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青云仙途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防不胜防【求月票求收藏】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防不胜防【求月票求收藏】

 热门推荐:
    开战之前,王诚是对大师兄林远山说过,如果【赤角狰】速度太快难以对付的话,让他帮助自己争取一些时间,自己有办法将其斩杀。

    但林远山那时候只以为他是准备动用师尊青云子留下的什么强力灵符。

    而像【八面青空斩】这个一阶极品法术,王诚因为此前一直都是自己在僻静之处独自练习,林远山又一直为各种事情奔波忙碌,根本不曾见过他使用。

    甚至林远山跟随师尊青云子数十年,都从来没有见过师尊使用过这种法术。

    所以这时候见到王诚用这一招斩杀【赤角狰】后,他脑海一片空白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样足足愣了十几息时间后,他才面色惊疑不定的望着王诚说道:“王师弟你……你这一道法术是从何处学来的?为何我从未见师尊使用过这种法术?”

    “此事关乎本门机密,等咱们回去后,师弟我再和师兄你细说。”

    王诚看了一眼天空中同样处于失神状态的柳红艳,语气平静的回答了林远山所问。

    听到他这话,林远山顿时头脑一清,当即颔首应道:“掌门师弟说得是,刚才是师兄我失言了。”

    然后他目光一扫空中的柳红艳,眼中寒光一闪,朗声喝问道:“【赤角狰】已死,柳道友夫君之仇已报,不知柳道友昨日答应的条件,还算不算数?”

    柳红艳脸色微微一变,然后很快就主动从天空中降落下来,满面哀伤的轻声答道:“妾身所言,当然算数,等回去后,妾身就搬离西山,去青云峰侍奉王掌门!”

    “不是侍奉本掌门,是为我青云门做事。”

    王诚语气不悦的纠正了一句,然后对大师兄林远山打了个眼色,便直接抬手召回【青云剑】,奔向了【赤角狰】的尸体。

    这头【赤角狰】体型比王诚等人当初斩杀的【银背铁狼】还要小一点,但价值却远超【银背铁狼】。

    它身上的兽皮韧性惊人,王诚用手中的一阶中品法器【巽风刀】试了一下,发现只能稍稍破皮。

    这意味着即使不经过炼器师炼制,使用豹皮制作的皮甲防御力,也比一阶下品防御法器强出许多。

    但【赤角狰】身上最珍贵的东西,定然就是额头上面那根螺旋独角了。

    王诚的【八面青空斩】将【赤角狰】脑袋都劈成了十几瓣,这根螺旋独角却是完整保存了下来。

    此物不但坚硬程度堪比一阶上品法器,【赤角狰】那种赤色火柱法术更是以此作为媒介才能释放出来。

    哪怕王诚不懂得炼器之道,也知道此物如果落到一位懂行的炼器师手中,定然有很大几率炼制出一件附带法术效果的一阶上品法器。

    除此之外,豹牙、豹骨、豹胆等物,皆可炼器炼丹,效用不凡。

    整头【赤角狰】尸体,王诚连皮带肉的全部都分好装进了储物袋中,一点都没有浪费。

    而在他处理【赤角狰】尸体的大半个时辰时间里,柳红艳都只是在一旁看着,一点异动都没有。

    这让王诚和林远山心中都有些泛起了嘀咕,不知道这女人究竟是打的什么主意。

    但柳红艳既然没有异动,两人也不好直接就卸磨杀驴的对其出手。

    于是在王诚处理完【赤角狰】的尸体后,三人便又向着那棵【白阳果】树飞了过去。

    到了地方,王诚三人围绕着果树转了两圈后,便听王诚口中说道:“这【白阳果】看起来顶多还有一个月就能完全成熟了,若是现在采摘的话,虽然也能食用,但效果无疑要大大降低不少,我看不如接下来让人守在这里,等灵果成熟了再采摘也不迟!”

    “掌门师弟所言有理,正好柳道友不是要搬离西山吗?我看就请柳道友带着西山洞府那套阵法在这里布下,先在此暂住一个月时间,等灵果成熟后,再随我等去青云峰定居也不迟。”

    林远山说完,目光便落到了柳红艳身上,话语中满是不容置喙之意。

    而面对王诚师兄弟二人的注视,柳红艳先是面色微微一变,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皱了皱眉,然后才慢吞吞的说道:“既然林道友都这样说了,那妾身遵命就是。”

    这都答应了?

    王诚和林远山不由交换了个眼色,心中越发感到疑惑了。

    不过柳红艳答应了这件事后,两人反倒更没有对付其的理由了。

    毕竟这【白阳果】树的看守,现在看来还非得此女不可。

    不然杀了此女,他们两人就势必要分出一人在这里守候月余时间了。

    想及此处,王诚便也对着柳红艳安抚道:“柳道友放心好了,只要你守好这棵【白阳果】树,等到灵果成熟后,青云门也必不会亏待道友。”

    “那妾身就在此先谢过王掌门了。”柳红艳面色果然好看了一些,对着王诚福身一礼表达了感谢。

    林远山见到这件事说定了,便走到那崖壁下的洞窟前,朝里面望了几眼,然后对王诚说道:“那头【赤角狰】实力非凡,不知它这巢穴之中是否还有什么藏宝,掌门师弟你先在这外面看着,师兄我进去看一看。”

    “也好,那师兄你自己多加小心。”

    王诚想了想,便同意了林远山的提议。

    然而柳红艳这时候却忽然说道:“妾身也想和林道友入内一观,当初妾身夫君的法器就是在被【赤角狰】追杀途中遗落了,很可能被这畜生带回了巢穴之中。”

    王诚闻言,马上就把手一挥道:“既然如此,大家就一起进去看看好了。”

    他留在外面,本就是防备柳红艳会在他们师兄弟进入洞窟后使坏,现在既然柳红艳自己主动要求进去,他也没必要留在外面了。

    林远山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也没有反对,于是林远山在前,柳红艳居中,王诚断后,三人一起举着“月光石”进入了洞窟之中。

    洞窟并不深,三人往内走了差不多十丈就到尽头了。

    只见高约两丈、宽有三四丈的洞厅内,同样是遍布着兽骨残骸,而在应该是【赤角狰】栖息的地方,则是有着一块人头大小的火红色矿石散发着微弱火光,一下吸引了洞内三人的注意力。

    “似乎是一块蕴含火行灵力的灵玉原矿!”

    林远山口中说了一句,便向着那块火红色矿石走了过去,准备将之捡起带出去仔细打量。

    但就在此时,柳红艳忽然双袖一抖,两道银光顿时从她双袖之中激射而出,直奔王诚和林远山而去。

    王诚和林远山并非对她毫无防备,事实上两人进入洞窟后,身上都施展了“木甲术”和“金甲术”两种防御法术,并且防御法器也都一直提在手中。

    但是两人谁也没有想到,柳红艳发难的方式会是如此特别。

    那两道银光并非什么法器,只是两根使用灵金所制成的银针,柳红艳发射它们的手段,就是凡人发射飞镖之类暗器的手段。

    而银针不知道是何种灵金所制成,竟然很是轻易的洞穿了王诚和林远山身上那层灵光护甲,直接钉入了他们的身体。

    “妖妇你找死!”

    林远山中针后一声怒喝,当即要祭起法器攻击柳红艳。

    但是他刚一运转法力,顿时就丹田一痛,整个人“啊”的痛叫了一声跌坐到了地上。

    “可恶,针上有毒!”

    王诚一屁股坐在地上,虽然没有如林远山一样叫出声来,可额头上那一下冒出来的冷汗,便知道他也是痛得无比难受。

    而柳红艳则是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一幕,满脸得意的笑道:“怎么样?两位道友千防万防,也没想到妾身会用这种手段发难吧?我劝两位道友千万别再尝试运转法力,因为你们越是想要运转法力,【蚀灵蝎】之毒所产生的痛苦便越重!”

    “你想干什么?本掌门身上有着【开宗令】护身,你敢杀我们,难道不怕龙山书院的追捕吗?”

    王诚面皮抖动的望着柳红艳低声怒喝,眼中满是不解与愤怒之色。

    “王掌门别生气嘛,就像你说的一样,你身上可是有着【开宗令】存在,妾身怎么敢冒着被龙山书院追捕的风险杀你?”

    柳红艳媚眼如丝的望了他一眼,口中发出“咯咯”的笑声吃吃一笑道:“咯咯咯,王掌门放心好了,妾身只是想让你和林道友助妾身修行罢了,等会儿王掌门尝到了妾身的妙处,说不定还会感激妾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