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错嫁妻 > 章节目录 第452章 秦雅菲被夏冬追求

章节目录 第452章 秦雅菲被夏冬追求

 热门推荐:
    这道疤痕让苏卿更加确定,眼前的许月就是秦雅菲。

    伤疤的位置都是一模一样的,只是一个深,一个浅。

    许月被盯得十分不自在,不对,应该说是秦雅菲。

    秦雅菲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脸,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难道苏卿发现什么了?

    “这、这是我小时候贪玩,摔的,苏卿,你不会觉得很丑吧。”

    苏卿要真信了秦雅菲的话,那才叫有鬼了。

    苏卿嘴上宽慰道:“不会,其实稍微化点妆,也就看不见了,你别自卑,这世上比你丑,比你更加悲剧的人多了去,你看开点。”

    那句“比你丑”三个字,特别的扎心。

    秦雅菲气得快内出血了。

    秦雅菲狠狠咬牙,又开始装头晕:“苏卿,我头有些不舒服,想眯一会儿。”

    苏卿一脸焦急又担心:“脑子不舒服啊,那要不我找医生给你看看。”

    “不用不用。”秦雅菲连忙摆手:“我眯一会儿就行了。”

    “好吧,那你睡,我下次再来看你。”苏卿也没那个耐心一直跟秦雅菲做戏。

    恶心恶心秦雅菲就得了。

    现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也不能打草惊蛇。

    苏卿看着秦雅菲真闭上眼睛睡了,这才离开。

    走出病房,夏冬立即跟上:“大嫂,那许月也对花生过敏,她肯定有问题。”

    “嗯,问题肯定是有。”苏卿按电梯,走了进去,瞄了夏冬一眼:“不过现在只是怀疑阶段,要不,夏冬,你牺牲一下?”

    夏冬摇头如拨浪鼓,都快哭了:“大嫂,你别坑我,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有时候美男计才最管用。”

    夏冬嘀咕:“秦雅菲喜欢的是老大,让老大上,那才管用。”

    “夏冬,你说什么呢?”苏卿一副你再多说一句老娘就一巴掌拍死你的架势:“什么都让老大出马,那你们干什么吃的?”

    夏冬求生欲挺强的,连忙解释:“大嫂,不是我不行啊,是秦雅菲看不上我啊。”

    “我也没指望她看上你,你去恶心恶心她就行了。”苏卿笑得阴险:“你们暗夜为什么这么多单身汉,那就是缺乏实战经验,你就当练练手,暗中监视不如明着来,你买点花,礼物,没事多给她献献殷勤,你要表现出很喜欢她的样子,懂?”

    “大嫂,你来真的?”夏冬哭丧着脸。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苏卿拍了拍夏冬的肩膀,郑重的说:“此项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丢下这话,苏卿自己开车走了,把夏冬也丢在医院里。

    陆容渊得知苏卿的用意,给夏冬下令:“照你大嫂说的去做,一天二十四小时死缠烂打,应该有效。”

    夏冬:“……”

    不愧是两口子。

    夏冬敢肯定,老大一定是故意的,他打扰了老大的好事,老大这是睚眦必报。

    他突然好想去非洲出任务,也比面对秦雅菲来的强。

    夏冬真没追求人的经验,苏卿给他出主意了,他就照着做。

    夏冬先去花店买了一大束玫瑰花,又去买了巧克力,就这么又回病房了。

    秦雅菲没真的睡,见夏冬去而复返,一手鲜花一手巧克力的,都懵了。

    “你做什么?”

    夏冬挺羞涩,又挺发怵,低着头没敢直视秦雅菲,将东西奉上,像背台词一样,生硬的说:“我先自我介绍,我叫夏冬,夏天的夏,冬天的冬,今年三十五岁,帝……地球人,家里无父无母,有一兄弟,我年薪百万,不过现在还没买房子,都是跟着我老大住的,你要是想买房子,写你名字,我也愿意。”

    夏冬是孤儿,也不知道自己具体是哪里人,反正在帝京长大。

    秦雅菲被夏冬的话整的一愣一愣的,实在找不到话,最后冒了句:“你脑子有病吧。”

    夏冬抬头,严肃的反驳:“我脑子没问题,完全正常,这是我的体检报告,各项指标正常。”

    夏冬将体检报告也拿出来。

    秦雅菲:“……”

    她真是被夏冬的操作整神了。

    她要跟陆容渊双宿双飞,夏冬来凑什么热闹。

    这一定是苏卿的主意。

    想到这,秦雅菲心里更加恨苏卿了。

    她现在顶着许月的身份,她不能暴露了,只能压着怒火,佯装不懂:“夏先生,不好意思,你什么意思?”

    夏冬一本正经:“没看出我是在追求你吗?”

    秦雅菲吐血的心都有了。

    “夏先生,我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这是我前夫的。”

    “没关系,买一送一,挺划算的,一步到位,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虐待咱儿子。”

    秦雅菲:“……”

    看,多上道?

    直接就咱儿子了。

    ……

    帝京某别墅区。

    其中最靠后的一栋别墅戒备森严,大白天的也是大门紧闭。

    这里正是苏杰在帝京的另一个落脚处,别墅二楼会客室,苏杰与周亚相对而坐。

    苏杰带着面具,用右手煮茶:“周老大胆敢一人找上门,真是让人佩服。”

    “别装什么神秘,把面具取下吧,苏杰。”周亚端着茶杯,说:“我们谈笔生意。”

    苏杰煮茶的手微微一顿,既然都被识破了,再戴着面具,也是掩耳盗铃。

    苏杰摘下面具,冷笑着看向周亚:“什么生意?”

    “我知道,你想替厉国栋报仇,上次你借我的手想要烧死陆容渊,可惜失败了,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我们可以再联手。”周亚直接说明来意:“只要陆容渊一死,地煞与王牌才能在道上有立足之地。”

    苏杰冷冷一笑:“周老大这是拿我当傻子了?你是为了女人吧,那个大肚子的女人,如果我没猜错,那个女人就是……”

    后面的话,苏杰没有说完,但都是聪明人,一点即通。

    周亚神色微沉:“什么原因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目的一致。”

    “可我信不过周老大你,上次,你可就利用我来了一招金蝉脱壳,周老大出道比我早,我道行浅,到时候被周老大给卖了还帮着数钱呢。”

    “虎父无犬子,能将天狼迅速整顿,还怕被人算计?”

    两人都在打官腔,互相试探。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一阵阵惨叫声。

    出事了。

    苏杰神色微变,立即下楼。

    苏杰带来的人有一半都躺在大厅地板上了。

    而这一切都是一人所为。

    苏杰惊愕的看着大厅里英姿飒爽的楼萦:“你怎么找到这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