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错嫁妻 > 章节目录 第40章 刁难苏雪

章节目录 第40章 刁难苏雪

 热门推荐:
    薛老头来南山别墅是有事。

    万扬暂带着夏天去外面。

    陆容渊与薛老头去了书房:“薛老头,这批新人里,有没有让你满意的。”

    薛老头摇头:“现在的年轻人,一届不如一届啊,身体素质太差了,我只能说,尽力而为。”

    “这可不是你薛老头的风格。”陆容渊点燃一支烟:“刚才那孩子,训练多久了?”

    “三个月。”薛老头比了三根手指头,提到夏天,那脸上堆满了笑,十分自豪:“这孩子的天赋,可比你当年还要高,听说你很厉害,非得囔着让我带他出来见识见识你。”

    三个月打出八环。

    这才仅仅四五岁的孩子。

    陆容渊有点震惊:“这孩子最擅长什么?”

    薛老头摇头。

    陆容渊皱眉,没有擅长的?

    没等陆容渊开口,薛老头笑眯眯地说:“夏天每一项都表现出极高的天赋,你留在梅花岛上的记录,已经被他追上了两项,离打破纪录不远了。”

    梅花岛是暗夜组织的总部,也是训练基地。

    如此有天赋的孩子,万里挑一,难怪薛老头满脸高兴。

    “那孩子的背景查过没有?”陆容渊有点不放心:“孩子的父母都是什么人?”

    薛老头有一个孙子,一年前意外死了,这一直都是薛老头的心结。

    夏天与薛老头的孙子年龄差不多,陆容渊担心薛老头就是因为爱孙情结,将夏天拐来的。

    一听这话,薛老头结不高兴了,像个老顽童一样,哼哼两声:“怎么,你还担心我把人给拐来的?夏天的背景查了,就是一个孤儿,无父无母,反正这孩子我留下了,你看着办吧。”

    看着耍性子的薛老头,陆容渊有点哭笑不得,薛老头也算他的半个老师,陆容渊一直很尊重。

    ……

    大厅。

    夏天像个小大人一样,挺直着背坐着,双腿无聊的晃着,小脸圆呼呼的,粉雕玉琢。

    万扬看着手痒,好想捏一把。

    “小屁…夏天是吧,来,吃香蕉。”万扬想叫小屁孩,到嘴边的话立马改口,这孩子,太奶凶奶凶了。

    夏天双手抱胸,打量着万扬,一副小大人的语气:“你就是万老二?”

    万扬脸黑:“……”

    一旁的夏冬夏秋忍不住笑了出来。

    万老二这个外号,可许久没人叫了。

    这个外号的由来是这样的,万扬在梅花岛上的排名一直居在陆容渊之下,万年老二,也就有了万老二的称呼。

    万扬瞪了夏冬夏秋一眼,转头又对夏天笑眯眯道:“是不是特别崇拜我?别太迷恋哥,哥只是个…”

    夏天瘪瘪嘴:“心态挺好的,一次都没有得过第一名,还这么自恋。”

    万扬:“……”

    “喂,小屁孩,你不能这样扎叔叔的心,你个小屁孩懂什么,我也想超过老大啊,实力不允许啊。”万扬捂着胸口,一副心碎的表情:“你想超过老大,再等十年吧。”

    夏天懒得搭理。

    万扬又笑嘻嘻地凑上去问:“你不会真是被薛老头拐来的吧,你爸妈呢?你家在哪里,叔叔带你去找爸妈好不好?”

    万扬心想着,一般的孩子一听到找爸爸妈妈,那都是很兴奋的。

    可他忘记了,一个能打中八环,敢挑战陆容渊的孩子,能是一般孩子吗?

    “哼!我才不是三岁小孩子,我已经四岁半了。”夏天扭头,从椅子上跳下来,双手背在后面,往大厅外面走。

    拿他当三岁小孩子哄呢?

    万扬差点笑喷了:“你哼是个什么意思啊。”

    他又问一旁的夏冬夏秋:“现在的小盆友,都这么有个性吗。”

    陆容渊与薛老头从楼上下来,没见着夏天,薛老头急了,问万扬:“夏天呢?”

    “出去了,那小屁孩,人小口气不小,长得可爱,说话一点都不可爱。”万扬发表着意见。

    薛老头问:“你是不是说他什么了?”

    万扬茫然:“没有啊,我就说带他去找爸爸妈妈…”

    “糟了。”薛老头一拍拳头:“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怎么了?”万扬一脸疑惑。

    南山别墅很大,夏天自己到处走走,找了块石头在人工湖边坐下来。

    夏天不开心了,他经常也听到岛上的小伙伴们问爸爸妈妈这个问题。

    可他一出生就没见过爸爸妈妈。

    他是在孤儿院长大,院长老是欺负他,他就跑了出来,遇到了薛老头,被带回了梅花岛。

    没见过爸爸妈妈,可他却十分渴望爸爸妈妈,只是从来没有表现出来。

    陆容渊找到夏天时,橘黄的路灯下,夏天抱着膝盖坐在石头上,背影看起来小小的。

    陆容渊不知为何,心口骤然一缩。

    哪怕用着大人的口吻挑衅,可到底还是个小孩子。

    “不开心了?”陆容渊走过去,在夏天旁边坐下来。

    夏天小脸气鼓鼓的,满脸写着不开心三个字,背过身去。

    陆容渊被夏天的模样逗笑了,大手握着夏天的小肩膀:“哭鼻子了?”

    “我才没有。”夏天吸了吸鼻子:“我才不会哭鼻子,只有三岁小孩子才会,我已经四岁半了。”

    陆容渊哭笑不得,一向淡漠的他,第一次对一个孩子如此有耐心,觉得小孩子还真是最可爱的生物。

    “好,夏天是个小男子汉了,不会哭鼻子。”

    夏天仰着头,突然问:“你有爸爸妈妈吗?”

    陆容渊想起薛老头的话,斟酌着回答:“有,每个人都有爸爸妈妈,无论什么原因,你的爸爸妈妈没在身边,但终有一天,你的爸爸妈妈也会来接你。”

    “真的吗?”夏天两眼发光,到底还是个孩子。

    陆容渊点头:“恩。”

    看着夏天兴奋的模样,陆容渊暗暗决定替夏天找到亲生父母。

    万扬与薛老头都找了过来,当看着陆容渊与夏天坐在一块,看起来聊着还挺和谐的,也就没有过去打扰。

    万扬盯着前面那一大一小的背影,这画面太温馨了。

    薛老头这次出岛采办东西,得待几天,夏天暂时被安排在南山别墅住下。

    有个孩子在,陆容渊觉得南山别墅也变得热闹一些了。

    ……

    苏卿与同事吃了饭回去,一个人静静地窝在沙发里,看着窗外。

    她耳边回响着蔡静梅说过的话。

    男人最不能忍受女友肚子里死过人或者生过孩子。

    苏卿拿着手机,点开陆容渊的微信聊天框,却不知道要说点什么,编了好几次的话,最后还是删掉了。

    这一夜,苏卿失眠了。

    辗转难眠到天亮。

    今天周六,不用上班。

    苏卿想窝在家里睡个懒觉,却有一名不速之客上门了。

    苏卿懒懒地去开门,而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苏雪。

    “姐,还没起来呢,这都快中午了。”

    苏雪笑意盈盈,穿着小清新的连衣裙,甜美的笑容,一副邻家妹妹的样子,这要是换做男人,早就被苏雪给拿下了。

    苏卿慵懒地倚着门框:“想不开,又来找虐?”

    苏雪苏德安两人轮番来,还是骂不走的那种,苏卿感觉很烦。

    “姐,今天周六,我们一起去逛街吧。”苏雪脸上丝毫没有怨恨怒气,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姐,我是真心想跟你重归于好,你就给我一个机会吧。”

    苏卿不知道苏雪又打什么主意,冷笑一声:“重归于好?你脑子被门夹了?”

    苏雪心里指不定想了什么恶毒的方法算计她,重归于好?她是半个字都不信。

    “姐。”苏雪依然笑吟吟的:“我真的错了,之前也是因为我太爱天逸了,才会跟你闹脾气,姐,你别生我气行吗?对了,明天晚上的认亲宴,姐可以带我去吗?”

    苏雪伸手去挽苏卿,苏卿不着痕迹地躲过了。

    白莲花送上门,肯定不会这么轻易走。

    原来是冲认亲宴来的。

    李逵华并没有给苏家发请柬,楚家那边,估计是没打算带苏雪去。

    苏卿猜的没错,楚家确实不会带苏雪,苏雪之前得罪了付夫人,付夫人在楚天逸母亲耳边煽风点火,苏雪如今在楚家日子很不好过。

    婆婆看她十分不顺眼,处处刁难挤兑,甚至有让楚天逸离婚的意思。

    苏雪急了,对苏卿也更恨了。

    如果她去不了认亲宴,那太太圈们肯定知道她地位不保,会笑话她,趁机踩她。

    苏雪这才来找苏卿,她一定得去认亲宴。

    “既然知道错了,那是不是得拿出点诚意?”苏卿闲来无聊,既然苏雪这么喜欢找虐,那就成全她。

    苏雪一听苏卿松口了,脸上一喜:“姐,真的吗?你愿意原谅我?”

    “看你表现吧。”苏卿说:“我这还没吃饭,厨房里有鱼,突然想吃红烧鲈鱼,辛苦你了。”

    苏雪十指不沾阳春水,哪会做饭啊。

    苏雪咬咬牙,笑眯眯道:“没问题!”

    只要能去认亲宴,能看到苏卿倒霉,万众瞩目下狼狈不堪,这些她都可以忍了。

    “厨房在那。”苏卿指了指,脸上带着一丝冷笑。

    可真能够忍的。

    苏雪想着上网查菜谱,照着菜谱做,应该也不难,可进了厨房,看着池子里的活鱼,有点崩溃了。

    “这鱼活的?”

    苏卿语气轻飘飘地:“恩,怎么?不会?那就出去吧,别打扰我睡觉。”

    她料定苏雪不会走。

    她太了解苏雪了,为达目的,可什么都做得出来。

    不是轻易放弃的人。

    苏雪连忙说:“会,很快就做好。”

    “那我可等着你的清蒸鲈鱼了。”苏卿扯了扯嘴角,走出厨房。

    没一会儿,苏卿就听到厨房里传来苏雪的惨叫声。

    鱼在水里挣扎,溅了苏雪一身的水渍,头发,脸上全都是鱼腥味。

    这可是刚做好的头发,衣服可是今年的最新款,她最喜欢的。

    鱼还不听话,滑不溜秋的,苏雪抓不住,反而弄的自己一身狼狈。

    鱼长着嘴巴挣扎,看着鱼的大嘴,吓得她尖声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