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错嫁妻 > 章节目录 第482章 悬崖边上生病儿

章节目录 第482章 悬崖边上生病儿

 热门推荐:
    苏卿想破脑袋,也没想到,绑架她的人竟然会是陆展元。

    看着陆展元那张脸,苏卿久久无法从震惊中回过神。

    自从陆承军被判刑后,陆展元在陆家闹过一场,再也没消息。

    后来苏卿倒是在医院看到过陆展元,只是匆匆一眼,也没敢确定是不是。

    陆展元神情阴鹜,充满着邪性,让人看着就很不舒服,打心眼里犯怵。

    秦雅菲看清是陆展元,破口大骂:“原来是你这个老家伙,你活得不耐烦了,敢绑架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地煞的大小姐,赶紧放了我,否则我让你不得好死。”

    陆展元冷血一笑:“我一个孤家寡人,死了也就死了,在死之前,替我儿子报仇,把你们这两个贱人拉去垫背,也值了。”

    “你儿子那是活该,他出事,关我什么事。”秦雅菲又来劲了,怒瞪着陆展元:“你个老不死的,快放了我。”

    “毒妇,贱人。”陆展元气得一脚踹在秦雅菲肚子上:“我儿子落得今天的下场,有一半都是你害的。”

    “啊!”秦雅菲疼得五官都拧在一块了,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山谷。

    陆展元怒火中烧,想到陆承军的下场,他就克制不住自己,抄起铁棍一下又一下砸在秦雅菲身上。

    一秒记住https://

    秦雅菲被打得惨叫声连连,好几下都是打在肚子上的。

    苏卿看到秦雅菲身下涌出一滩血,出声阻止:“陆展元,快住手,住手。”

    再打下去,秦雅菲不死,肚子里的孩子也活不了了。

    陆展元打累了,这才收手,邪冷的盯着苏卿:“还有你,别着急,一个个来,今天,你们谁都跑不掉。”

    “陆展元,你是不是疯了,你有病吧,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父亲,才会有丧尽天良的儿子,陆承军有今天,那都是你害的,养不教父之过。”

    苏卿也知道今天这阵势她别想活了,也不怕刺激陆展元了。

    “陆承军被判了二十年,好歹还留了一条命,二十年后出来,还能重新做人,你这样做,除了葬送自己,什么都得不到。”

    陆展元嗤笑:“你的意思,我还要感谢你们手下留情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求你们了,求老爷子了,可你们一一个个心肠比什么都硬,是你们不放过我儿子,是你们逼我的。”

    “放屁。”苏卿吐了陆展元一口口水:“我呸,陆承军作恶多端,我们已经给他机会了,是他野心勃勃,死性难改,一次次作死,这都是他咎由自取,怎么,你们想谋夺家产,想害死陆容渊没成功,还反过来责怪我们无情了,你的三观是被狗吃了。”

    陆展元被骂得面红耳赤:“都是你这个贱人,你没有出现之前,陆家一切都在我跟小军掌握之中,我们很快就能接管陆氏集团,是你破坏了这一切。”

    “我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苏卿嘴巴特别毒:“啃老本来就很可耻了,你们又没缺胳膊少腿,没有脑残,不知道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非得惦记爷爷那点家产,惦记也就算了,谋夺不成,恼羞成怒还要杀人,爷爷要是知道生了这么个玩意儿子,恐怕后悔几十年前没把小蝌蚪射在墙上。”

    “你你……”陆展元被气得胸口剧烈起伏,举起铁棍就要打苏卿。

    苏卿瞅准机会,在陆展元过来打她时,抬起被捆的双腿去绊倒陆展元。

    这里是悬崖,只有趁机会自保,解决了陆展元,她才能活命。

    手脚被捆,能解决陆展元的手段就只有将人推下悬崖。

    苏卿趁其不备,成功将陆展元绊倒,陆展元痛呼一声摔倒在地上,半截身子已经在悬崖外面了。

    苏卿想要再补一脚,秦雅菲这时突然尖叫一声:“我要生了,啊!”

    秦雅菲用力一震,卯足了劲,表情像是便秘一样。

    苏卿就因为秦雅菲这一吼,反应慢了几秒,陆展元吓得赶紧往后退,已经爬起来了。

    陆展元意识到苏卿想要把他推下悬崖,杀意四起:“贱人,我杀了你。”

    陆展元举起铁棍朝苏卿脑袋砸去。

    “啊!”

    杀猪般的惨叫声再一次响彻云霄。

    这次叫的人是陆展元,苏卿都闭上眼睛等待着疼痛来临,睁眼却看到秦雅菲一口咬住了陆展元的脚。

    秦雅菲疼得受不住,正好陆展元在旁边,她顺口就咬住了。

    苏卿看了眼秦雅菲的下身,她已经能看到孩子的头了。

    雨越下越大,这要是生出来,估计也活不了啊。

    血狂涌而出,苏卿赶紧说:“秦雅菲,别用力,慢慢来,你这样用力,你自己也会严重撕裂。”

    孩子都药出来了,逼不住了。

    秦雅菲什么都听不见似的,只知道疼,一个劲的用力。

    苏卿急得大喊:“陆展元,快给她挡一下雨,你就当是为陆承军积德。”

    陆展元也傻眼了,他哪见过生孩子啊。

    血混着雨水流淌在石头上,顺着纹路又流入泥土里。

    秦雅菲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孩子还真生出来了。

    陆展元站着没动,他都被生孩子的场景给吓懵了。

    他的记忆瞬间回到几十年前,妻子生陆承军那会。

    当时他的妻子是难产,生了两天两夜才生下来。

    苏卿强撑着身体的不适朝秦雅菲挪过去,孩子就在秦雅菲脚边,脸色发青,也不哭,特别的小,早产的孩子,恐怕没有五斤重。

    苏卿看到孩子时吓了一跳,这是个有缺陷的孩子。

    下嘴唇完全没有。

    苏卿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她脑海里也是一片空白,懵了。

    秦雅菲生完就已经昏迷了过去。

    苏卿的双手被捆住,她想抱起孩子都很困难,孩子这样的情况必须进行抢救,悬崖边上的风刺骨的冷,还下着雨,这种条件下,她能怎么做?

    苏卿想到之前上过的课程,拍打婴儿臀部,让婴儿哭出声。

    苏卿用身子替孩子遮着雨,用捆绑的手费力去拍打孩子,拍打了一下又一下,她都快绝望了,孩子在这时突然哭出了声。

    声音特别的微弱。

    苏卿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至少哭出来了。

    这时,有凌乱的脚步声往这边来了。

    紧接着,苏卿就看到陆容渊与冷锋还有一群消防员奔了上来。

    “陆容渊。”

    苏卿欣喜的喊了一声,她也没多少力气,声音很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