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错嫁妻 > 章节目录 第499章 安若怀孕了

章节目录 第499章 安若怀孕了

 热门推荐:
    来人正是徐如风。

    徐如风提着果篮与鲜花,站在门口,礼貌的敲了敲门。

    “陆先生,陆太太。”

    徐如风的到来,让苏卿与陆容渊都很意外。

    两人心里都知道徐如风来是为了什么,伸手不打笑脸人,徐如风带着礼品来医院,以一副探望病人的姿态,他们夫妇二人总不能直接赶人。

    陆容渊眸光深沉:“徐先生。”

    徐如风走进去,将鲜花果篮放下:“我听闻陆先生与陆太太出事住院,特意来看望,二位没什么大碍了吧。”

    徐如风一改当初的咄咄逼人,十分友善。

    苏卿看了眼陆容渊,回道:“还好,多谢徐先生挂心。”

    徐如风脸上带着温和的笑,看向陆容渊:“陆先生,我已经回国发展,以后还请多多关照,有机会合作。”

    徐如风在华尔街待得好好的,回国做什么?

    难道还是为了罗轩昂的事?

    然而,今天的徐如风,只字未提有关罗轩昂的事。

    徐如风前后也只待了几分钟就走了。

    苏卿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老公,你说这个徐如风什么意思?他还查不查小杰害死罗轩昂的事了?”

    “卿卿,这些事你不用操心,安心养伤就行。”陆容渊一点都不想苏卿再为苏杰的事操心。

    ……

    徐如风走出住院部,梁毅在车上看见他,一手吃着雪糕,一手招手,神神秘秘道:“如风,快过来,好事。”

    徐如风走过去:“什么好事?”

    梁毅与徐如风是朋友,也是老同学,更是生意上的伙伴。

    两人当年毕业后,就去华尔街创业发展,白手起家,十年时间,在华尔街立足,并且闻名华尔街。

    梁毅伸出一个脑袋,趴着车门,笑道:“我看到你的男神了,就上次在古城跟你牵红线的那个小白脸。”

    小白脸?

    这话要是被白飞飞听到,定会打得对方爹妈不认识。

    一听梁毅遇到了白飞飞,徐如风心里像是平静的湖水投入一枚小石子,荡起一层层涟漪。

    表面上,徐如风不动声色:“说话注意点,我看那人脾气不好,你这话让他听见,如果挨揍,别怪我没提醒你。”

    徐如风想起白飞飞当初在岷江码头上展现的身手,那人,又怎么会是普通人。

    梁毅不以为意,咬了一口雪糕:“就那小身板,谁揍谁还不一定呢,到时你可别心疼。”

    “我心疼什么。”

    “你不回华尔街,回国发展,别告诉我只是为了罗轩昂的事。”梁毅一副看穿徐如风的表情,贼笑道:“你看上那小白脸了是不是?那可是月老牵的红线,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老天爷安排得最大,你就认命了吧。”

    徐如风举手,一副想要对梁毅动手的架势:“我看你皮又痒了是不是,坐后排去。”

    梁毅嘀咕:“你的男神刚走没多久,不去追?”

    徐如风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梁、毅。”

    语气里的威胁意味十足。

    梁毅赶紧坐后排去,不怕死地又说了句:“我打听到帝京有一家非常大的gay吧,你要不要去试试,或许有看得上眼的……”

    话还没说完,徐如风直接启动车子,一脚踩油门开出去。

    梁毅没系上安全带,在惯性下往后仰,吓得他赶紧系上安全带。

    ……

    苏卿在医院里除了吃喝拉撒,就是睡觉,倍感无聊。

    她现在还不能出院,想找点娱乐打发打发时间,一个电话打出去,把秦震天跟苏德安叫来,再拉着陆容渊,四个人在医院里打起了麻将。

    陆容渊压力山大,两个老丈人,一个是自己的老婆,谁的钱都不能赢,自家老婆抠门,他也不敢输,只能“明哲保身”,打个不输不赢。

    秦震天与苏德安的牌技哪有苏卿好,纯粹就是来送钱的。

    苏卿赢了不少,心情也大好,厉婉来给几人送午饭,在门口就听到苏卿乐开了花的声音:“杠上花,给钱给钱。”

    厉婉很久没有听到苏卿笑得这么开怀,她心情也跟着大好。

    “该吃饭了。”厉婉推开门进去。

    秦震天输的钱包见底:“小婉,赞助点。”

    这话也就是玩笑,秦震天可没敢指望厉婉真会给钱,哪知厉婉爽快地问:“借多少?”

    借,这就是要还。

    以两人的关系,这借了还能有还得?

    秦震天呵呵一笑:“不多不多,借个五十就行了。”

    单位,万。

    “行。”厉婉将卡放在桌上:“你能让我女儿高兴就成。”

    秦震天激动的哟,直接站起来抱起厉婉转圈圈。

    苏卿起哄:“吼吼,老秦同志,威武。”

    厉婉羞红了一张脸,手捶打着秦震天的胸口:“放我下来,都几十岁的人了,你羞不羞。”

    女儿女婿还有前夫都在这看着呢,厉婉哪好意思。

    秦震天高兴地摸摸自己的头,笑道:“这有啥羞的。”

    陆容渊身为女婿,哪敢发表什么意见。

    苏德安早知道厉婉的心思,他也只有看着羡慕的份,厉婉就算不选秦震天,也会选上官欧,总之轮不到他,与这两人相比,他无论哪一点都比不上。

    厉婉瞪了秦震天一眼:“吃你的饭,把嘴闭上。”

    秦震天心情大好,爽朗笑道:“吃吃吃。”

    吃完,几人又继续搓麻将,累了,苏卿就直接休息了,其他人该干嘛干嘛去。

    苏卿小眯了一会儿,安若就来了。

    见到安若,苏卿很高兴,陆容渊贴心地出去,给两姐妹腾空间。

    “苏卿,你总算醒了,看着我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安若抱了抱苏卿。

    “我没什么大碍了,你呢?”苏卿去古城时,也担心着安若。

    安若养尊处优,哪受过那样的委屈。

    “我挺好的。”安若心里痛快地说:“安羽遭报应了,他现在就住楼上的病房,出车祸,差点没了命,老天爷还是没长眼,没撞死他。”

    安若语气里充满了恨意,苏卿以前认识的安若,不是这样的。

    安若无忧无虑,大大咧咧,耿直仗义,无愁无恨。

    “若若。”苏卿拉着安若的手,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

    “我真没事……呕……呕呕……”安若话没说完,胃里翻江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