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错嫁妻 > 章节目录 第405章 苏杰是内鬼

章节目录 第405章 苏杰是内鬼

 热门推荐:
    楼萦晕过去后,被押着的男人站了起来,抬头,脸露出来。

    正是吴亦龙。

    吴亦龙把身上的外套给脱了扔进海里,走向昏迷的楼萦,一把捏住楼萦的脸,阴险一笑:“这不还是落在我手里了,把人扔船上,带走。”

    “是,吴少。”

    几人对吴亦龙那是恭恭敬敬的,架着楼萦就往早准备好的船上拖。

    吴亦龙回头又看了眼迷雾森林的方向,不屑一笑:“什么固若金汤,不还是被我们老大找到了破绽,王牌取代暗夜,指日可待。”

    ……

    信息室值班的人叫王珂。

    陆容渊询问一番后,得到了一条重要线索。

    王珂说:“老大,我真的一步都没敢离开信息室,对了,轻柔来找过我,给我送了几瓶好酒,我偷摸着喝了两口。”

    陆容渊深邃的眸子微微一眯:“王轻柔在哪?”

    “老大,王轻柔不在宿舍,到处都没找到人。”

    陆容渊心道不好,立即快步走出信息室。

    正巧,车成俊来了。

    “我这正有点事跟你商量。”

    “边走边说。”陆容渊朝卧室房间走。

    车成俊说:“我给苏杰做了血液分析,发现有些问题,里面有苯丙胺成分。”

    陆容渊凝步:“你是说,苏杰他…”

    车成俊点头:“嗯,这事我暂时瞒着苏卿,血液里的成分很少,应该不是这两天吸食的。”

    “嗯,我知道了。”陆容渊继续往前走:“真地图,很有可能被偷了。”

    “你是说岛上的防御图?”车成俊大惊:“那还了得,就算有人偷偷上岛都不知道。”

    “已经上来了。”陆容渊快步回到房间,夏天夏宝都在。

    夏天问:“爹地,怎么样了?”

    “你们照顾弟弟。”陆容渊直奔床头,往枕头底下一摸,还真没有。

    车成俊紧张道:“真丢了?”

    陆容渊点头,掀开枕头跟床单。

    车成俊手拍额头:“这么重要的东西,你竟然放在枕头底下,一看你就没有藏私房钱的经验,枕头底下是最危险的地方。”

    陆容渊一本正经的说:“卿卿每月给足了我零花钱,我不需要藏私房钱,你不要挑拨我们夫妻关系。”

    车成俊:“……”

    兄弟,这是关键吗?

    这求生欲望也是没谁了。

    “爹地,你们在找什么?”

    “你爹地把岛上的地图给弄丢了,这相当于岛上那些机关都是摆设。”车成俊很纳闷,嘀咕道:“谁会这么聪明,知道信息室的是假地图,知道真地图在你两口子的枕头底下。”

    “谁偷了不要紧,我还有第二套方案。”陆容渊睨了车成俊一眼,一副少见多怪的表情:“做人老大,这点防范意识还是要有。”

    说话间,苏卿回来了。

    “回来了,情况如何。”苏卿说:“刚才我在门口听见地图丢了?是这个吗?”

    苏卿拿出一枚u盘。

    “大嫂,东西怎么在你手里?”车成俊惊讶的问。

    “我刚在回来的路上捡到的。”苏卿把东西交给陆容渊:“这么重要的东西,以后收好了。”

    陆容渊握拳,将u盘攥在手心里。

    苏卿的话,漏洞百出,她没有见过地图,又怎么知道这枚u盘里就是岛上的地图?

    陆容渊什么都没说,只是问:“去哪了?”

    “去看小杰了,他挺虚弱的。”苏卿问:“对了,楼萦那边怎么样了?真有人潜上岛了?”

    “暂时不清楚。”陆容渊将u盘交给车成俊:“你收着,你藏东西有经验。”

    车成俊:“!!!!”

    陆容渊走向沙发,将电脑打开,电脑上是整个岛上的俯瞰图,动态的,像一张密集的网,上面有很多红点与绿点。

    红点在不断闪烁,绿点在不断的移动。

    车成俊大惊:“陆容渊,这……”

    绿点代表有人上岸了。

    从绿点分布的地点来看,是去了迷雾森林。

    人不多,大概就有十来个人。

    陆容渊打断车成俊:“正好瓮中捉鳖,有命来,无命回。”

    从车成俊的反应来看,苏卿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心提到嗓子眼了:“陆容渊,这上面显示的是什么意思?红点跟绿点代表什么?”

    夏天解释:“妈咪,红点是岛上设置的机关所在,绿点代表有外人侵入,现在那些人正在靠近红点。”

    突然,又冒出几个绿点,绿点的移动方向正是苏杰所住的房间。

    陆容渊立即打开另一台电脑,监控下,八名男人直奔苏杰的住处,很快就从里面扛起苏杰就往外撤。

    苏杰是昏迷状态的。

    车成俊盯着电脑上,震惊:“这不是雄狮的人吗?”

    苏卿看到苏杰被掳走,急道:“陆容渊,快派人拦住。”

    “来不及了。”陆容渊只说了这么一句。

    车成俊目光疑惑的看了陆容渊一眼,这是陆容渊的地盘,他想拦住一群人,那不是轻而易举?

    车成俊没吭声。

    陆容渊起身,交代道:“卿卿,你跟孩子们就待在房间里。”

    说完,陆容渊就出去了,并且调了几十人将房间守住。

    车成俊跟着出去了:“刚才你为什么骗苏卿?你是有意让雄狮的人把苏杰带走?”

    “他在岛上,才是最大的危险。”陆容渊眸光讳莫如深:“刚才卿卿撒谎了,她的u盘应该是从苏杰那拿回来的。”

    车成俊再次惊讶:“你是说,苏杰才是那个内鬼?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想要一锅端了暗夜,也不会来这么点人啊,苏卿可是他姐姐,你对他也有救命之恩,之前若不是你安排给他做心脏移植,他早死了。”

    陆容渊划燃了一支烟,盯着海面上:“他终究是厉国栋的儿子。”

    “你是说,他为父报仇?”车成俊皱眉:“你是不是早知道苏杰有问题,那你为什么还要把人带上来?”

    “卿卿也应该有所察觉。”

    “我不是问你这个。”车成俊都急死了。

    “他毕竟是卿卿的弟弟,在被秦素琴与苏雪欺负刻薄的那些年,苏杰与卿卿也算是相依为命。”

    陆容渊顿了顿,又说:“苏杰还是我丈母娘好友的儿子,楼萦的亲弟弟,秦雅菲与秦雅媛已经死了,苏杰若是出事,我跟卿卿之间也会生疙瘩,得罪一帮人,不划算。”

    车成俊感叹:“结了婚的男人,就是不一样,想想你以前多潇洒,哎,现在顾虑这,顾虑那,那现在怎么办?无动于衷?”

    “苏杰可以留一命,其他人,就别想走出去了,我早派了人在海域上埋伏。”

    “难怪你还有闲情逸致在这抽烟。”车成俊松了一口气:“虚惊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