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错嫁妻 > 章节目录 第241章 苏卿整蛊厉国栋

章节目录 第241章 苏卿整蛊厉国栋

 热门推荐:
    苏卿怎么都没想到,逃亡在外的厉国栋伪装成快递员混了进来。

    “卫西卫东……”

    苏卿想喊救命,她忘记了,卫东卫西在训练室教夏天夏宝射击。

    苏卿终究晚了一步,厉国栋手拿着一块抹布迅速捂住她的口鼻,没一会儿就晕了过去。

    厉国栋迅速把人弄上三轮车,若无其事的骑着三轮车离开别墅区。

    路过门口保安时,还热情的跟保安大哥打招呼:“辛苦了,抽支烟。”

    厉国栋递上一根华子,保安笑着放行:“挺识时务的,你们干快递的,一个月赚多少钱,连华子都抽上了。”

    厉国栋笑笑:“够糊口。”

    非机动车走的是右侧,左侧是轿车通行通道。

    厉国栋抬头见一辆轿车开过来,开车的正是夏冬。

    厉国栋连忙低下头,压了压帽檐:“我先走了,还得赶着送下一趟。”

    三轮车经过保安大哥时,由于车门没关严实,保安瞥见里面坐了个人,调侃道:“上班还把媳妇儿带出来。”

    “没办法,媳妇粘人。”厉国栋反手将车门关严实了,蹬着三轮车就走了。

    轿车里的夏冬看了一眼,由于厉国栋伪装得很好,三轮车又蹬远了,只看到一个背影,也没认出来。

    夏冬回到南山别墅,起初也没发现苏卿失踪了,陆容渊回来已经傍晚了,夏天夏宝从训练室出来。

    陆容渊问:“你们妈咪呢?”

    夏宝说:“妈咪可能在房间里睡觉吧。”

    陆容渊上楼,几个房间都看了,没找到人,也问了佣人,也都说没看见。

    陆容渊有点慌了,给苏卿打电话,手机却在家里响。

    媳妇儿在家里还能丢了?

    夏天说:“妈咪会不会跟若若阿姨或者小姨约着出去了。”

    陆容渊给安若与楼萦都联系了。

    安若:“苏卿没跟我在一起啊,陆大少,你们新婚夫妻的,我哪敢把你老婆拐出来啊。”

    楼萦:“自己的老婆不看好,丢了找娘家人要,姐夫,你好意思?”

    陆容渊深深觉得,他就不该打这两个人的电话。

    “怎么了,大家都聚在客厅里,什么时候开晚饭,正好饭点来蹭顿饭。”万扬从外面进来,他特意掐着饭点来的。

    丢了老婆,陆容渊心里正郁闷着:“没饭吃,要吃回你的万家去吃。”

    陆容渊一边说着一边去调监控。

    房子四周都是安装了监控的。

    万扬纳闷,看向夏天:“这是咋了?你爹地吃炸药了?”

    夏天耸肩:“妈咪丢了,要是找不回妈咪,吃不吃炸药不知道,反正今晚得喝西北风。”

    陆容渊丢媳妇,关他什么事?

    “你妈咪又不是三岁小孩,哪那么容易丢。”万扬也没把自己当外人,走向厨房:“王姐,我饿了,今晚做什么好吃的了……”

    话音未落,客厅响起夏宝的声音:“坏人把妈咪抓走了。”

    万扬一惊,还真出事了?

    陆容渊调取的监控画面里,苏卿被厉国栋捂着嘴迷晕了弄上了三轮车。

    因为监控角度的关系,看不到厉国栋的脸。

    夏冬看见三轮车,想起来了:“老大,我回来那会儿,在门口遇见这辆三轮车。”

    可他也没想到,苏卿会在三轮车里。

    万扬挤过来看:“老大,你看这个人像不像厉国栋?”

    看不到脸,但是能看到身形,只要稍微熟悉,还是能认出来。

    陆容渊冷了万扬一眼:“瞎子都能看得出来,赶紧都给我去查,找出厉国栋的下落。”

    陆容渊雷厉风行,片刻不敢耽搁,立即追踪厉国栋的行踪。

    苏卿要是落入厉国栋手里,恐怕凶多吉少。

    陆容渊再次给楼萦打了个电话。

    楼萦以为又是找苏卿的,无奈道:“姐夫,我姐真不在我这……”

    “卿卿被厉国栋抓走了。”

    “纳尼?”楼萦音调顿时拔高:“舅舅这是要搞什么。”

    “你比我更熟悉厉国栋,立即找到厉国栋下落,否则你姐有危险。”

    “行!我查查。”楼萦也不再玩笑。

    一旁的白飞飞问:“厉老大抓了你姐做什么?”

    “谁知道呢,舅舅先是把苏杰送进去,现在又抓我姐,飞飞,下一个绝对轮到我们了。”

    天,黑了下来。

    城边上的一家小宾馆里,

    三楼最左边的一间房间,大床上的苏卿手脚被困,她从昏迷中慢慢清醒过来。

    苏卿看清身处的环境,心里有点慌。

    “醒了。”

    门被推开,厉国栋叼着一支雪茄烟进来,手里端着一份泡面。

    “刚给你泡的,吃吧。”厉国栋将泡面放在桌上:“这地方简陋,也没别的吃的,你将就着吃。”

    “你抓我来这里做什么?”苏卿不吃:“你不怕暴露行踪吗,现在警方四处在抓你。”

    “有什么好怕的?这不是有你垫背?”厉国栋抽了一口雪茄烟:“小卿,是你太不识趣了,舅舅没想伤害你,是你联合陆容渊把你舅舅我逼到了这个境地,那就怪不了我了。”

    “这才是你的真面目。”苏卿冷笑:“厉老大藏得可真够深啊。”

    在苏卿心目中,厉国栋已经不是什么舅舅,自然也不会再喊了。

    厉国栋阴测测的笑了笑,在陈旧的沙发上坐下来:“小卿,舅舅可没亏待你,把天狼都交给你了,只要你听话,以你的能力,绝对能把地煞跟暗夜都踩在脚下……”

    苏卿讥笑道:“让我成为你的傀儡,跟自己的亲爹,自己的男人作对,你坐收渔利,厉老大对我可真是好啊。”

    如果陆容渊没有钟情于苏卿,她也不是秦震天的女儿,厉国栋哪会看中她这枚棋子。

    “小卿,我都说了,秦震天不是你父亲,那都是我之前骗他的,舅舅一心为你,你怎么能这么想呢,你太让舅舅失望了。”厉国栋一副好像苏卿真做了什么辜负他的语气。

    苏卿垂眸,扯了扯嘴角:“厉老大,在你和我妈之间,你觉得我是信你,还是信我妈?”

    厉国栋神情一凝:“什么意思?你妈她说什么了?她给你说过什么?”

    苏卿低着头没说话,就连眼睛也闭着。

    厉国栋不明所以,起身走近,苏卿突然一个哆嗦,全身抖动,像是中邪了,两眼乍然睁开,目光凶狠,加上房间的光线不太明亮,苏卿的样子就更让人惊悚。

    苏卿双目无神,机械般的张口:“大哥,你害了我,难道你还想害我的女儿吗?”

    一声“大哥”吓得厉国栋差点腿软。

    “你、你是厉婉?是小婉?”

    苏卿机械般的继续开口:“是,我是厉婉。”

    “不,小婉已经死了,你不是,你是苏卿,苏卿,别给我玩这种把戏,什么年代了,你以为我会信这些。”

    “大哥,你还记得二十五年前,你给我下堕胎药,我腹中两个孩子,被你害死了一个,你对我做了什么,你应该没忘记吧,你作的孽,应当千刀万剐,大哥,回头是岸吧。”

    闻言,厉国栋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给厉婉吃打胎药这事,除了他跟厉婉,无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