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错嫁妻 > 章节目录 第236章 这下苏卿跟陆容渊完犊子了

章节目录 第236章 这下苏卿跟陆容渊完犊子了

 热门推荐:
    苏德安一晚上都很郁闷,连晚饭也吃不下了,一回到家就进房间没再出来。

    吃饭时,苏卿纳闷的问夏天夏宝:“你们外公怎么了?”

    夏宝说:“妈咪,不用管外公,他已经饱了。”

    可不是,气都气饱了。

    苏卿又看向夏天。

    夏天说:“妈咪,外公真饱了,对了,外公还说不娶小姐姐,跟小姐姐闹掰了。”

    “怎么回事?”苏卿八卦的劲头上来了:“我就眯了一会儿,难道错过了什么好戏?”

    夏宝笑眯眯道:“小姐姐跟隔壁老王、不对,是小王好上了。”

    苏卿秒懂,顿时对苏德安深表同情:“老苏同志太难了。”

    这辈子尽跟绿帽子杠上了。

    苏卿吃了饭,让李姐准备了宵夜,她亲自给苏德安送去。

    敲了好一阵门,苏德安才开门。

    “老苏同志,一个女人而已,别想不开,我给你端了份饺子,快吃了。”

    苏德安还是很郁闷,一屁股坐在沙发里,旁边放着一瓶酒,唉声叹气:“小卿,不瞒你说,爸想要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苏卿微微一怔,不是讶异苏德安想要孩子,而是讶异苏德安把这件事说给她听。

    苏雪与她都不是苏德安的亲生女儿,她也能理解苏德安。

    “只要你找个踏实,对你真心好的,我不拦着。”苏卿说:“你找那些年轻漂亮的,又有几个真心的?”

    一个图钱,一个图色。

    谁也高尚不了半分。

    苏德安沉默几秒,问:“小卿,你觉得李姐怎么样?”

    苏卿瞪大了眼睛:“老苏同志,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就你这花花肠子,还是别招惹李姐。”

    李姐是外地的,在苏家才干了几个月,为人勤恳,不爱说话,就老老实实做事,也快四十来岁了,长相一般,离异。

    苏卿倒不是瞧不上李姐,而是担心苏德安三分钟热度,害了李姐。

    “算了,我还是吃饺子吧。”苏德安端起饺子吃起来。

    在情场,苏德安也算老手了,这点小挫折,没几天就恢复了。

    厉国栋还在逃亡,苏杰一时半会是出不来。

    转眼,陆容渊到了拆纱布这天。

    陆老爷子也早早到医院了,苏卿也颇为紧张,

    夏天夏宝也都在。

    苏卿问:“车先生,拆开纱布他就能看见吧。”

    车成俊说:“理论上是这样的。”

    言下之意,还可能有点意外?

    “你紧不紧张?”苏卿抓着陆容渊的手,反正她挺紧张的。

    陆容渊弯了弯嘴角:“他的手术,从没有失手。”

    车成俊说:“你别给我戴高帽子,我现在给你拆纱布。”

    陆容渊嘴上说不紧张,手心还是有点薄薄的汗,苏卿感觉到了,又握紧了几分。

    纱布一层一层拆开,剩下最后一层,车成俊拆得更为小心,其他人也都跟着越发紧张。

    最后的纱布拆下,车成俊舒了一口气,说:“睁开眼睛试试。”

    许久没有见光,陆容渊试着慢慢睁开,只掀开一点眼缝,刺眼的光线都让他有点不适应。

    陆容渊又紧闭眼睛,试着慢慢睁开,眼前的人也一个个映入视线。

    他能看见了。

    “能不能看见?”苏卿紧张的问。

    陆容渊一笑:“你早上吃了韭菜,牙齿上还沾着有。”

    闻言,苏卿面红耳赤,瞪了陆容渊一眼,赶紧扯纸巾擦掉牙齿上的韭菜。

    “能看见了,能看见了。”陆老爷子高兴不已。

    陆容渊看向夏天夏宝,这是知道俩孩子是自己亲儿子后,第一次睁开眼睛看见他们的样子,顿觉怎么看都像自己。

    “夏天,小宝,你们过来。”陆容渊招了招手。

    夏天夏宝走过去。

    “陆叔叔。”

    “陆老大。”

    陆容渊想让两人改口,但是想想还是把话咽回去了,不急这一时半刻,认儿子是大事,不能仓促。

    陆容渊拍了拍俩孩子的肩膀:“臭小子。”

    所有的父爱与对俩孩子的亏欠都包含在这三个字里了。

    也亏得这俩孩子聪明,不然还真不一定能健健康康的站在他跟苏卿面前。

    从一出生,这俩孩子就没有父母在身边,完全就是自由生长的孩子,没长歪,已经实属难得了。

    血缘是很奇妙的东西,在不知道俩孩子是亲儿子的情况下,陆容渊之前为救俩孩子,也是愿意豁出性命。

    这是他至今想来都觉得做得很对的事,至少没让自己遗憾。

    苏卿看着父子三人,手抚摸着肚子,幸福大抵就是这样子的,一家人在一起。

    陆容渊恢复光明后,第一件事就是处理秦雅媛。

    之前只是怀疑,夏冬后来已经找到了秦雅媛伤害陈秀芬的证据,秦雅媛落脚的地点,他也知道。

    四季酒店。

    秦雅媛一整天都觉得心慌慌的,厉国栋被抓后,她一直住在四季酒店,寻找能对苏卿下手的机会。

    可苏卿走到哪,都有人保护着,她一直没有下手的机会。

    手机在这时突然响了,是秦雅菲打来的。

    “姐姐,爸已经进去了半个月了,你总不能不管,地煞都乱了。”

    “我一个快死的人,还能管得了什么?”秦雅媛说:“你放心,爸不会有事,如果要真有事,也不会抓进去后一直没动静,苏卿怎么说也是爸的女儿,她不会让容渊真赶尽杀绝。”

    “你还在帝京?”秦雅菲脸伤了之后,也就没有出去过,她哪还敢出去见人。

    “他快出院了!”

    话音刚落,门铃响了。

    秦雅媛心头一跳,她好像已经猜到外面的人是谁。

    秦雅媛对电话里说了一句:“菲菲,记住我说的话,放手,你还年轻,别陷在陆容渊身上,无论是你还是我,或者是苏卿,都不可能跟他有结果。”

    她已经回不了头,她只能劝秦雅菲。

    秦雅菲对陆容渊只是一时迷恋,崇拜,她爱慕的是陆容渊与秦雅媛那段过去。

    秦雅菲事事想跟秦雅媛较劲,才会真的认为自己也喜欢陆容渊,其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那不是爱。

    秦雅菲没听懂:“姐姐,你什么意思?什么叫都没结果?苏卿她…”

    话还没说完,秦雅媛就把电话挂断了。

    门铃还在响,她整理了一下头发,这才去开门。

    门口站着的,正是陆容渊与夏冬。

    “容渊。”秦雅媛扬起一个笑容,如初见一般,温柔。

    她心里已经有了决定,面对陆容渊时,也不慌了。

    陆容渊走进去,将一叠监控照片扔在桌上:“是自首,还是我动手,你自己选。”

    照片里,秦雅媛慌张的离开医院,手上还有血迹。

    这些都是陆容渊恢复光明后,自己又亲自去修复了监控系统,才拿到的这些照片。

    这些比夏冬之前查的,更有力。

    秦雅媛瞥了眼照片,苦笑:“我早知道你会找上门,我一直在这等着呢,对于打伤伯母,真不是我的本意,是她知道的太多了,我这也是为你好。”

    “秦雅媛。”陆容渊骤然扼住秦雅媛的脖子,冷若冰霜:“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秦雅媛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线。

    “容渊,你不想知道你爸是怎么死的吗?”秦雅媛急道:“你爸当年的车祸,不是意外,当时我爸看中了陆氏集团,想跟你爸合作,你爸拒绝了,所以我爸恼羞成怒,就制造了那场车祸,害死你爸的人,是我爸,也是苏卿的亲生父亲,秦震天。”

    【作者有话说】

    看到大家踊跃在评论区发言,还是很高兴,你们的评论我都看了,说更新慢的,我实在尽力了,写几个小时也就几分钟看完,作者也有自己的生活啊,望大家理解。

    男主父亲一开始设定就是去世的,之前有bug,已经改掉,大家不用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