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错嫁妻 > 章节目录 第235章 夏天夏宝带你领略人生真谛

章节目录 第235章 夏天夏宝带你领略人生真谛

 热门推荐:
    苏卿母子三人回到苏家,苏德安本来带着小女友在房间里亲热,一听到三人回来了,连小女友都赶走了。

    “晴晴,我改天再找你,你先回去。”

    于晴很不舍,手勾上苏德安:“老苏,没你,我晚上睡不着。”

    “听话,我外孙,女儿都在呢。”苏德安把手拿开,叫司机:“小王,把于小姐送回去。”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苏德安对夏天夏宝喜欢的不得了,哪能当着小孩子面跟小女友卿卿我我,教坏小朋友。

    司机小王进来:“于小姐,我送你回去。”

    “那…好吧。”于晴勉勉强强答应了,走的时候还给苏德安做了个飞吻,把苏德安挠得心痒痒的。

    然而一转身,于晴在苏德安看不见的地方,对司机小王抛了个媚眼。

    这一幕正好落在夏天眼里。

    人一走,苏德安笑着问苏卿:“饿了吧,我让李姐马上去做饭。”

    苏德安让佣人赶紧做饭,全都是苏卿母子三人喜欢的。

    苏卿开口:“老苏同志,你还是别残害祖国花朵,老牛吃嫩草,你也下得去手。”

    苏德安已经换了好几个小女友了,每一个都年轻漂亮。

    于晴是刚上位的,还是一位小有名气的网红。

    “都是她们扑上来的,晴晴温柔又善良,我观察很久了,人也清纯,小卿,爸想娶她。”苏德安提到于晴,那表情就不一样了,一副飘飘然,心都跑于晴身上了的样子。

    苏卿吐槽:“上次那个小女友,你也是这么说的。”

    男人还真是专情,永远都喜欢漂亮年轻的小姑娘。

    苏德安讪笑道:“这次不一样,这次是认真的。”

    “我上楼去眯一会儿,饭好了叫我。”苏卿岔开话题。

    苏德安还有点慈父的样子了:“好,你去休息,饭好了叫你。”

    苏德安的态度让苏卿反倒不太适应,想到自己并不是苏德安的亲生女儿,她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想想又算了。

    苏德安从一开始就知道她不是亲生的,她也没必要再说什么。

    苏卿上楼去休息,夏宝见苏德安脖子上有口红印,啧啧道:“外公,老当益壮,玩得疯狂啊。”

    闻言,苏德安一张老脸瞬间就红了,尴尬的咳嗽两声:“乖外孙,外公这是跟小姐姐玩捉迷藏游戏的时候不小心蹭的,别乱说啊。”

    夏天冒了句:“外公,我们不是三岁小孩。”

    夏宝:“我们五岁了。”

    苏德安:“……”

    言下之意,别拿瞎话骗我们。

    苏德安灵机一动,蹲在夏天夏宝中间:“乖外孙,外公把刚才那位小姐姐娶回来,给你们当新外婆怎么样?”

    苏德安想结婚了,于晴最符合他的择偶标准,然而苏卿的态度,显然是不赞同,他只好把主意打到俩外孙身上了。

    夏天一副老气横秋的语气,劝道:“外公,娶妻是大事,三思而行。”

    苏德安一时语塞,他被五岁的小外孙教训了。

    “小宝。”苏德安看向夏宝:“你不忍心看着外公一把年纪了,身边没个照顾的人吧。”

    “哎!”夏宝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与夏天互看一眼:“哥哥,要不我们还是残忍点吧。”

    夏天点头:“外公,那你现在带我们去你小女友的住处,过了今晚,那我们就不帮忙了。”

    “现在?”苏德安不明所以:“去做什么?”

    夏宝笑眯眯道:“提亲啊。”

    夏天说:“趁热打铁。”

    说完,两人就往外走,苏德安跟上,他本觉得没必要这么急,可夏宝夏天已经上车了,冲他招手:“外公,快上车。”

    苏德安上车:“真要去?”

    夏宝捧着可爱的脸蛋:“刚才那位小姐姐好漂亮啊,不娶回来,可惜了。”

    夏天附和:“外公,开车吧,不走的话,我们就反悔了。”

    苏德安一想到于晴临走时的飞吻,心猿意马,顿时找到了年轻时的激情:“行,那就去给晴晴一个惊喜,钻戒我都准备好了,外公也浪漫一回。”

    苏德安对这个于晴还是很大方,在外面特意给于晴租了一套公寓。

    一路上,苏德安心情都很激动。

    到了公寓门口,苏德安瞥见自家司机的车:“看来晴晴刚回来。”

    两车子一前一后离开苏家,又一前一后到的公寓。

    沉浸在要娶老婆的喜悦中,苏德安也没想为什么司机的车子还停在门口。

    为了给于晴惊喜,苏德安上了电梯后,也没敲门,直接拿钥匙开门。

    夏天夏宝站在门外:“外公,你先进去,我们在这等一会儿。”

    苏德安想到于晴平常的习惯,在家里总是穿得很少,让孩子看见确实不好,也就一个人先进去了。

    苏德安一进去,夏宝夏天相视一眼,夏宝开始数数:“一、二、三……”

    刚数到三,里面传来苏德安的暴怒声:“你们在干什么,你这贱人,敢给我戴绿帽子!”

    “老苏,你误会了,我背痒,让小王帮我抓痒呢。”于晴连忙找借口,她哪想到苏德安这个时候还会来啊。

    司机小王也求饶:“苏先生,我真的只是给于小姐挠痒,我们什么事都没有。”

    “当老子三岁小孩啊,挠痒,老子给你们俩好好挠痒。”

    “啊!啊啊,别打了,老苏,我错了。”

    里面传来于晴的惨叫声,司机小王抱着衣服跑出来,夏天夏宝让路。

    夏宝摇头晃脑,颇有文人雅士的味道,吟诗一首:“情人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还会改诗了。

    夏天竖起大拇指。

    没过几分钟,苏德安气呼呼的从里面出来,夏天问:“外公,还要娶吗?”

    苏德安看着夏天夏宝,才恍然大悟,这俩孩子早知道那俩人有私情,才会让他来的。

    “你怎么知道他们俩有鬼?”苏德安纳闷啊,他都没看出来,他连个小孩子都不如。

    夏天点了点脑袋:“靠这里,外公色令智昏,失去了判断。”

    夏宝仿佛哲学家附身,悠悠道:“陷在爱情里的人啊,就像瞎子一样,你看不见我,我看不见你,啊,亲爱的,你别走,没了你,让我怎么活啊!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

    夏天:“……”

    苏德安:“……”

    夏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恢复正常:“用力过猛了。”

    “回去了。”苏德安脸色难看,心情阴郁,他这一辈子都在被戴绿帽子。

    秦素琴给他戴绿帽子,于晴给他戴绿帽子,苏卿的母亲……他帮别人养老婆养孩子,到头来连一根指头都没碰过。

    还有谁比他更悲催?

    夏宝贴心道:“外公,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

    苏德安挥手:“不娶了,从今天起,你外公我就做个花丛里的浪子吧。”

    他伤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