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错嫁妻 > 章节目录 第26章 打脸来的太快

章节目录 第26章 打脸来的太快

 热门推荐:
    谁都没想到李家人来的这么早。

    苏卿抱着红木箱子站在原地,这还剩下几个台阶就下楼了,紧跟着在后面的苏德安慌了,赶紧道:“给我快从后门走,别连累了我们。”

    苏德安狠狠地扯了苏卿一下,力道很重,那种迫不及待,想要将她甩开的态度表现的淋漓尽致。

    苏卿一时没站稳,从台阶上差点摔了下来,眼疾手快的扶住栏杆,腰却还是狠狠地撞在了旁边的根雕上,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眼泪花都快冒出来了。

    苏卿心里当时犹如坠入冰窖,整颗心都是寒的。

    父亲的凉薄,她再一次清晰的认识到。

    “姐。”苏杰赶紧去扶着苏卿,冲苏德安吼道:“你敢动我姐。”

    说着,苏杰撸起袖子就要动手。

    “小杰。”苏卿忍着腰部的疼,制止苏杰,看苏德安的眼神冷若寒霜:“苏总,你放心,我绝不会连累你。”

    她流着苏德安的血,哪怕再气愤,心寒,也不能对苏德安动手。

    苏德安触及到苏卿冷冽的眼神,心里有点虚,脸上闪过一丝愧疚,可在看到走进来的李逵华,那点愧疚烟消云散,对苏卿只有愤恨了。

    现在走已经来不及了。

    “李总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苏德安笑着迎上去。

    秦素琴与苏雪相视一眼,眼里皆是得意与看热闹的样子。

    “苏总。”李逵华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明来意:“我今天是为了昨晚苏总大女儿苏卿与我儿子一事而来。”

    闻言,苏德安脸色一白,以为是来兴师问罪的,在李逵华未发难之前,赶紧说:“李总,你弄错了,我苏德安只有一个女儿苏雪,并没有什么大女儿苏卿,昨晚的事,我也听说了一点,李总想怎么处置苏卿,都跟苏家毫无关系,我苏某更是没有半句怨言。”

    李逵华根本还不知道网上苏德安与苏卿断绝父女关系的事,不过他也是聪明人,这一听就知道苏德安的意思。

    秦素琴在一旁附和道:“对对对,李总,这打人的是苏卿,跟我们苏家没关系,苏卿在那,你要兴师问罪,就找她。”

    秦素琴指向苏卿。

    李逵华看向苏卿,眼底闪过惊讶。

    他李逵华阅人无数,也从自家儿子口中听过苏卿是个大美人,可亲眼所见时,还是被惊艳到。

    惊艳李逵华的不仅仅是苏卿的容貌,还有那一身清冽绝尘的气质,恍如一朵深谷幽兰,静静绽放,淡雅端庄,有当家主母的风范。

    李逵华更加确信,这陆家掌权人陆容渊不仅仅是看上苏卿这么简单。

    苏卿定将是陆家未来当家主母。

    苏雪见李逵华盯着苏卿,心想着苏卿这次肯定完蛋了,心中满是得意。

    苏卿光明磊落的走上前,语气平静地说:“李总,我就是苏卿,昨晚的事,我很抱歉,对于贵公子受的伤,我表示万分歉意。”

    她也知今天逃不过,做好了心理准备。

    苏卿这么做,也是不想连累陆容渊,以李森睚眦必报的性格,如果李家找上陆容渊兴师问罪,那陆容渊恐怕在帝京难混下去。

    就在所有人都等着李逵华冲苏卿发难时,李逵华却十分尊敬地说:“苏小姐,是我李某教子无方,特意登门拜访,向你表达我的歉意,你昨晚做的对,我还得谢谢苏小姐出手帮我教训我那不孝子。”

    李逵华的话让所有人都跌破眼镜。

    秦素琴瞪大了眼睛:“李总,你是不是说错了,你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吗?苏卿让人把小李少打得重伤入院了啊,你怎么还来跟苏卿道歉。”

    苏德安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李总,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是来找苏卿问罪的?”

    李逵华笑了笑:“我怎么会责怪苏小姐,我那儿子什么德性,我这个当父亲的自然清楚,昨晚李森骚扰苏小姐,该道歉的是我们李家,苏小姐,这是李某准备的礼物,向你赔罪,还请苏小姐大人大量,别跟我那不孝子一般见识。”

    李逵华这一波操作震惊的何止是苏德安与秦素琴。

    苏卿也是十分惊讶与一脸懵逼啊。

    李森被打那么惨,竟然不找她算账,还来向她赔礼道歉?

    李逵华是谁,那可是帝京李氏集团大财阀啊,顶级的上流社会,竟然亲自登门向苏卿道歉。

    这太玄幻了。

    见李逵华不是来兴师问罪,苏雪气的脱口而出:“脑子坏了吧,自己儿子被打了,竟然还来道歉。”

    这话声音不大不小,却正好能让大厅的每个人都听清楚。

    敢说李逵华脑子坏了?

    这帝京可还没几人。

    李逵华脸色一沉,不怒自威:“哪里冒出来的阿猫阿狗。”

    苏雪说完其实就后悔了,可话已经收不回来了,面对李逵华摄人的眼神,吓得花容失色,身子发抖,往秦素琴的身后躲。

    没看着苏卿被责难,倒是自己引火烧身。

    苏雪吓得话都不敢说,苏德安一向很疼爱苏雪这个小女儿,可这一刻,恨不得跟苏雪也撇清关系,就当不认识这个女儿。

    苏德安战战兢兢地说道:“李总,小女口无遮拦,还请见谅,别放在心上。”

    李逵华冷着一张脸,冷哼了一声:“苏总,听说你的这个小女儿本该嫁进陆家,现在却成了楚家儿媳妇,脸蛋长得倒是不错,就是这脑子,聪明得有些过了头。”

    放着好好的陆家不选,选择楚家,这不是愚蠢是什么?

    “李总教训的是。”苏德安脑子里都是蒙的,李逵华说什么也就是什么,也没揣摩到李逵华话里面的意思。

    见苏德安也是个不开窍的,李逵华也不浪费时间了。

    错将珍珠当鱼目,这苏德安也是愚蠢。

    李逵华盯着苏德安:“刚才我听苏总的意思,是不认苏小姐这个女儿了?”

    苏德安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啊,与苏卿断绝父女关系的新闻都已经公布出去了。

    苏德安只能硬着头皮,感慨了一句:“也许是我与苏卿父女缘分已尽,我已经与苏卿断绝了父女关系。”

    一听这话,李逵华高兴的一拍手,忍不住说了句:“好。”

    这一声好让所有人都懵逼。

    而在所有人都茫然时,李逵华走向苏卿,很是诚恳地说:“苏小姐,我李某一生也无女儿,只有一个儿子,一直都想要一个女儿,刚才一见苏小姐,我心里感到一阵莫名的亲切,想认苏小姐为干女儿,你可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