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错嫁妻 > 章节目录 第182章 陆容渊对秦雅媛使用催眠

章节目录 第182章 陆容渊对秦雅媛使用催眠

 热门推荐:
    苏卿不可能不管苏德安。

    那毕竟是自己的生父。

    电话里那个女人的声音显然是经过处理的。

    苏雪与秦素琴都被送进去了,还能有谁跟她过不去?

    除了秦雅媛,她真想不出别人。

    陆容渊见苏卿脸色不对,问:“怎么回事?”

    “有人要害我爸。”苏卿神情严肃地说:“陆容渊,我先给你提个醒,如果害我爸的这个人是秦雅媛,我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不管秦雅媛跟你之间有什么情分,我绝不会心慈手软。”

    陆容渊才刚来找她,立马苏德安就出事,逼得她不得不回帝京,她回去,陆容渊也得回去。

    用脚趾头一想,苏卿都知道是谁做的。

    苏卿做人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先礼让三分,人若再犯,斩草除根。

    “卿卿,我先给万扬打个电话问问。”陆容渊皱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陆容渊去打电话,苏卿收拾东西,准备返回帝京。

    楼萦这时也接到一个电话,神情凝重:“姐,这次我恐怕不能陪你去了,舅舅出事了,我跟飞飞得回一趟总部。”

    “好。”苏卿也想去总部,可她分身乏术:“楼萦,有事给我打电话。”

    “行。”

    都是行动派,楼萦跟黄山打了声招呼,与白飞飞两人就先走了。

    陆容渊那边也打完了电话,说:“万扬说雅媛一直都在南山别墅,没有出去过,我让人去苏家查看了,很快就会回消息。”

    “嗯。”苏卿牵着夏宝:“走。”

    最快回帝京的方式就是坐飞机。

    幸亏陆容渊的直升机就停在不远处,三人先开车过去。

    陆容渊派去苏家的人也回了消息,苏德安没在家,监控显示,苏德安在清晨时分搂着一个年轻美女出去了。

    也就是说,苏德安出事不到一个小时。

    而对方只给苏卿打了一次电话,就没再打来了,陆容渊追踪苏德安的手机,因为是管你状态,也没法追踪。

    只能等对方下一次再打来了。

    陆容渊知道苏卿心情不好,一路上也没敢招惹苏卿,认真开他的飞机。

    苏卿一直盯着窗外发呆,陆容渊不知道苏卿在想什么,实在不放心,暗中给夏宝使眼色,让夏宝去哄哄苏卿。

    生气对怀孕的女人不好。

    夏宝暗中对陆容渊打了个ok的手势,朝苏卿走了过去:“妈咪,不生气了,生气的话,以后妹妹就长得不漂亮了。”

    苏卿睨了陆容渊一眼,自然猜到是陆容渊让夏宝来当说客。

    为了一个外人跟陆容渊怄气,肯定不值得。

    苏卿说:“我没有生气。”

    现在最重要的是谁带走了苏德安,而且她对秦雅媛也只是怀疑,还真没到生气的地步,就是心里有点急。

    万一秦雅媛真是地煞的狐狸,而带走苏德安的又真是秦雅媛,那苏德安肯定凶多吉少。

    苏卿是见识过地煞狐狸的凶狠,像个神经病一样想要她的命,现在又买通楼萦来杀她。

    不过这一切都是她的猜想而已。

    飞机在帝京南山别墅落地。

    刚下飞机,苏卿就看到了秦雅媛的身影,脸上带着笑意,就像一朵芙蓉花一样美丽,优雅高贵。

    “容渊,苏小姐,你们回来了。”

    秦雅媛并没有走近,笑着问:“苏小姐不是去旅游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容渊去接你的?”

    苏卿盯着秦雅媛的眼睛,做出一副很烦恼的样子:“是啊,他太想我了,大半夜的跑去接我回来,实在黏人,秦小姐以后找男友,可千万别找这么黏人的。”

    身后跟着的陆容渊走到苏卿身边:“你带着小宝在外面,我怎么能放心。”

    倒是挺配合的。

    苏卿睨了陆容渊一眼,说:“给我辆车,我回一趟苏家,去看看我爸。”

    这话是苏卿故意当着秦雅媛面说的。

    “好,我陪你一块儿去。”陆容渊哪放心苏卿怀着孩子到处跑,让苏卿一个人去救苏德安。

    “嗯,好。”

    苏卿也不做作,一口答应了:“我先去上个洗手间,你车子开出来在门口等一下。”

    陆容渊去开车,苏卿将夏宝交给夏冬,让夏冬把人送去李家。

    李家至少安全。

    夏冬送走夏宝,苏卿去洗手间,洗完手正准备出去,她就接到了苏德安的电话。

    “爸,你有没有事?”苏卿紧张的问。

    “小卿,爸没事了。”苏德安在电话那头劫后余生的说:“我也不知道咋回事,他们把我绑了,又把我放了。”

    “你现在在哪?”

    “西郊,他们把我扔在西郊就走了,就留了个手机给我,这地方也不好打车,我只能打电话给你了。”

    “好,你在原地别动,我马上过来。”

    苏卿挂断电话,果然如她猜测的一样,对方只是利用苏德安把她逼回来。

    准确的说是把陆容渊带回来。

    苏卿刚才也是故意在秦雅媛面前说那些话,也是故意在这拖延了一些时间。

    她在赌,赌对方不是真想要苏德安的命。

    因为对方根本就没有说过具体的位置,又谈何去救人?

    对方显然也不是要把她怎么样。

    对方目的已经很清楚了。

    是要陆容渊回来。

    苏卿走出去,秦雅媛还是在院子里修剪花枝,看起来就只是一个大家闺秀,毫无杀伤力。

    苏卿盯着秦雅媛看了许久。

    秦雅媛,到底是不是你?

    如此大费周章,就只是为了让陆容渊回来。

    陆容渊已经把车开出来了,苏卿走过去,直接上了主驾室:“我爸已经没事了,我自己去接他,你留下来。”

    陆容渊立马就懂苏卿的意思:“好,注意安全。”

    陆容渊站在路边目送着苏卿离开后,走向修剪花枝的秦雅媛:“雅媛,我们聊聊。”

    “好啊。”秦雅媛浅笑道:“容渊,是出什么事吗?”

    “有关当年你被地煞带走的事,我想多了解了解。”陆容渊说:“最近地煞的人好像又不太安分,你跟他们接触过,应该知道的比我们多一点。”

    “地煞…”秦雅媛呢喃着这两个字,脸上的笑容没了,神情恍惚,眼神里透着恐惧:“容渊,那是我最黑暗的一段过去,你是要我不断地去回忆吗?”

    “雅媛,如果你不想去回忆,那就算了。”陆容渊剑眉冷蹙:“我只是想问一下,地煞有一个外号叫狐狸的女人,你认不认识。”

    问这话的时候,陆容渊目光锁定秦雅媛,更是暗中对秦雅媛用了催眠术,这还是他在车成俊那学的。

    陆容渊带着诱导的语气,问:“那个女人戴着一张狐狸面具,长得很漂亮,你应该见过她的,对不对。”

    秦雅媛目光有些游离,恍惚地顺着陆容渊的话回答:“我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