜操劳焦虑,人都病倒了,哪里来的功夫来治你们这三个妖道的罪?若不是如此,你们以为,你们还能快活至今?”。

    这话说的一套套的,洗脑力也是杠杠的。

    人们在困苦,饥饿,无水无粮被逼入绝境的时候,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能让他们精神紧张;

    一点点的火花,都能燎起他们内心深处的恐怖巨兽;

    加之这样的说词,已经在桃源镇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村里村外流传了个遍,人们也跟着听了个遍。

    于是乎,刚刚还被胖贾拿问住的百姓们,一个个的,眼里再度闪着了光,举着武器又开始渐渐逼近。

    胖贾心道不好,山来急忙转换位置,占据主动,欲要把师傅与师妹护在身后。

    不料,多余却是个不安生的孩子。

    听到人群里响起这样的话,跟前密密麻麻的人还跟着纷纷认同响应,她给气坏了。

    一个闪身从师傅与师兄身后蹦跶出来,小胖手指着跟前的一众人等,眼里冒着火花。

    “你们含血喷人!当初是镇长老爷爷亲自求的我师傅来的桃源镇!是你们哭着、喊着、求着,我师傅来你们这破地方开坛做法的!更是在你们亲眼的见证下,帮着你们把连日的暴雨祈求停下!后来还是你们,死乞白赖的求着我师傅住下……

    好嘛,日子过好了,雨停了,保得了你们秋收有粮了,转过脸来就恩将仇报不说,居然还敢骂我们是邪祟妖道?脸呢,我只问你们,脸呢?

    连我一个小孩子都知道不能做的事情,你们为何如此理直气壮?莫不是专欺我师傅心善,欺我师兄忠厚,欺我人小个子矮?”。

    好吧,她是人小,嘴巴却不小。

    噼里啪啦的一通骂,上嘴皮碰下嘴皮,利索的就揭开了在场所有人的遮羞布。

    如果说,要是胖贾或者山来跳出来如此说,这些个镇民可能还不服气。

    可偏偏多余是个孩子,还是个只有三头身子高的小孩子。

    这些个镇民家里头,谁人家没有几个小娃的?

    这是多余天生的优势,嘴里发出的质问,也振聋发聩的在场气血上头的镇民们有了片刻的清醒。

    是啊,他们今日听信流言打上门来,还如此对待一个老人,一个小孩,一个年轻人,好像,似乎,真是有些欠妥的,当时怎么就头脑发蒙了呢……

    堵在院子里的人就如那墙头草一般,左右来回的倒着。

    人群后头的周小道,见这些窝囊废的镇民们,居然被一个三寸钉三言两语就说的动摇了,心里那个暗恨呀!

    气呼呼的连连给中年人使眼色,可对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跟当看不到自己一般,气的周小道想杀人。

    不行,又给先头的年轻人使眼色,只是那货也是个熊的,居然傻不愣登的也不知道回头看看,就拿着个后脑勺对着自己。

    周小道更气的呀,没办法之下,他只能无奈自己亲自下场,捏着鼻子变换声音来撕逼。

    “呔!乡亲们别信她一个小鬼的满口鬼话,丁点大的小丫头片子,知道个屁呀知道?

    而且乡亲们自己看,这妖道师徒三人,当初是帮着我们祭天停了雨,可我们求的是停雨,不是绝雨呀!

    好家伙,我们花费了重金请他们停雨,他们倒好,直接让老天爷爷一年的时间都不下雨,这不是祸害是什么?

    难道他们不知道,咱当农人的,靠的是天吃饭,没有雨水,田里的谷子就收不上来,连地里的瓜果蔬菜都绝收了呀!

    我们今日受的所有苦楚,可都是拜他们师徒三人所赐!

    是他们拿着我们的血汗钱不干正事!

    若不是妖道祸害,我们山青水美的桃源镇,千百年来都没有闹过旱的桃源镇,为何会干的如此厉害?

    所以,这都是妖道的错,是他们师徒三个害苦了我桃源全镇上下呀!

    乡亲们,乡亲们呐,你们可别心软,大家再看看呐,这师徒三人吃着我们全镇的供奉,养的那是白白嫩嫩的,这些可都是我们的血肉啊,就供养着这么三个邪祟,我们苦不苦?亏不亏?

    如此,这样的妖道还留着做什么?想要老天爷爷开恩下雨,恢复我们的风调雨顺,就只能抓了这三妖道去祭天!”。

    “对,祭天,祭天!”。

    周小道极具煽动性的语言一出,静默犹豫的人们听着听着,想着想着,也不知道是什么在驱使着,居然觉得这个声音说的对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