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读 > 章节目录 第256章

章节目录 第256章

 热门推荐:
    宋襄泡了米,煮了一锅糯米混大米的粥,完全是靠设备厉害,成果喜人。

    鸡蛋饼不出意料的第一锅失败了,她重新加水加蛋,第二锅成功。

    严厉寒大概没想到她这么轻易成功,看到饼和粥的时候还想挑刺,结果语言匮乏到无刺可挑。

    最重要的事,他也确实饿得头发晕,有东西进口,不狼吞虎咽就不错了。

    宋襄在旁边坐着,气氛见鬼的和谐。

    严厉寒喝了两碗粥,一盘子饼全都搞定。

    “还要吗?”

    严厉寒:“粥要一碗。”

    宋襄摇头,“不能吃了。”

    严厉寒斜了她一眼,“吃你们家米了?”

    宋襄收拾碗筷,拿走小桌子,看了一眼墙上的钟,“不出意外的话,你刚才吃的东西还得吐出来?”

    严厉寒皱眉,没懂她什么意思。

    宋襄:“我问过医生,局部麻醉也是有反应的,最直观的就是呕吐。”

    严厉寒本来就觉得胃不舒服,被她这么一说,头晕和恶心感瞬间加倍,差点当场就吐。

    他单手握拳,用指节碰了一下额头,感受到滚烫的温度。

    “给我杯冰水。”

    宋襄心想你傻逼吧,发烧喝冰水。

    “我给您倒温水。”

    严厉寒睨了她一眼,觉得她多事又啰嗦。

    宋襄不在意,她只想严厉寒赶紧痊愈,他们重新划清界限。

    她倒了杯温水,严厉寒抿了一口就不乐意喝了,随手放在了床头。

    “十一点了,还不滚回你房间?”

    宋襄拉开椅子,在距离严厉寒挺远的地方坐下,“我等您吐完。”

    严厉寒皱眉,这话听着不像是关心,倒像是诅咒。

    他扫了一眼宋襄的装扮,明白她全副武装的意图,不屑地别过脸。

    过了几分钟,他又忽然说:“你洗发水什么味儿,熏得我头疼。”

    宋襄眨眨眼,“玫瑰。”

    严厉寒皱着脸,想开个空气循环,陡然听到玫瑰两个字,冷不丁想起薄湛的话。

    “我记得她洗发水的味道。”

    “是玫瑰。”

    他目光收紧,定定地落在宋襄的脸上。

    “你昨晚也去泡温泉了。”

    宋襄是个通透人,两句话就能联想到很多东西,迟疑了一瞬,随即道:“昂,去了,就是中途停电了。”

    她本来以为是严厉寒搞的鬼,怎么现在看来他好像不知情的样子。

    “停电了,然后呢?”严厉寒面无表情,口吻冷漠。

    宋襄语气随意,一丝异样没露,“然后就跟着人群出来了。”

    她一边说,一边捋起脸颊边上的碎发,小声嘀咕:“熏人吗?我第一次用,觉得挺好的。”

    第一次用,那昨晚的人就不是她。

    严厉寒视线停留了几秒,随即挪开,仰头闭上了眼睛,静静地养神。

    宋襄暗暗地松了口气,庆幸自己不常用玫瑰洗发水,也就最近用过几次而已。

    彼此恢复无话的状态。

    宋襄去自己房间拿了笔记本,翻阅着岳吉的资料。

    严厉寒靠在床头,疲倦和晕眩来回折腾,他根本没办法入睡。

    宋襄没说错,麻醉果然有后劲,且是一点一点地往上涌,让人觉得毫无尽头。

    “宋襄。”

    宋襄听到声音,赶紧抬头,“怎么了?”

    严厉寒皱着眉,“过来。”

    宋襄没犹豫,严厉寒现在这状态,她一定也不害怕。

    走到床边,严厉寒忽然侧身躺下,闭着眼睛,“按头。”

    宋襄明白了,这货是头晕,让她按摩呢。

    她在床边坐下,高度刚好可以抬手,指腹贴上男人的太阳穴,轻轻来回按压。

    大概是效果不佳,严厉寒眉头越皱越深,呼吸之间的躁郁感也越来越重。

    宋襄试了试他额头上的温度,并没有明显降低。

    严厉寒:“我要是被你治死了,你得陪葬。”

    宋襄撇嘴,是你自己作死要回家,怪我?

    她没有反驳,然而下一秒,严厉寒忽然睁开眼睛,迅速地从床上坐了下来。

    宋襄被吓了一跳,来不及多问,严厉寒已经大步跨了下去,直奔洗手间。

    术后反应,虽迟但到。

    宋襄想进去,严厉寒却喝了一声,“别进来!”

    刚后完,一阵呕吐声。

    宋襄站在门口,可以想见画面,然后紧接着,严厉寒就把里面的水龙头都打开了。

    水声太大,她也听不清呕吐声了。

    真是精致男孩,这种时候都要在意形象。

    宋襄内心吐槽,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想了想还是出去给医生打电话。

    刚打完电话,房间里又传来声音,“宋襄!”

    她小跑回去,刷的一下拉开洗漱间的门,严厉寒裸着上身,脸色难看地坐在大理石地面上,完全是脱力了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