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错嫁妻 > 章节目录 第274章 万扬知道是赌局了

章节目录 第274章 万扬知道是赌局了

 热门推荐:
    苏卿伤口缝合后,被送回病房,没过多久她就醒了,腹部伤口的疼痛感让她痛不欲生,连话都不敢说大声了。

    “儿子们呢?”苏卿还没见过刚出生的儿子。

    “卿卿。”陆容渊连忙过去,握住苏卿的手:“辛苦了,孩子们抱去洗澡了,等一会儿就抱回来了。”

    苏卿需要静养,陆老爷子还有苏德安他们也都在外面,没有进来。

    苏卿躺着半天都不敢说话,伤口实在疼啊,更别说下床了,简直想都不敢想。

    没一会儿,俩孩子洗干净抱了进来,苏卿看着小小的孩子们,一颗心都融化了。

    “怎么长得都随你,一点都不随我。”苏卿不太乐意了,俩孩子的五官都像陆容渊。

    “还没长开呢,等长开了,说不定就像你了。”陆容渊摸了摸孩子的小手,又小又滑,他有点小心翼翼,生怕弄伤了孩子。

    苏卿俩孩子,脸上露出笑容,疼也值得了。

    “孩子的名字取好没?”

    “取了,就叫三宝,四宝。”

    苏卿:“……”

    她实在忍不住抬手拍打了一下陆容渊:“哪有你这么随便的。”

    儿子又不是充话费送的,连取名都这么不用心。

    之前给闺女取名字,倒是挺积极的。

    苏卿一用力,扯动肚子上的伤口,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卿卿,没事吧?”陆容渊连忙顺毛:“别动怒,名字爷爷去取了,三宝四宝只是小名,叫起来方便。”

    苏卿白了陆容渊一眼,不想跟陆容渊说话。

    楼萦与白飞飞听说苏卿醒了,在外敲门:“姐,我进来了。”

    门被推开,楼萦与白飞飞进来。

    苏卿之前不知道楼萦来了,好几个月没见到楼萦与白飞飞了,突然见到,欣喜不已。

    “楼萦,飞飞。”

    苏卿不敢动作幅度过大了,说话也只敢轻声细语的。

    “姐,生孩子是不是特别疼?”楼萦见苏卿脸上血色全无,觉得生孩子挺恐怖的:“在肚子上划拉那么长一道口子,从肚子里取了十几斤出来,肯定疼,对了,这肚子会不会留疤,留疤的话就难看了,我听说肚子以后还会松弛,姐,孩子都生了,这肚子怎么还这么大……”

    本来生孩子是件挺欢喜的事,被楼萦这么一说,苏卿也觉得有些恐怖了。

    陆容渊黑着脸:“小姨子,你是来看你姐的,还是来添堵的。”

    “我来看我姐啊。”楼萦笑笑:“我就是好奇,问问。”

    陆容渊继续冷脸:“好奇就自己生个孩子,自己体会去。”

    “姐夫,你怎么这么小气,我姐都没说话呢。”

    苏卿手捂着伤口,轻言细语:“我倒是想说,伤口疼。”

    苏卿的肚子确实还是很大,就像胀气一样,肚皮松弛,一时半会难以恢复,她也担心恢复不了,以后成了大肚腩。

    白飞飞近距离瞄了眼孩子:“长得真可爱,苏卿,这是我给孩子们的红包,一点心意,你收下。”

    白飞飞掏出两个红包,递给苏卿。

    “飞飞,你真是太客气了,那我替孩子们谢谢你了。”苏卿收红包倒是收的挺快的,然后夫妻二人齐刷刷看向楼萦,那意思仿佛在说,你的红包呢?

    楼萦暗暗瞪了白飞飞一眼,嘀咕道:“你准备红包怎么没跟我说一声,我都没准备。”

    好歹通个气啊。

    白飞飞说:“我以为你准备了。”

    陆容渊幽幽开口:“小姨子,你的心意呢。”

    “红包没带,也没现金,改天……”

    苏卿说:“支持转账。”

    楼萦:“……”

    “真是一家子吸血鬼。”楼萦掏出手机,问白飞飞:“你封了多少红包?”

    “封了……”

    没等白飞飞说完,苏卿打断道:“楼萦啊,飞飞封多少,那是飞飞的心意,你可是孩子们的小姨,怎么能抠门呢,是吧。”

    楼萦很肉疼:“我仿佛能看见以后逢年过节的自己了,辛辛苦苦赚一年,全被你们家四个儿子给榨干了,一朝回到解放前。”

    楼萦现场给苏卿转账二十万,这点钱对楼萦来说,就是毛毛雨。

    苏卿笑着收下了,说:“那你赶紧结婚生娃,份子钱一下子全回来了。”

    “那我得怀四胞胎才能赶上你,想想还是算了,养孩子太费钱了,姐夫都被二胎整破产了,我的钱还是留着自己养老吧。”楼萦瑟瑟发抖,四个娃,不得把她肚皮撑破了?

    苏卿看向陆容渊:“你宣布破产了?”

    “儿子抱出来时,我就让人宣布破产了。”

    “你现在还欠多少钱?咱俩儿子的份子钱能不能收回来?”

    楼萦瞪大了眼睛,这夫妻俩,可真会做生意。

    陆容渊思忖了一下,说:“远远不够,你先安心坐月子,钱的事,我来想办法。”

    苏卿看了眼婴儿床上睡着的俩儿子,破产又如何,人才是最重要的。

    经陆容渊这么一提醒,楼萦想起来一件事:“姐,姐夫这艳舞,打算什么时候跳?”

    俩儿子,苏卿打赌输了。

    楼萦之前被坑,愿赌服输,向万扬告白了,现在苏卿也得遵守承诺。

    “跳,肯定得跳。”苏卿笑眯眯地看向陆容渊,比楼萦还希望看陆容渊跳艳舞:“要不穿比基尼跳,肯定很性感。”

    陆容渊:“……”

    这老婆,有点坑老公啊。

    楼萦打了个响指:“英雄所见略同,啥时候跳啊?”

    楼萦迫不及待了。

    苏卿正要开口,陆容渊连忙说:“夫人,我们刚破产,我要是跳艳舞,别人肯定认为我疯了,这事还是缓缓,不急,这场子,老公肯定替你撑起。”

    楼萦一下子没了兴致:“姐夫,你这就有点耍赖了,当初我愿赌服输,当场就向万扬那家伙告白了,搞得万扬还真以为老娘看上他了……”

    话还没说完,门口传来声音,几人回头,门口站着的正是从m国回来的万扬。

    楼萦刚才那话,一字不落的听进了万扬的耳朵里。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楼萦与万扬的视线对上,万扬沉着脸,那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仿佛一场世纪大战要拉开帷幕。

    楼萦有点心虚,目光闪躲。

    苏卿与陆容渊对视一眼,苏卿连忙找借口岔开话题:“老公,儿子是不是该吃奶了,你快兑点奶粉。”

    “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