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错嫁妻 > 章节目录 第519章 陆容渊表示他不想多管闲事

章节目录 第519章 陆容渊表示他不想多管闲事

 热门推荐:
    苏卿这边稳住了安若,医院这边却闹大了。

    李逵华将安羽挡在门外,面对安羽的再次挑衅,怒不可遏:“小兔崽子,老子出来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看在安若地面上我们李家不追究,你还得寸进尺了,真当我李家吃素的,老子能让你出来,也能让你进去。”

    刘雪芹也是十分气愤:“你们安家也太不像话了,安羽,你有本事再动我儿子试试。”

    夫妻俩是很有修养的,此时却被安羽气得也动真格了。

    安羽双眸猩红,眼神里透着一股狠戾:“安若在那,把人交出来。”

    安羽身上也带着伤,是在里面时被打的,苏卿特意交代的。

    安羽之所以来找安若,是安世耿说漏嘴,他得知了安若怀孕的事,这才发疯般地来找人。

    刘雪芹不悦地说:“安若在哪,我们怎么知道。”

    病房里的李森听到动静,扯着嗓子喊:“妈,是不是若若出事了?”

    “安若……”

    刘雪芹怕李森担心安若,不好好养伤,正想找托词,安羽却打断刘雪芹的话,说:“我联系不上安若,一定是你们李家把人藏起来了,安若她怀……”

    话还没说完,陆容渊赶到,直接一只手将人脑袋夹着:“我们去外面聊聊。”

    陆容渊压根没给安羽反抗的机会,直接把人拎了出去。

    无人的草地上,安羽仍然像一只炸毛的公猫:“陆容渊,这是我跟李家的事,你一个外人,轮不到你管。”

    “你以为老子想管?”陆容渊目光凛然地睨了安羽一眼:“若不是你作妖,我现在在家搂着孩子老婆,不比在这舒服?”

    对于陆容渊,安羽心底还是有点忌惮的。

    安羽与陆容渊拉开距离:“这是安李两家的事……”

    “你完全是在丢我们男人的脸,对一个女人用强,很光荣?”陆容渊眉目一沉,训斥道:“你毁了安若的清白,又打算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她怀孕的事,你根本就不算男人,你跟她表面上还是兄妹,你刚才把话说出去了,那就是在逼安若去死。”

    陆容渊看得很通透,这是别人的家事,他确实不应该管,但是苏卿交代了,他就要管管了。

    陆容渊的话让安羽醍醐灌顶:“我没有!”

    他不是要逼安若,他只是想让安若死心,让李森死心,别再缠着安若。

    “你若还是个男人,就放手。”陆容渊说:“我老婆是李家的干女儿,你动李家人,我老婆不高兴,我老婆不高兴,我就不高兴,我不高兴,后果挺严重的。”

    安羽:“……”

    他也不想惹上陆容渊。

    “只要你说服李家,让李森别再缠着安若,我自然不会再找麻烦,李森如果不识趣,动我的女人,那就别怪我了。”

    陆容渊神色淡淡地睨了安羽一眼:“给你两条路,离开帝京或者再送你进去,你选。”

    安羽傻眼,这完全就是不按常理出牌。

    “陆容渊,这是安家欠我的,你懂什么!”

    陆容渊直接丢给安羽一张亲子鉴定:“好好看看,是你们安家欠安若的。”

    安羽看到结果,彻底惊住。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是安世耿的儿子。”

    “这就要去问问安世耿了。”陆容渊说:“现在安若还不知道这事,她如果知道了,有什么后果,不用我说了。”

    陆容渊点到即止。

    安羽拿着亲子鉴定,立即跑去找安世耿了。

    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若是安世耿的儿子,那安若又是谁?

    他这些年如此隐忍地把爱意压制着,都成了一场笑话。

    他被人下药,要了安若,与安若闹到这步田地,那又算什么?

    在看到亲子鉴定那一刻,安羽悔了,怕了。

    悔恨那天的一时冲动,让这一切都回不去了。

    他怕这是真的,那他心底滋生的那些恨,与安若的恶语相向,都算什么?

    安羽冷若冰霜地推开安世耿病房的门,他就那样站在门口,寒气森森地盯着安世耿,盯得安世耿心底发毛。

    “儿子,怎么了?”

    那一声儿子,无比地刺耳,安羽最后那根弦,瞬间就崩断了。

    车成俊找到在楼下草坪的陆容渊:“办妥了?”

    “妥了。”陆容渊难得叹息一声:“爱到极致便是恨。”

    车成俊故意曲解:“这话我觉得有必要跟苏卿好好交流交流。”

    “你下半年的分红没了。”

    狠。

    直接扣钱。

    “能再狠点?”

    “那明年的也……”

    “开个玩笑。”车成俊丢给陆容渊一块石头,准确的是蓝宝石:“你要的,夏冬让人送回来的,你正好让人做成戒指,你跟苏卿结婚用。”

    陆容渊看了看:“水头还不错。”

    “你跟苏卿的婚礼,到底什么时候办?”

    “元旦节那天。”

    陆容渊早暗中准备了,这是他重新准备的,瞒着苏卿。

    苏卿可以不要婚礼,但作为男人,他不能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