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错嫁妻 > 章节目录 第158章 凶手

章节目录 第158章 凶手

 热门推荐:
    一吻结束。

    苏卿羞涩的埋在陆容渊怀里,不敢见人了。

    她心砰砰直跳,能在风雨之中护住她的男人,又如何让她不爱呢?

    遇见陆容渊,她这辈子值了。

    秦雅菲气得不行,容渊哥哥怎么能认了那两个野种。

    秦雅菲还想再说什么,万扬将人拉开:“小菲菲,你可别再整事情,否则你姐对老大那点恩情被消磨光,对你没好处。”

    秦雅菲不甘心:“那两个野种根本就不是容渊哥哥的。”

    “老大说是,那就是。”

    万扬朝夏冬招手:“把秦小姐请出去喝喝茶。”

    “秦小姐,请。”夏冬走到秦雅菲面前,大有一种不走就扔出去的气势。

    秦雅菲恨恨地看了眼台上的陆容渊与苏卿,对万扬说了句:“你还记得我姐对容渊哥哥有恩情,你觉得在容渊哥哥心里,我姐与苏卿,他会选谁呢?”

    秦雅菲话里有话。

    万扬听着心里很不得劲。

    “人都死了,再说这些,没有任何意义。”

    “会有意义的。”秦雅菲意味深长的说了句才离开。

    ……

    陆老爷子这心情也跟坐过山车似的。

    不管夏天夏宝那俩孩子到底是不是陆家的种,今天陆容渊当众宣布了,就算不是也是了。

    要说陆老爷子心里没半点疙瘩,那肯定是假的。

    苏卿未婚生子,这肯定是不光彩的。

    像陆家这种豪门大户,肯定是不会娶这种有污点的女人。

    可陆老爷子一看见夏天夏宝,心里那点疙瘩就没了,感到莫名的亲切。

    陆容渊都已经认了,那他也只能跟着认了。

    苏卿这个孙媳妇,他看着还是很满意的。

    他都是大半截身子埋进土里的人,活了七十年,也该活通透了。

    “乖重孙,来太爷爷这里。”

    陆老爷子慈祥的朝夏天夏宝招手。

    俩孩子走过去,声音稚嫩,齐喊了声:“太爷爷好,祝太爷爷寿比南山,笑口常开。”

    “好好好。”陆老爷子笑得合不拢嘴,拿出两个红包:“来,你们兄弟俩一人一个,太爷爷也愿你们健康快乐的成长。”

    “谢谢太爷爷。”

    “谢谢太爷爷。”

    夏天夏宝不客气的接了红包。

    夏宝看了眼,陆老爷子开的是一张八位数的支票。

    这也太壕了。

    “土豪太爷爷。”夏宝是个小财迷,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抱住陆老爷子的胳膊:“我最爱你了。”

    夏天看了数额,也很惊讶。

    这红包显然是早就准备好了的,看来陆老爷子是真心疼爱他们兄弟俩。

    陆老爷子被逗得哈哈大笑。

    苏卿看着这一幕,心里也很是感恩。

    李逵华夫妇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

    就在这时,酒店大堂经理匆匆跑来。

    “陆大少,出事了,陆太太快不行了。”

    闻言,陆容渊眉心一拧:“我妈在哪里?”

    “走廊。”

    陆容渊迅速跑过去。

    苏卿与万扬还有陆老爷子以及大部分宾客也跟着去了。

    陈秀芬倒在血泊中,人已经失去了意识,陆容渊看到这一幕,脸色大变。

    苏卿心头一紧,其他宾客也倒吸一口凉气。

    “其他人都不许过来,原地别动。”陆容渊大喝一声,大步流星地走到陈秀芬身边,他先探了一下陈秀芬的鼻息,还有呼吸,立即冲车成俊道:“还有呼吸,救人。”

    在陆容渊没来之前,酒店工作人员也不敢轻易挪动陈秀芬。

    如此大一滩血,看着就让人腿发软。

    陈秀芬的体温在下降,情况很危急。

    车成俊粗略检查了一下,立即给陈秀芬扎针止血,先保命。

    “送医院,立即手术。”

    现在回岛上来不及,只能先借附近的医院给陈秀芬做手术。

    “夏秋去开车。”

    陆容渊抱起陈秀芬,大步往外走。

    夏秋匆忙去开车,车成俊跟着。

    万扬留下来:“将现场封锁,任何人不得靠近,经理,调取酒店监控。”

    发生这样的事,寿宴肯定无法进行,陆老爷子负责送客,面对突发事件,一切都井然有序。

    苏卿将夏天夏宝交给安若与李逵华夫妇,自己也去了医院。

    安若说:“夏天,小宝,先跟若若阿姨回去。”

    太血腥了,安若担心会对俩孩子有影响。

    夏天说:“若若阿姨,你带弟弟回去,我跟干爹留下来。”

    万扬知道夏天的意思,说:“让他跟着我就成。”

    夏天是暗夜的人,不是一般小孩子,不能遇到事情只知道回避。

    夏宝很想留下来,但是他清楚自己没有哥哥厉害,陈奶奶出事了,他不能添乱,也就跟着李逵华夫妇走了。

    现场封锁,万扬报警,在警察来之前,他与夏天勘察了现场。

    万扬问:“夏天,看出什么没有?”

    夏天指着血迹,说:“陈奶奶是被人从后面袭击…”

    夏天突然在墙角看到一片陶瓷碎片,又说:“凶器应该是这种陶瓷的花瓶,下手如此狠,又特意挑了监控死角,对方是个心狠又有点小聪明的人。”

    “小聪明?”

    夏天小脸上透着认真:“血迹上落了一片断指甲,凶手是个女人。”

    万扬赞赏的点了点头,又补充了一句:“今天来参加老爷子寿宴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出事的地点离大厅只有几十米,这个人敢在这里,这个时候动手,肯定是有不得不下手的理由。”

    ……

    医院。

    陈秀芬被推进了手术室,车成俊主刀。

    苏卿陪着陆容渊在手术室门外等候,

    苏卿宽慰道:“阿姨一定没事的,别担心。”

    陆容渊盯着手术室:“曾经一个兄弟,被炸弹几乎炸毁了半边身子,所有人都救不了,车成俊把人救活了,他就是我们暗夜的神医,有他在,我妈一定没事。”

    陆容渊信任车成俊,犹如信任自己。

    他担心的不是陈秀芬手术是否成功,而是谁下的手。

    “让我揪出是谁伤了我妈,我让她偿命。”

    苏卿心里也很难受,毕竟陈秀芬待她很好,她也希望陈秀芬能好起来。

    手术长达四个小时,这四个小时对陆容渊来说是一种煎熬。

    手术室的门打开,车成俊走出来,神色略显疲惫。

    “命保住了,至于能不能醒,我就给不了肯定的答复。”车成俊对陆容渊说:“你做好心理准备。”

    陈秀芬伤的是脑子,能捡回一条命,已经万幸了。

    陆容渊读懂车成俊的潜台词。

    陈秀芬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车成俊这么说了,那希望就真的不大了。

    陆容渊没吭声,沉默的坐在长椅上,默默地点燃了一支烟。

    苏卿看着这样的陆容渊,心里堵得慌,她走过去,握住陆容渊的手,无声给予安慰。

    陆容渊轻轻拍了拍苏卿的手,表示自己没事。

    陆容渊的手机这时响起,是万扬打来的。

    “老大,来一趟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