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错嫁妻 > 章节目录 第256章 陈秀芬来找

章节目录 第256章 陈秀芬来找

 热门推荐:
    吴阑承认了是他怂恿秦震天对陆百万下手。

    当年的吴阑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正愁着不知道怎么找陆百万报仇,秦震天这时找上他,聘请他做理财顾问。

    连老天爷都在帮他。

    秦震天一个小学毕业的,有勇无谋,要论阴谋诡计,文字陷阱,那就更不是强项了。

    加上秦震天当时迫不及待的想要在帝京这边开拓市场,吴阑动点歪心思,秦震天就真找上陆百万了。

    陆百万多次拒绝秦震天,不合作,秦震天恼羞成怒,吴阑就怂恿给点教训。

    秦震天肯定不会亲自动手,吩咐底下人去做。

    吴阑就钻了空子,阳奉阴违,曲解秦震天的意思,底下那些人觉得陆百万不识抬举,也想在秦震天面前邀功,导致了一场悲剧。

    吴阑在陆百万的车子上动了点手脚,刹车系统失灵。

    秦震天事后知道陆百万死了,也只是当底下人下手重了点,警方判定是意外,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吴阑这些年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他怕哪天警方找上门来。

    当被陆容渊抓住时,他心里松了一口气,他再也不用怕警笛声,不用过胆战心惊的日子。

    面对害死自己父亲的凶手,陆容渊怒从心头起,一脚将人撂倒:“去地狱给我爸赔罪吧。”

    吴阑口吐鲜血,趴在地上笑了:“陆容渊,你与我又有什么区别,秦震天被你诬陷,畏罪自杀,你也间接杀了人,我不信你这辈子良心能安。”

    “送去警局。”

    陆容渊丢下这话,转身离开。

    他也该去接老婆回家了。

    万扬走到吴阑身边,一巴掌扣在吴阑的脑袋上:“你连那个母夜叉的主意也敢打,可真是让人佩服,你应该庆幸我帮你躲过一劫,否则,那母夜叉得让你吃不了

    兜着走。”

    如果不是万扬分散了楼萦的注意力,吴阑在茶里动手脚这事,她肯定得找吴阑好好算算。

    ……

    酒店。

    楼萦回去时,苏卿已经吃了宵夜准备睡下了。

    楼萦气呼呼的,就像谁欠了她八百万似的。

    “不是跟万扬去酒吧了,怎么又把自己气成这样回来。”苏卿已经听白飞飞说了晚上的事。

    “姐,你说这世上怎么就有这么狡猾又无耻的男人。”楼萦一肚子火气:“万扬压根就没中招,我被耍了,出酒吧后遇到一群不长眼的找麻烦,他竟然把我一个女的推前面去挡着,他倒是跑了。”

    苏卿与白飞飞对视一眼,哪怕已经猜到楼萦多半会被气暴走,不会得逞,当知道还发生了那么多精彩的事,也挺…想笑的。

    苏卿与白飞飞还真不厚道的笑了。

    楼萦:“……”

    “你们能不能别当着我的面幸灾乐祸。”

    苏卿耸肩:“你都吃了这么多次亏了,还不长记性,也不能怪我们啊。”

    “姐,你用美人计让姐夫把万扬给绑了,让我为所欲为一回。”楼萦意识到用错词了,连忙说:“是教训,教训。”

    “我跟陆容渊正冷战了,好几天没联系了。”苏卿说:“先把理财顾问这事解决了,我想办法帮你扳回一局。”

    “一言为定。”楼萦在对付万扬这方面,一直都很斗志昂扬。

    都凌晨两点多了。

    苏卿熬不住,回房间睡觉去了。

    楼萦平复心情后,也去休息。

    翌日。

    楼萦与白飞飞出去了。

    苏卿刚准备出门,门铃就想了。

    苏卿想着可能是酒店人员,也就过去直接开门,当看着门口站着的竟然是陈秀芬时,她愣了愣。

    陈秀芬还穿着病号服,脑袋上的纱布也没拆,手背上还有留置针。

    “阿、阿姨,你怎么来了。”苏卿心里有点不敢见陈秀芬。

    “还叫阿姨呢,该改口叫妈了,我儿砸可是跟我说了,你们俩领证了,我可是你婆婆了。”陈秀芬笑着举起手里的袋子:“猜猜这是什么,这是我特意给你买的早餐,我就知道你一定还没吃早餐。”

    陈秀芬像个老小孩似的,还玩起了神秘,进屋将早餐放下,慢慢拆开:“小卿快看,你最喜欢的福记小笼包。”

    “阿…妈!”苏卿第一次喊,有点不太习惯,看着热腾腾的小笼包,十分诧异与感动:“这家包子店在三环外了,那么远,你去买的?”

    “是啊,我睡不着,天一亮,我就偷偷溜出医院去买包子了,哈哈,我儿砸不知道我溜出去了,你可别跟他告状。”陈秀芬很得意自己偷溜出来没被发现,拉着苏卿坐下来:“儿媳妇,快来吃啊,这可是妈排了好久的队才买到的。”

    苏卿感动得不行,这辈子除了亲妈还有刘雪芹,也就陈秀芬让她感受到了做女儿的幸福感。

    苏卿吃了一个包子,笑了:“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包子。”

    “好吃是吧!”陈秀芬见苏卿吃得高兴,她也开心:“这还有粥,还有蒸饺,你怀着孩子,多吃点。”

    “嗯,好。”苏卿很认真的吃:“妈,你也吃。”

    “好。”陈秀芬听着苏卿那一声妈,开心得不行:“小卿,你跟我儿砸是不是在冷战?”

    这话真…直接。

    “没、没有。”苏卿哪敢说实话。

    “还说没有,那你怎么住酒店来了?”陈秀芬说:“我可什么都知道,你是因为小渊他爸的事是吧,我都知道,这些天,你没来医院,夏天小宝天天在医院里陪我,逗我开心,起初知道你是秦震天的女儿时,我也一时难以接受……”

    陈秀芬说到这里,沉默了下来,拉着苏卿的手:“有些东西,它还真就理不清,上辈人的恩怨,又跟你有什么关系?”

    “更何况你还替我们陆家生了两个这么聪明可爱的孙子,又还怀着孕,我脑袋是受了伤,但还不傻,把上辈人的恩怨牵扯进来,搅黄自己儿子的幸福生活,那是蠢人才干的事。”

    孰轻孰重,陈秀芬拎得清。

    她要是钻牛角尖,不仅害儿子没了媳妇,还害孙子没了妈,那才是家庭悲剧。

    她都是两次踏入鬼门关的人了,这点都想不通,那就白活了。

    苏卿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陈秀芬能说出这番话,想必是全方面都考虑了。

    就在这时,苏卿的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正是陆容渊,两人几天没联系了,突然打来,还有点讶异。

    陈秀芬说:“小卿,快接吧,夏天小宝都盼着你回去呢,爷爷也念叨了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