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青云仙途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赤角狰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赤角狰

 热门推荐:
    带着大师兄林远山一起赶到西山,王诚二人直奔柳红艳夫妇的洞府。

    要不怎么说这对夫妇不务正业呢?

    这片分给他们的山区之中,也有数座灵峰,他们夫妇洞府所在的灵峰,灵气更是比王诚斩杀【巽风雕】的那座高山还要强出一些。

    可他们夫妇就只是在山顶上修建了一座院子,然后用一个一阶下品阵法【雾隐阵】进行遮掩守护,便算是完了。

    偌大一座高达近三百丈的灵峰上面,连一块灵田都没有!

    这种事情要是让在清霞山那种地方活动的散修们看见了,怕是早就杀了这对夫妇,占据这座灵峰自行开发了。

    这时候王诚和林远山赶到山顶阵法区域外,出声喊了一句,便看见身穿一袭白色孝服的柳红艳打开阵法走了出来。

    得,这么快就连孝服都穿上了。

    王诚看着眼角泛红的柳红艳,心中基本确认那罗立是真的死了。

    他不禁和林远山互望一眼,然后低沉出声道:“柳道友节哀,罗道友到底是因何而去,此事还要请柳道友详细说明。”

    “王掌门明鉴,妾身夫君乃是伤在一头异兽【赤角狰】的手下,他被那头【赤角狰】追杀了数十里,直到妾身赶过去救援后,合我二人之力才将那头畜生击退,但是夫君身上的伤势却是太过严重,回来后撑了不到一个时辰便去了!”

    柳红艳抬眼看了一眼王诚师兄弟二人,神色悲痛的说出了夫君罗立死因。

    异兽【赤角狰】?

    王诚和林远山面色皆是一变。

    所谓的异兽,便是指变异妖兽,和普通妖兽又有些不一样。

    能够当得起“异兽”这两个字之称的妖兽,一般都比普通妖兽要强出许多。

    比如【赤角狰】这种异兽,它是由豹类野兽或者妖兽变异而成,它的后代只会是普通豹妖,而不会与它一样是【赤角狰】。

    “柳道友,你说那头异兽【赤角狰】追杀了你夫君罗立数十里,这不对吧,你夫君罗立才练气七层修为,他有何本事能在【赤角狰】的追杀下逃出数十里,等到你去救援?”

    王诚目光紧紧的看着柳红艳说道,脸上满是疑惑之色。

    而他的话音落下后,柳红艳还未来得及回答,林远山便忽然面色微变,面色凝重的看着柳红艳说道:“柳道友的修为,又是何时晋升的练气九层?为何这等大事,都不通知我等过来庆贺一番?”

    什么?柳红艳晋升练气九层了?

    王诚愕然的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大师兄林远山,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当即施展出“天眼术”看向柳红艳,果然发现其身上的法力气息已经和林远山一般处于练气九层了。

    这下他脸色也变了,变得很是难看的望着柳红艳质问道:“现在这青云山脉也没有外人,柳道友修为突破后,不通知我等过来庆贺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刻意收敛气息掩藏修为?你是在防备谁呢?”

    刻意收敛气息掩藏修为,这种事情在同境界修真者之间的交往当中,是很犯忌讳的一件事情,包括王诚现在这种当面使用“天眼术”看人的事情也是。

    而就像王诚此时质问柳红艳的话语一样,大家都在这青云山脉修行,你修为晋升后不大张旗鼓告诉其他人也就罢了,还要刻意在其他人面前掩藏修为,这是在防备谁呢?是觉得其他人会害你吗?还是想要掩藏修为谋害其他人?

    面对王诚气势汹汹的质问,再见到林远山手掌已经摸向了腰间的储物袋,柳红艳原本悲痛的神色,也是猛然为之一变。

    她连忙摆手解释道:“两位道友千万不要误会,妾身修为晋升练气九层,也就是这几日的事情,原本是准备等再过一些日子通知各位道友过来庆贺的,没想到却是因此害了夫君!”

    她说到此处,忽然泪水涌出的捂脸哀泣道:“夫君正是为了给妾身准备庆典用的灵果,才冒险深入蛮荒地域寻找,没想到却遇上了那头【赤角狰】,害了他的性命!是妾身害了他啊!”

    她声音悲痛,充满了后悔自责之意。

    但是王诚却没有被她的话语带偏思维,只是冷冷说道:“柳道友先别忙着哭,你还没有回答我等的问题,你夫君罗立是怎么在【赤角狰】追杀下逃出数十里的?你既然修为才突破没几日,应该更没有道理掩藏修为才是,为何今日却要在我们师兄弟二人的面前掩藏修为?”

    这是柳红艳话语中最明显的漏洞,尤其是后一个,更是无法令人理解。

    此时的形势,和以往完全是倒过来了。

    以往是柳红艳夫妇仗着青云门需要他们撑场面,多次在王诚面前咄咄逼人,各种肆意嚣张的对他和青云门冷嘲热讽,对王诚这个青云门掌门的命令也是爱理不理,完全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现在王诚也是一报还一报,对于罗立的死亡根本没有任何同情之意,也根本不理会柳红艳的悲痛和自责,只想知道柳红艳刻意掩藏修为到底是何居心。

    而柳红艳这时候也完全没有了以往的肆意嚣张,面对王诚的喝问,只是哀哀泣鸣道:“王掌门恕罪,掩藏修为的事情,实在是妾身因为夫君去世而悲痛万分,一时头脑发昏之举!”

    “妾身也知道我们夫妇以往对待王掌门和青云门诸位道友多有冒犯,因此担心王掌门见到妾身修为晋升后,会不愿为妾身夫君报仇,是以才掩藏修为希望博得王掌门的同情!”

    “至于妾身夫君为何能够在【赤角狰】的追杀下逃出数十里,乃是因为妾身得知他要出去寻找灵果后,特意将自身的飞行法器交给了他,以此才能受伤后侥幸逃出如此远距离!”

    真的是这样么?

    王诚望着掩面而泣的柳红艳,心中疑虑依旧存在。

    柳红艳的这个解释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可是鉴于他们夫妇以往的恶劣行为,王诚很难相信她的话语没有虚假。

    这时候,一直未曾说话的林远山却是开口说话了:“柳道友的话,听起来确实有一些道理,那么就请道友带我们去看一看罗道友遗体吧,活人或许会骗人,死人却是不会!”

    王诚闻听此言,顿时也连连点头道:“大师兄所言极是,柳道友说的是真是假,现在都是你一面之词,我们还要先见过罗道友的遗体后,才能选择是否相信道友。”

    “夫君的遗体就在院内,两位道友既然不信妾身之语,那便随妾身来吧!”

    柳红艳满面泪水的望了师兄弟二人一眼,转身走向了身后的宅院。

    跟着柳红艳进入宅院当中,王诚二人很快就看见了院子中用白布盖住的遗体,白布中间处已经被血染成了鲜红色。

    师兄弟二人交换了个眼色,林远山当即挥手打出一道微风,将那白布吹了起来,然后便看见了白布下面腹部破碎裂开,露出里面脏器骨骼的尸体。

    “夫君腹部上面的伤势,是被【赤角狰】一爪撕裂所造成的,伤口处烧焦的痕迹可以为证,两位道友若是不信妾身所言,妾身这里还有从【赤角狰】身上斩下来的一撮毛发可以为证。”

    柳红艳口中说着,便伸手一拍腰间储物袋,取出一撮赤色长毛递给了王诚二人。

    林远山主动接过赤色长毛,在鼻尖嗅了嗅,又轻轻在手中摩挲了几下,才将之递给王诚,低声说道:“闻起来的确是有些豹类妖兽身上的味道,摸起来也是和虎豹之类妖兽身上的毛发一样感觉。”

    在这方面,他的经验远比王诚要丰富许多。

    所以王诚也没有不懂装懂的再对手中那一撮赤色长毛做什么辨认,只是轻轻摩挲着手中的赤色长毛,一脸淡然的看向柳红艳问道:“就算柳道友先前的话是真话,我们姑且相信柳道友的话,柳道友凭什么觉得我们会为罗道友报仇呢?我们又如何找到那头【赤角狰】呢?”

    说到此处,他也忍不住面露讥讽之色说道:“柳道友如果忘记了的话,那本掌门可以再提醒你一次,这一年多来,光是本掌门和大师兄让你们清剿西山妖兽的传讯,就发了至少五次,你们却是一次都未遵从,更别说让你们参与青云谷凡人村寨轮值守护的事情,被你们直接拒绝这件事了!”

    他是没有同意大师兄林远山此前那个狠辣的建议,但这可不意味着他真的对柳红艳夫妇没有怒气和怨言。

    现在罗立死了,柳红艳想要请他们帮其报仇,怎么可能是一句话就能成的!

    柳红艳这时候听到他这话,当即对着他和林远山鞠躬一礼道:“以前的事情,的确是妾身夫妇做得不对,妾身可以向王掌门和林道友你们道歉,请你们能够大人大量,原谅妾身夫妇以前的不敬!”

    说完不等王诚接口,她又接着说道:“妾身也知道嘴上道歉几句,难以消除双方积怨,所以只要王掌门帮妾身夫君报仇,妾身事后不但可以将这西山归还青云门,从此全心全意为青云门效力,还可以将那【赤角狰】所守护的一棵一阶灵果树【白阳果】树让给青云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