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错嫁妻 > 章节目录 第376章 网已经撒开

章节目录 第376章 网已经撒开

 热门推荐:
    夜,深了。

    凉风吹过,还是有点儿冷。

    苏卿下意识搓了搓手臂,一个小小的举动,被陆容渊注视到,他脱下自己的外套替苏卿披上:“你先进屋休息,我在这坐一会儿。”

    “我想陪着你。”苏卿挽紧了陆容渊的手:“你说,明天秦雅菲会来吗?”

    苏卿心里还是忐忑的,不太确定秦雅菲是否会来。

    秦雅菲差点被抓了,陆承军落网,骆家辉被灭口,她身上背着骆家辉与陈秀芬两条人命,更别说之前绑架夏宝跟四宝的事。

    无论哪一桩,都足够秦雅菲挨枪子。

    陆容渊眸光幽远地看向远处:“她一定会来。”

    ……

    苏家。

    苏德安都睡了一觉了,半夜被尿憋醒了,他起来上了厕所,又突然没了睡意,下楼准备找点东西吃。

    一股大风从门口刮进来,苏德安冷的瑟瑟发抖,他见大门竟然没关,特别意外。

    睡前记得大门关了的啊。

    苏德安裹了裹身上的衣服,过去关门,突然,门上冒出了一只手。

    “啊,鬼啊。”

    苏德安吓得一跳。

    “是我。”

    苏杰推开门进来,穿着一件深色的风衣,颇有上海滩老大的气质。

    风吹得风衣猎猎作响。

    苏德安抬头看到苏杰的第一眼,他有一种狼崽子长大了的感觉。

    苏杰不再是躺在病床上的病怏怏的少年,他已经成熟了,眼光里透着一股男人的狠劲。

    稍纵即逝。

    等苏德安再去看时,又什么都没有了。

    苏德安觉得应该是自己的错觉,也没多想。

    “大半夜的,你怎么在外面?”苏德安数落道:“穿成这样,是不是又去飙车了?”

    这句话让苏杰脸色微变,因为以前的苏卿也总是用这种语气说这样的话。

    “嗯,玩了两圈。”苏杰也没否认,脱掉风衣外套,说:“姐明天举办婚礼,我去给她赢新婚贺礼。”

    “算你小子有良心,你姐没白疼你。”苏德安说:“对了,你在这吃我的,住我的,就没给我准备点什么?”

    “没有。”苏杰睨了苏德安一眼:“你现在都是一个孤家寡人了,我要不陪你住着,你哪天就算死了病了也没人知道。”

    “你这臭小子,诅咒我呢。”苏德安气得吹胡子瞪眼:“你们姐弟两个,一个比一个气人,就不能说点好话?我把你们姐弟养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一群白眼狼。”

    “你纵容苏雪跟秦素琴那对母女对我姐做的事,我姐不计前嫌,我可一直记着。”苏杰冷哼一声:“我能住进来陪你,你就偷着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无儿无女,我以后说不定还能给你养老送终。”

    苏德安:“……”

    无论是以前的苏杰还是现在的苏杰,苏德安都没有从他嘴里听到过一句好话。

    不过现在的话虽然难听,却也不像以前一样疾言厉色,动不动就冲他吼,直呼其名了。

    苏杰往楼上走,苏德安问:“要不要吃宵夜,我正好饿了,多煮点,给你送房间去。”

    “不用。”苏杰站在楼梯台阶上,看着苏德安:“你最好也别吃,一把年纪的人了,饮食不规律,小心进医院。”

    话虽然不好听,却也是一种关心。

    苏德安想说什么,到了嘴边,还是没说了,最后也没吃了。

    苏德安认为苏杰有句话说对了,他无儿无女,苏杰虽然不是他儿子,却还是一直姓苏,说不定以后养老送终,还真的指望苏杰了。

    翌日。

    天亮后,苏卿吃了早餐就开始化妆,然后去酒店,也就是婚礼举行的地方。

    这本来就是补办的婚礼,也是为了抓秦雅菲设的局,也就没有在意那些繁文缛节,一切都从简。

    楼萦与白飞飞陪着苏卿先去酒店,苏卿的婚纱里藏了耳麦,随时能跟陆容渊联系。

    酒店里里外外都是警局还有暗夜的人,穿的都是便服,还有一部分暗夜的人扮成宾客混在里面。

    只要秦雅菲出现,绝对插翅难逃。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苏卿没让夏天夏宝来,就让他们待在家里,照顾弟弟们。

    陆老爷子作为家里的长辈,肯定得出席。

    老爷子到了婚礼现场后,见大厅没有多少宾客,且大多数都是他不认识的。

    陆容渊也不知道去哪里了,陆老爷子找到万扬:“小扬啊,小渊在哪里?这婚礼怎么能整的这么寒酸,秀芬如果还在世,见着婚礼这样寒酸,也会生气,虽然秀芬不在了,但也不能委屈了小卿啊。”

    “陆爷爷,婚礼就是一场形式,不在乎人来的多少。”万扬瞎扯:“时间匆忙,能准备成这样就不错了,而且这是大嫂的意思,简单的走个形式,亲朋好友一起吃个饭,那些来的都是大嫂的朋友。”

    这一批都是暗夜的新人,陆老爷子没见过。

    “难怪,我是说怎么一个个都这么面生。”陆老爷子也没多疑,说:“就是委屈孙媳妇了。”

    “陆爷爷,你先去坐着,吉时就快到了。”万扬说着,把夏冬叫来:“夏冬,你负责照看着。”

    陆老爷子的安危也必须有人负责。

    安顿好老爷子,万扬去找陆容渊。

    陆容渊正跟冷锋在酒店门口,陆容渊穿着新郎服,帅气俊朗,不愧是天之骄子,在人群里,他一定是最耀眼的那个。

    陆容渊故意出现在酒店门口,目的就是为了引人出现,冷锋是作为好友参加婚礼,穿的是便装。

    冷锋抽着烟,说:“上面下了死命令,必须在三天内破案,能不能向上级交差,就看今天的了。”

    “嗯,离婚礼开始还有一个小时,不急。”陆容渊也点燃了一支烟,从远处看,两人就像是老熟人在交流寒暄。

    万扬正要过去,一辆黑色越野车开过来,开车的正是苏杰。

    他跟苏德安一块儿来的。

    苏杰在陆容渊身边将车子停下来,摇下车窗:“姐夫,今天可真帅,恭喜啊,愿姐夫跟姐百年好合。”

    陆容渊点点头:“嗯,你姐在里面,你跟岳父先进去,我在这接一下客人。”

    一声岳父让苏德安都快笑开了花:“好女婿,今天是你跟小卿大喜之日,待会可得好好陪我喝几杯。”

    “一定。”

    “姐夫,那我们先进去了。”苏杰把车开进地下停车场。

    停车场入口原本是有人检查的,这些人也有眼力见,知道一个是陆容渊的小舅子,一个是岳父,也就直接放行了。

    万扬走向陆容渊:“老大。”

    陆容渊问:“卿卿那边如何?”

    “楼萦跟白飞飞陪着,没问题。”

    “嗯,你带人再检查一下各个出入口,检查仔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