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错嫁妻 > 章节目录 第49章 陆容渊起疑

章节目录 第49章 陆容渊起疑

 热门推荐:
    苏德安一怔。

    这是苏卿第二次这样问。

    而上次是五年前了。

    苏卿产后,看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孩子呢?”

    苏德安一直记得,他当时的回答。

    “死了。”

    那两个字落下,苏卿整张脸苍白,悲痛不已的神情历历在目。

    而如今,苏德安望着苏卿,嗫嚅着嘴角,点了点头:“死了。”

    跟当年一模一样的回答。

    “死了么。”苏卿呢喃着,像是自言自语,也仿佛是在问,可问谁,她自己也不知道。

    “那孩子一出生整张脸就是乌青的,也不哭,医生也抢救了,没抢救过来。”苏德安叹口气,说:“小卿,这件事也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就别再去想了,当年的事,我知道是你秦姨做的不对。”

    闻言,苏卿瞳孔放大:“你什么都知道。”

    可苏德安却选择了偏袒那对母女。

    这件事,苏德安知道,可他从来不提,也没放在心上,当时事发,他也觉得丢人。

    对苏卿,他确实有很多愧疚:“小卿,爸对不起你。”

    苏卿沉痛地闭了闭眼,自嘲的笑笑:“我早该知道的。”

    这些年她受的那些委屈跟苦头,苏德安不是不知道,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小卿。”苏德安语重心长的说:“如今你得到李家看重,以后的日子只会更好过,什么男人找不到?别再回头看。”

    那可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啊。

    她连面都没见过。

    苏卿没说话,苏德安叹息一声就走了。

    他不能让那两个孩子毁了苏卿。

    对!

    苏卿实际上是生了对异卵双胞胎,那是对很漂亮的孩子,当年苏德安也于心不忍,可苏家不能蒙羞。

    苏卿未婚生子,谁的野种都不知道,他不能把孩子留下来,也就让人给处理了。

    如今那两个孩子的下落,他也不知道。

    苏德安上了车,秦素琴倒是先哭诉起来了:“老苏,你看看今天,苏卿的眼睛都长到头顶上了,完全没把我这个后妈放在眼里。”

    “是啊,爸,苏卿她还让人拦着不让你进去,这不是让你难堪吗?”

    “你们两个蠢货。”苏德安疾言厉色的质问:“晚上那个孩子还有那个男人是怎么回事?你们真当所有人是傻子?你们毁了苏卿,对你们没有半点好处。”

    苏雪满脸都是嫉恨:“我就是不让她踩在我头上耀武扬威,再说了,她本来就未婚生子。”

    苏德安恨铁不成钢:“你在楚家地位不稳,再跟苏卿把关系弄僵,只会对你更不利,你如果想在楚家立足,你现在不仅不能跟苏卿对着干,还得修补关系,咱们苏家以后也得靠苏卿。”

    “让我讨好她?这怎么可能。”苏雪想起之前去讨好苏卿,把自己弄的狼狈的事,对苏卿更恨了。

    秦素琴很快想透彻了,拉着苏雪的手:“小雪,你爸说的对,苏卿现在已经成为李逵华的干女儿,这是事实了,你讨好的不是苏卿,而是李家,如果你入了李逵华的眼,他也认你做干女儿,那楚天逸还能逃出你的五指山?”

    一听能拴住楚天逸,苏雪心动了,两眼一亮:“妈,爸,我知道了,你们放心,我以后不会跟苏卿对着干了。”

    ……

    介绍宴结束。

    苏卿陪同李逵华与刘雪芹一块儿送客。

    楚天逸走出来,苏卿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再无多余的眼神。

    楚天逸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客人走完了,刘雪芹说:“小卿,你也累了一晚上了,快去休息。”

    “干妈,我得送小杰回医院,待会我就直接回出租房了,干爹干妈,你们也忙了一天,你们早点休息。”苏卿并不习惯在李家住下来。

    李逵华一眼看穿苏卿的心思,给刘雪芹使了个眼色。

    刘雪芹笑着拿出一串钥匙:“小卿,我跟你干爹在花漾小区为你准备了一套房子,你可以搬到那去住。”

    李家的干女儿,怎么还能住那么小的房子。

    “谢谢干爹干妈。”苏卿收下钥匙,却并未打算搬过去。

    苏卿前脚送苏杰,陆容渊后脚就从李家出来了。

    李逵华亲自相送。

    “陆大少,污蔑小卿的那个男人,我已经跟里面打过招呼,这辈子他也别想再出来了。”

    “恩。”陆容渊语气清冷:“剩下的,就不用劳烦李总了。”

    言下之意,剩下的将由他自己出面。

    也不用让李逵华为难。

    李逵华笑笑:“好。”

    他去找那对母女的麻烦也是说不过去,而且那也算是苏家个人恩怨,他就更不方便插手了。

    陆容渊上了车,万扬问:“老大,你这失踪了好几天,再不露面,苏小姐那怕是不好哄。”

    陆容渊今天以陆家掌权人的身份来,只不过是让李逵华知道,他对苏卿的重视。

    他也应该去见苏卿了。

    ……

    苏卿将苏杰送回医院就离开了,喧嚣过后的平静,让她有一种恍惚的感觉。

    苏卿站在河边,吹着冷风,脑海里浮现小宝机灵的模样。

    那个孩子去哪了?

    整个李家都没有找到,而他无父无母,又能去哪?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来电显示是陆容渊。

    苏卿盯着手机,蹙眉,却迟迟没有接。

    马路对面一辆车子里,陆容渊的目光盯着河边发呆的苏卿,见苏卿迟迟不接,心里有些疑惑。

    电话铃声都停了,苏卿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陆容渊又打了一次过去,苏卿定了定神,这才接了。

    电话里,是陆容渊迫不及待的语气:“卿卿,是不是生气了?”

    苏卿一手揣在衣兜里,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稳:“没有,忙完了吗?”

    “恩,我已经回来了,想见你,你在哪,我立刻去找你。”陆容渊没有下车去找苏卿,贸然出现在她面前,只会让她起疑,他这才打电话。

    “不用了,我在医院陪小杰呢,忙了一天了,有些累了,想睡了。”苏卿撒谎了,扯着笑:“你也累了吧,早点休息。”

    不等陆容渊说什么,苏卿已经挂了电话。

    她心烦意乱,现在见陆容渊,她怕露馅。

    车里的陆容渊盯着河边的苏卿,剑眉冷蹙。

    直觉告诉他,苏卿的情绪低落,一定跟宴会上那件事有关。

    未婚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