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错嫁妻 > 章节目录 第660章 犯花痴

章节目录 第660章 犯花痴

 热门推荐:
    冷锋接下来的话,就让万扬高兴不起来了。

    电话里,冷锋说:“被周亚带走了。”

    “怎么是他。”

    万扬心里咯噔一下。

    “秦雅菲去世后,周亚也随之失踪,他带走老大想做什么?”

    冷锋当初可是亲眼看到秦雅菲坠崖,周亚对秦雅菲的心思,昭然若揭,现在就担心周亚将秦雅菲的死算在陆容渊头上,那就不妙了。

    “我这边暂时还没有告诉苏卿,陆容渊下落不明,有可能比压在废墟下更糟糕。”冷锋说:“我手里权利有限,想找到陆容渊,得看看你们暗夜那边有没有别的手段。”

    冷锋暗示的明明白白了,也就是说,万扬想找陆容渊,也可以用点别的途径。

    “行,冷冰块,暂时先别跟我大嫂说,我怕她受不了这个刺激。”万扬说:“我现在就来艾玛小镇,具体细节,我到了再详谈。”

    挂断电话,万扬直接出门了。

    与此同时。

    陆家老宅。

    陆老爷子身体不好,躺在房间里静养,夏天端着热粥,亲自喂。

    “太爷爷,多吃点,病很快就好了,你也别担心爹地,妈咪说了,爹地一定会回来的,我们要相信妈咪。”

    陆老爷子小口小口吃着粥,看着可爱又懂事的重孙子,一阵窝心。

    “夏天,太爷爷吃好了,不吃了。”陆老爷子勉强吃了小半碗。

    这些年来,至亲一个个出事,陆老爷子心里也有一道坎,也亏得有几个重孙在身边,否则,老爷子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下去。

    夏天扯了纸巾给老爷子擦嘴,又掖好被子:“太爷爷,睡一会儿吧。”

    “夏天,你在这陪一会儿太爷爷。”陆老爷子拉着夏天的手。

    “好。”夏天在床边坐下来:“太爷爷,乖乖闭上眼睛睡觉,我就在这里陪着太爷爷。”

    “好。”陆老爷子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闭上眼睛睡觉。

    夏天轻轻的拍着陆老爷子的手,哼着小调,平常他也是这样哄弟弟们睡觉的。

    等待老爷子睡熟后,夏天才拿着碗出去。

    厉婉也刚去看过三宝四宝,从儿童房出来看到夏天端着碗下楼,叫住他:“夏天。”

    “外婆。”夏天乖巧的站在原地。

    “夏天,你太爷爷怎么样?”

    “吃了小半碗,睡着了,太爷爷像小孩子似的,我哼小调才哄睡着。”

    厉婉笑了笑,目光慈爱,伸手摸了摸夏天的脸蛋:“像个小男子汉了。”

    “外婆,爹地出事,妈咪要找爹地,太爷爷生病了,弟弟们还小,我是哥哥,我现在就是家里的顶梁柱。”夏天拍着胸脯,非常有担当的说:“爹地以前说过,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照顾弟弟妈咪,就该由我来了。”

    家里长子,确实要有一些担当,这也是陆容渊教导有方。

    “好孩子。”厉婉欣慰的说:“去把碗放厨房,然后早点去休息。”

    “嗯。”

    夏天下楼往厨房去,他刚走没几步,身后嘭地一声,厉婉晕倒在地。

    “外婆,外婆。”

    夏天急得丢了手里的碗,奔向厉婉。

    “外婆?外婆?”

    夏天连喊几声都没有动静,在儿童房的夏宝听到声音出来。

    “外婆。”

    夏宝也跑到厉婉身边。

    俩孩子都被这打了个措手不及。

    两人也迅速冷静下来,佣人们听到动静出来。

    夏天吩咐:“打电话叫救护车。”

    “好的,小少爷。”

    佣人赶紧去打电话。

    夏天有条不紊的又对夏宝说:“弟弟去给外公打电话。”

    “好。”夏宝跑出几步,又问:“哥哥,哪个外公?”

    没办法,这外公确实有点多,夏宝也不知道是打给苏德安还是打给秦震天,或者是李逵华。

    李逵华也算是外公。

    “打给大外公。”

    大外公指的就是苏德安。

    秦震天在艾玛小镇,远水救不了近火。

    “好。”夏宝去打电话。

    很快,救护车来了,陆老爷子被惊醒,夏天让夏宝留在家里。

    “弟弟,你也是小男子汉,弟弟跟太爷爷就交给你了。”

    夏天没让陆老爷子跟着去,苏德安恰好赶来了,陆老爷子身体不适,家里还有孩子们,也就没有跟着去了。

    夏天跟苏德安一块儿送厉婉去医院,苏德安问:“夏天,你外婆怎么好端端的晕倒了?”

    苏德安接到电话就火速赶来了。

    “不知道,待会听医生怎么说。”夏天脸上透着超乎常人的冷静。

    很快,到了医院。

    厉婉被送进抢救室,苏德安在门口焦急来回走动:“不行,我得给你妈咪打个电话。”

    夏天说:“外公,妈咪现在烦心爹地的事,你就别打电话去了,也许外婆只是累着了。”

    “也是,你妈咪也烦心着,这要是知道你外婆晕倒了,肯定着急。”苏德安叹息:“唉,这眼看都快过年了,怎么就没个安生。”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医生才从里面出来。

    “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是。”苏德安走上前:“医生,怎么样?怎么好端端的晕倒了。”

    医生神情凝重:“跟我来办公室说吧。”

    “好。”

    厉婉被推出来,苏德安对夏天说:“你照顾着点你外婆,我去去就回。”

    苏德安以为只是疲劳过度才会晕倒,平常厉婉的身体也没出问题。

    医生看了看检查报告,斟酌着说:“病人已经胃癌晚期了,这事,你们家属知道吗?”

    “胃……胃癌晚期?”

    苏德安犹如五雷轰顶,难以置信,一时之间,也接受不了:“这、这怎可能啊,这不是雪上加霜吗?”

    ……

    艾玛小镇。

    苏卿寻找了一天,一无所获,回到板房,已经累的不行。

    她坐在床沿,两眼发呆的盯着地面。

    陆容渊,你到底在哪里?

    远在千里之外的m国,医院里。

    叶秋雪替陆容渊洗了脸,擦了手,这才坐下来歇息一会儿。

    周亚来过医院,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就走了。

    叶秋雪不太明白周亚的用意。

    陆容渊的医药费都是周亚垫付的,这才住院半个多月,已经花了近百万了。

    叶秋雪回头看了眼,又起身把门关了,这才给陆容渊掖好被子,坐下来盯着陆容渊看。

    看着看着,叶秋雪忍不住说:“真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