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错嫁妻 > 章节目录 第475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章节目录 第475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热门推荐:
    陆容渊与苏卿分开时,苏卿就在医院门口,从医院门口到病房,不过几分钟而已,这都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陆容渊挂断电话后,立即给苏卿打电话,关机了。

    “出事了!”

    苏杰被送去了精神病院,秦雅菲被抓走,还有谁会对苏卿下手?

    冷锋说:“或许苏卿有事,忙别的了,手机没电也有可能。”

    没有这种可能性。

    两人从酒店出门时,陆容渊确定苏卿的手机是充满电的。

    “先回医院。”

    陆容渊立刻赶回医院,冷锋也跟着一起。

    楼萦与白飞飞也知道苏卿失踪的事,二人也都确实没有见过苏卿,都以为苏卿是跟着陆容渊一块儿走了。

    楼萦说:“姐夫,从医院门口到这,这么点距离,这是在医院,应该不会出事,先多打几次电话找找人。”

    白飞飞说:“调监控吧。”

    这是最快的办法。

    冷锋是在帝京任职,有规定,他不能越区域办案,可他身为执法人员,看着陆容渊直接黑入医院监控系统,这也做不到。

    冷锋的表情很是纠结。

    楼萦看了他一眼:“冷队长,你把头扭过去不看不就行了,这么纠结做什么。”

    冷锋:“……”

    这是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白飞飞说了句:“法不外乎人情。”

    冷锋惊讶的两眼一撑,有点难以相信这话是从冰山女神白飞飞嘴里说出来的。

    三人共事一段时间,冷锋知道楼萦是个讲情义的人,行动时,有时候还会放放水,白飞飞那可是说一不二,交给她的任务,都是完美执行,铁面无私的。

    这一点是冷锋欣赏的,也是他有点犯怵的。

    作为女人,太冷血了也不好。

    今天,冷锋终于看到了一个有血有肉的白飞飞。

    冷锋默默的把头扭过去,陆容渊在电脑上查找苏卿的踪迹。

    奇怪的是,陆容渊看遍了所有监控,既然没有找到苏卿的身影。

    他只能看到苏卿确实转身往医院走了,在一段无监控区域消失,再没出现过。

    陆容渊神情冷冽,立即起身,脚步匆匆往苏卿消失的区域走。

    楼萦几人也跟着去。

    苏卿是在医院一楼急诊科与住院部之间的通道不见的,陆容渊查看了四周,没有一点可疑的地方。

    陆容渊询问了不少医生护士,都说没有看见过苏卿,也没发现过什么异样。

    这时,车成俊突然问了句:“陆容渊,苏卿的药在你身上还是在她身上,她必须在十二个小时后注入,现在还有一个小时。”

    这话让陆容渊脸色更沉了,整个人处于一种生人勿近的状态。

    “药在我这里。”

    “那就糟糕了……”车成俊见陆容渊脸色不好,后面的话也没说下去了。

    陆容渊神情冷冽:“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车成俊摇头:“这我不太清楚。”

    病毒是苏杰下的,他也没摸清这种病毒的危害性到底有多大,反正,不妙。

    楼萦急道:“那赶紧去找人啊,一个小时,把古城翻过来找,总能找到。”

    白飞飞一针见血的说:“地煞的人就在附近,从他们开始找起,事半功倍。”

    “那还等什么,车成俊,白斩鸡就交给你了,我们去找人。”

    楼萦是个风风火火的性子,苏卿为了救她,以命搏命了,现在苏卿出事,她肯定冲在前面。

    这要是时间一到,苏卿没有及时注入第二针,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

    花苑民宿。

    周亚刚得知派去的人把秦雅菲跟丢了,正在训斥手下。

    “你们这些废物,连个人都能跟丢了,你们还能干什么?干饭啊。”

    周亚气得一脚踹一个。

    “还愣着做什么,快去找啊。”

    “周老大,我们怀疑大小姐是被暗夜的人掳走了,大小姐成天念叨着陆容渊,她跟踪陆容渊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肯定是被陆容渊抓了。”

    以秦雅菲的脾气,确实可能去找陆容渊。

    陆容渊就在附近,秦雅菲要能按耐住那颗骚动的心就奇怪了。

    周亚气得很想一巴掌拍醒秦雅菲,把人家妈都杀了,还想跟人家长相厮守,脑子里到底怎么想的?

    “就算是被陆容渊抓了,那也得去找……”

    “不用找了。”

    门外传来陆容渊的声音,旋即,房门被直接踹开。

    陆容渊气场全开,迈进来那一瞬,让人不敢直视,打心底产生敬畏。

    陆容渊身后是白飞飞与楼萦还有冷锋。

    个个都是能打,武力值爆棚的。

    这是要把他团灭?

    这阵势,无敌了。

    周亚咽了咽口水,眼底深处划过一抹恐惧,说话都结巴了:“陆、陆容渊,冷队长,我最近遵纪守法,可没犯事,你、你们怎么都来了。”

    陆容嗓音质冷:“是不是你带走了苏卿,把人交出来。”

    “没有。”周亚在面对几位大佬时,求生欲还是特别强的:“我都没见过苏卿,我绑她做什么。”

    “姐夫,少跟他废话,直接找人。”

    楼萦直接进屋找人,与白飞飞一块儿,把屋里翻了个底朝天。

    周亚说:“苏卿确实不在这里,陆老大,苏卿她是你老婆,我们地煞哪敢跟暗夜抗衡,再说了,苏卿是秦老大的女儿,那就是地煞的大小姐,秦老大对我有知遇之恩,我怎么可能恩将仇报。”

    这话,鬼都不信。

    陆容渊直接拎住周亚的衣领:“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苏卿在哪。”

    “陆老大,我真不知道,我今天都没见过她啊,我一直在民宿里,都没有出去过。”

    周亚的手下也说:“我们真没绑过苏卿,我们老大说的没错,他一直都没出去过。”

    陆容渊是不想浪费时间的,丢下一句:“秦雅菲已经被警方带走,这次,谁都救不了她。”

    周亚一听,心里急得很,表面上却没敢表现出来:“陆老大,我听不懂你说什么,大小姐几个月前就已经葬身大火里了,怎么会又被警方带走?”

    冷锋说:“包庇罪犯,一旦查实,也将会受到法律制裁。”

    周亚还是那句话:“我听不懂什么意思,我们地煞一直遵纪守法,没干触碰法律的事,我们也随时接受冷队长的调查。”

    陆容渊松开周亚,寻找苏卿要紧,周亚没胆子对苏卿下手。

    几人正准备走,冷锋接到电话,脸色大变:“什么?是谁带走了秦雅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