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错嫁妻 > 章节目录 第406章 哎,又得被家法伺候了

章节目录 第406章 哎,又得被家法伺候了

 热门推荐:
    陆容渊那是真不慌。

    烟燃到了一半,海面上突然火光冲天。

    是雄狮那帮人的船燃起来了,水里也有很大的动静,水波暗涌,咕噜咕噜冒泡,像是整个海水都沸腾起来了。

    雄狮的人一下子被这阵势弄得有点慌了。

    带头的人说:“快,放小船,从小船走。”

    一艘一艘小船放下去,人刚跳到小船上,水底下突然冲出一个人,一个两个……

    不断的,顿时,七八十个人冒出来。

    个个身上背着水上飞喷射器,一会儿钻入水里,一会儿又从水里冲出来,窜上十几米高的空中。

    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把特制的弓弩,一支支利箭朝雄狮的人飞射。

    无数利箭射来,雄狮的人无数可逃,纷纷中箭,掉入水里,水下还有人埋伏,立即用小刀在水里要了这些人的命。

    一刀一个,就跟割韭菜似的。

    海面上一下子染红了,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清醒的苏杰看着雄狮的人一个个葬身大海,惊恐的后退,他在小船上,哪还有退路,脚差点将船给踩翻了。

    苏杰吓得腿软,蹲在小船上,稳住重心。

    他就这样看着水里一会儿涌出一团鲜红,一会儿那边又冒出一团血水。

    苏杰已经吓得脸色惨白,暗夜的人解决掉雄狮的人,最后只剩下一个苏杰,几十人从水里齐刷刷的冲出来,借着背上的水上飞喷射器窜到十几米高的空中。

    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苏杰。

    苏杰惊恐的求饶,大声道:“我是你们老大的小舅子,我不是雄狮的人,别杀我,别杀我。”

    众人面面相觑一眼,又迅速钻入水中,带着雄狮人的尸体,很快就消失了。

    最后只剩下苏杰一个人漂在海面上,入目之处,是无尽的黑夜,与海浪的声音。

    ……

    白飞飞等着万扬出来了,说:“刚才王牌的人摸上岸了,楼萦追他们去了。

    万扬一听,急了:“去多久了?”

    “已经半个多小时了。”白飞飞说:“这么久没回来,我担心楼萦出事。”

    万扬气得骂:“这个二傻子,拼那股傻劲做什么,这里是暗夜的地盘,用得着她去逞能,这里四处是机关,那些人不可能靠近。”

    一旦想试图走到他们所站的位置,必定死无全尸。

    “万扬,你一点不了解楼萦。”白飞飞盯着万扬,脸色很冷的说:“她看似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却比任何人重感情,现在王牌的人是以前天狼的人,你别忘了,我与楼萦是在天狼长大的。”

    如果不是楼萦让她留下来保护万扬,她早追楼萦去了。

    白飞飞心里清楚,万扬这个人,武力值不行,在楼萦眼里,她可以欺负万扬,但是别人绝对不行。

    白飞飞丢下这句话就朝楼萦追去的方向去了。

    万扬对着暗处吩咐道:“看守好这里,任何人不能靠近。”

    “是,万先生。”

    暗处分布着不少暗夜的人。

    就在刚才,靠近训练场的那些人已经全部被他们秘密解决。

    悄无声息的。

    解决之后,大家依然在各自的岗位上,井然有序,不慌不乱,训练有素。

    吩咐之后,万扬追着白飞飞去了。

    两人来到海边,地上有打斗的痕迹,白飞飞仔细检查了,然后看向海面:“楼萦出事了。”

    万扬也看了眼地面,眸色愈发深沉。

    ……

    苏卿在屋里焦急得很,坐立难安。

    她看见了海面上一直有火光,忍不住走出去了,见到陆容渊与车成俊也站在海边上,问:“海面上发生什么事了?”

    陆容渊云淡风轻地说:“一艘船自燃了。”

    刚说完,刚才解决雄狮的那群人回来了,个个把雄狮的尸体摆在海面上。

    这是在暗夜的地盘上,七八十个人对付八个人,团团围住,又占地理优势,解决这些人还不是小菜一碟?

    雄狮的人根本就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他们擅长近身作战,陆容渊直接派远程射手,那不是秒杀?

    苏卿看着地面上的尸体,大惊:“这不是刚才掳走小杰的那些人,小杰呢?”

    陆容渊给其中一人使眼色,那人立马领悟,说:“大嫂,我们刚才只看见雄狮的人,没看见别人。”

    “卿卿,别担心,说不定苏杰是自己逃脱了,顺着回去了。”陆容渊说着,又对手底下的挥手,说:“嗯,你们都先退下,把这些都处理了,别脏了暗夜的地盘。”

    “是,老大。”

    “老大,我们已经找到王轻柔……的尸体了。”夏秋小跑着过来:“我们在东边发现了她,王轻柔应该是想逃出岛,被启动的第二套机关给…结束生命了。”

    第二套机关的布置,那是随机的,知道准确位置跟变幻的,也只有三个人。

    陆容渊,车成俊与万扬。

    “扔海……”

    陆容渊本想说扔海里喂鲨鱼算了,碍于苏卿在这,他还是不要太血腥暴力了,让苏卿认为他是个冷血残忍的人。

    于是,陆容渊语气淡淡的说:“处理了。”

    夏秋点头:“是,老大,我知道,老规矩,我立马让人扔海里喂鲨鱼。”

    猪一样的队友。

    陆容渊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气得一脚踹在夏秋的屁股上:“多嘴,立块碑。”

    “是,老大。”夏秋摸了摸屁股,老大手下留情,不疼。

    地上的尸体迅速被清理,连一滴血都没有。

    苏卿眸光复杂的看了眼陆容渊,欲言又止。

    “老大,楼萦出事了。”

    万扬与白飞飞跑了过来。

    苏杰还没找到人,楼萦又出事,苏卿心塞得很。

    “怎么回事?”

    白飞飞说:“应该是被王牌的人抓了,在道上,能是楼萦对手,还能把她抓了的,还没几个人,我担心楼萦会有危险。”

    “放心,出不了这片海。”陆容渊又说了句:“但不能保证,楼萦没事。”

    这话让万扬心里一沉,立即带了不少人,亲自开着游艇气追了。

    白飞飞也跟着去了。

    陆容渊脸上倒是一点不慌,并安慰苏卿:“别担心,我刚才吓唬万扬的,只要对方没有当场要了楼萦的命,楼萦就没事。”

    见陆容渊不慌,苏卿也不慌了。

    苏卿意味深长地看着陆容渊,阴阳怪气地说:“跟我进屋来。”

    说着,苏卿转身往屋里走。

    车成俊没懂意思,问:“你老婆这是要做什么?怎么感觉这语气不对?”

    陆容渊叹口气,一脸的无奈:“又得家法伺候了。”

    车成俊:“?”

    陆容渊无奈的表情下,可透着狐狸般的狡黠,这哪里是要被家法伺候的样子。

    车成俊还没想明白,海面上突然一声巨响,是爆炸声。

    陆容渊也听见了,他回头看了眼海面,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