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错嫁妻 > 章节目录 第216章 患难见真情

章节目录 第216章 患难见真情

 热门推荐:
    楼萦气得去抓万扬,几次都抓不住。

    两个人就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有一次楼萦抓住了万扬的肩膀。

    还没等她得意,万扬往下一蹲,一退,最后只剩件衣服在楼萦手里,人已经脱身了。

    楼萦忍不住暴怒道:“我去,你属泥鳅的?”

    这也太滑溜了。

    任你再强的战斗力,连人都碰不到,那揶施展不出来。

    论打架,万扬确实不行,但是要想抓住他,那也不容易。

    加上楼萦又是个暴脾气的人,只要稍稍一激怒,失去判断力,那就更容易脱身了。

    楼萦是最好的打手,能以一敌十,但是说到用脑子,计谋,那就不行了。

    万扬整理了一下衬衫,温润如玉一笑:“母夜叉,你喜欢我的衣服,早说啊,我送给你。”

    “谁要你的臭衣服。”楼萦将衣服丢掉,说着就又要动手。

    白飞飞将她拉住:“我们是来救你姐的,今天就暂时休战吧。”

    经白飞飞一提醒,楼萦才想起今天的正事。

    “算你走运,今天姑奶奶我暂时放你一马。”

    万扬一笑:“随时奉陪。”

    这不是挑衅吗?

    楼萦抡起拳头又想揍,白飞飞拉紧了她:“怎么你一遇上万扬就连最基本的克制力都没有了。”

    楼萦怒:“他欠揍。”

    白飞飞:“……”

    万扬:“……”

    他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怎么就欠揍了?

    万扬捡起地上的外套,抖了抖灰尘,慢条斯理的穿上:“苏小姐跟我们老大一起被抓了,你们在这守了这么久,人呢?”

    陆容渊让暗夜跟天狼合作了,万扬自然也知道天狼现在是苏卿在管理。

    白飞飞说:“我们厉老大亲自进去谈判了。”

    万扬看了看楼萦与白飞飞二人:“厉老大就带了你们俩?看来你们天狼真的没人了。”

    楼萦讥笑着怼回去:“你们暗夜牛逼,那怎么就来了你一个人。”

    万扬一笑:“就因为我们暗夜厉害,我一个人来,足矣。”

    嚣张,太嚣张了。

    楼萦讽刺:“小心牛皮都要被你吹破了。”

    两人唇枪舌战,谁也不让谁。

    ……

    密室里。

    苏卿在陆容渊怀里睡了一觉醒来,陆容渊还保持着她入睡前的姿势,紧贴着墙壁靠坐着,两只腿都弯曲着。

    “你要不要休息一会儿?”苏卿体内的药已经解了,或许是因为处境的关系,又或许是心疼陆容渊一直守着她,她的语气温柔多了。

    “不用。”陆容渊抿唇一笑:“幸亏在“伺候你”这方面耐力惊人,要没点家法,还镇不住你了,看来以后还是得家法伺候。”

    苏卿:“……”

    俗话说,这世上没有一炮解决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两炮。

    苏卿瞪了陆容渊一眼:“少蹬鼻子上脸,先想想办法怎么出去,秦震天肯定知道我们在里面,他一直没开门,恐怕是等着给我们收尸。”

    陆容渊思忖着,说:“我倒觉得,应该是秦震天也没办法进来。”

    “这不是他建的密室,为什么他进不来?”苏卿好奇了。

    “我曾经听一个朋友说过,国外有人研究出一款防护系统,以十二小时为一个周期,一旦有人进入,触动机关,除非十二小时之后,否则谁也走不出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

    “那我们进来多久了?”

    因为密室不见天日,没有手表,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陆容渊说:“大概…有十个小时了。”

    “那就是说,再有两个小时,秦震天才会开门,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被秦震天抓了,总比被那些红光线绞成肉沫好啊。”

    “想法一致。”

    这也是无奈选择,如果是陆容渊一人,他还可以去闯一闯机关。

    苏卿问:“陆容渊,是不是觉得我拖你后腿了。”

    “有点。”

    回答的很诚实。

    苏卿怒,恨不得拔出三米大砍刀:“陆容渊,你是不是想再跪榴莲壳。”

    陆容渊又继续说:“你如果早出现几年,我早就到达人生巅峰,说不定我们的孩子都打酱油了,卿卿,你说你是不是拖后腿了?我三十几的人了,还没有孩子叫我爸爸。”

    “下次说话,请一次性说完,小心我误伤你。”苏卿熄了怒火。

    话音刚落,突然一直没有变化的红光动了,无数个红点射出一道道红线,交替变幻,汇成一张密集的网状形状。

    苏卿问:“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防护系统是升级版?”陆容渊暂时也不清楚。

    几米长的通道上出现九宫格,每个格子里都是不一样的颜色,也是在交替变化。

    就在这时,两边墙面不断的靠近,陆容渊剑眉冷蹙:“卿卿,看来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了,否则得被墙壁给压成夹心饼干。”

    “那你有把握过去吗?”苏卿不太懂机关这些。

    “试试吧。”陆容渊说:“没有电脑,那就只能心算出九宫格中的安全区域。”

    因为九宫格是变化的,也不能靠投石问路这一招。

    九宫格五颜六色的,红光线也一直在变幻,顿时通道里五色斑斓的,这要是再来点音乐,倒像是在酒吧一样。

    苏卿不禁吐槽一句:“设计这机关的人怕不是经常逛酒吧夜店这些地方吧。”

    “酒吧夜店?”陆容渊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什么。

    “卿卿,待会抓紧了我。”

    陆容渊只能抱着苏卿一起闯关,否则他能走对一次,不敢保证第二次也能走对。

    “好。”苏卿知道这是生死时刻,一个不慎,两人就葬送在这里了。

    陆容渊抱起苏卿,两边的墙壁越来越朝中间移了,没有多少时间了。

    陆容渊问:“卿卿,会唱歌谣吗?”

    “会一点,怎么了?”苏卿问完之后,恍然大悟:“难道九宫格是根据音乐来变幻的?”

    苏卿看着跳动的九宫格,跟着每一种颜色相对应的音符去哼歌谣,还别说,真的是一首国外经典歌谣。

    苏卿忙喊:“陆容渊,红色。”

    陆容渊跳到第一个的红色区域上,墙壁上的光线在即将触碰到两人时收了回去。

    苏卿惊喜道:“还真对了。”

    “卿卿,下一步。”

    “紫色。”

    陆容渊跟着苏卿所说的颜色,抱着她跳入相应的颜色区域。

    “白色,蓝色,紫色……”

    两人所过之处,红线不断地收回。

    最后一格了。

    苏卿道:“绿色。”

    陆容渊跟着指令跳过去,墙壁上的红线不仅没退回去。

    这可是能把人切碎的伽马光线,不是开玩笑的。

    “陆容渊。”苏卿紧张的喊了一声。

    无数光线射下来,陆容渊急忙将苏卿抛了出去,自己也迅速闪躲,被逼退了几步。

    九宫格开始又变幻了。

    这次是不一样的歌谣了。

    苏卿安全后,看着还在危险之中的陆容渊,心提到了嗓子眼,急忙道:“白色,蓝色,蓝色,红色……”

    陆容渊迅速跟着踩九宫格。

    幸好苏卿听过这首歌谣,记得音律。

    到了最后一格,本该是紫色,吸取刚才的经验,苏卿反其道而行:“橙色。”

    陆容渊完全信任苏卿,踩下最后一格,顺利通过。

    等两人都完全时才发现陆容渊头顶的头发没了,这要是再慢一点,半个脑袋就没了。

    “卿卿,有没有事?”陆容渊刚才抛的时候是用了巧劲,对苏卿没有多大的伤害,可他还是担心。

    苏卿突然一把抱住陆容渊,心有余悸,忍不住怒道:“设计这机关的人简直就是吃饱了没事做,还是个五音不全的人,最后一个音明显是错的。”

    苏卿生气的样子落在陆容渊眼里,觉得甚是可爱。

    陆容渊哭笑不得,拥紧苏卿:“刚才若不是我的卿卿机智,我还真就成了肉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