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青云仙途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热门推荐:
    只是想让你和林道友助妾身修行罢了!

    当王诚听到柳红艳这番话的时候,还有些愕然,不知是何意。

    但林远山却是已经面色大变的怒喝了起来:“妖妇你想对我们使用采阳补阴的邪术,助你在此冲击筑基!”

    采阳补阴?

    王诚一听这四个字,马上就懂了。

    他一脸恍然的望着柳红艳说道:“原来如此!如此说来,你那夫君罗立,怕也不是正常死亡,而是先被你采空了身子,然后被你扔给【赤角狰】杀害的吧!”

    “王掌门提那个没用的死鬼干什么?以后掌门您就是妾身的夫君了,妾身一定会好好侍奉夫君你的,咯咯咯……”

    柳红艳脸上浮现出浪荡的媚笑,身子一扭一扭的便向着王诚缓步走去。

    “你……”

    王诚面色难看的望着她一步步向自己走来,额头上面的汗水一下增加了许多。

    柳红艳见此,顿时红舌伸出嘴角舔了舔嘴唇,一脸得意的娇笑道:“夫君你别紧张嘛,放心好了,妾身只是借你童阳一用罢了,绝不会害你性命的,毕竟你死了,妾身可没本事逃过龙山书院的追捕!”

    声音未落,她忽然把手一挥,一团粉红色的烟尘便自她手中飞出,飘向了王诚。

    “妾身知道夫君你还是童阳之身,未免夫君你等下放不开,妾身还是先用这【迷情粉】为你助兴一番好了。”

    她一脸浪笑的为王诚解释了一下粉红色烟尘作用,看着那些粉红色烟尘将王诚包围,附在王诚身上后,才真正放心走向了王诚身边。

    内有【蚀灵蝎】之毒侵蚀经脉法力,令人浑身疼痛无力,外有【迷情粉】溶于血液,诱发人情欲,惑乱心神。

    除非王诚是筑基期修士,不然她还不信有哪个练气期修真者接连中了这两种毒后,还能有反抗之力。

    只见她走到王诚身边后,先是蹲下身子抬手摸了摸王诚俊朗白皙的俊脸,然后才“咯咯”一笑,伸手摸向了王诚背后挂着的【青云剑】。

    但就在这时,王诚手腕一动,一柄青色飞刀瞬间脱手飞出,正中蹲下身子的柳红艳脖颈。

    “你……我……不……”

    柳红艳杏眼圆瞪的望着王诚,双手捂住脖颈拼命想要说些什么,但因为气管被飞刀扎破,话语声根本说不完整,最终只是“嗬嗬”的叫了几声,便直接倒在了王诚身旁,没了声息。

    “我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若非受到你刚才使用银针偷袭的手法启发,也没想到原来凡人手段用得好了,也能轻易杀死一位修真者!”

    王诚看着地上死不瞑目的柳红艳尸体,脸色平静的自言自语道。

    看他脸色平静的样子,那什么【迷情粉】的药效,根本没有在他身上发挥出什么作用。

    而他也很快抬手拔出了身上插着的银针,然后缓慢的爬向大师兄林远山,帮其也拔出了体内银针,二人便就地等待【蚀灵蝎】的毒素持续时间过去。

    “王师弟你是怎么做到在中毒情况下,还有余力杀了那妖妇的?为何她使用的【迷情粉】对你好像一点效果都没有?”

    林远山面色惊疑的看着王诚问道,替死不瞑目的柳红艳,问出了未曾来得及问出的问题。

    “大师兄还记得一年前我们刚到青云峰的时候,师弟我和你们第一次出去寻找野生灵药的经历吗?那次师弟我侥幸找到了一株【红蛇果】,以其果汁混合一条【青影岚蛇】的蛇胆服用了下去,因此提升了身体对于毒素的抵抗能力。”

    “虽然像【蚀灵蝎】这样的毒物之毒,师弟我没法完全豁免,但是【迷情粉】这种普通媚药,当然不成问题!”

    “而【巽风刀】体积小,师弟我出门的时候,也一直都是收在袖中贴身携带的!”

    王诚脸上微微一笑,并不隐瞒的直接道出了详情。

    “原来如此,如此说来,那毒妇死得还真是一点不冤!”

    林远山一脸恍然的点了点头,脸上也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这次师兄弟二人可谓是险死还生,差点就要全部被柳红艳这毒妇给采补了。

    如今王诚出人意料的完成了绝地反杀,不但让二人保住了尊严和修为,同时也解决了一条潜藏在身边的毒蛇。

    这当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林远山笑了一阵,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一般,目光炯炯的看着王诚问道:“对了,先前有那毒妇在场,王师弟不方便说明,现在师弟可否为师兄我解惑,告知你先前用于斩杀【赤角狰】的那道法术来历?”

    “此事我也不瞒大师兄,那道法术是师弟我从师尊生前所传下来的一件传承宝物当中所得而来,包括师弟我和师尊所修行的《青云诀》,都来自于那件宝物,而那件宝物如今也只有修行了《青云诀》的人可以打开使用,那道法术也是与《青云诀》所配套的一阶极品法术!”

    王诚说到此处,目光歉然的看着林远山说道:“师尊临终前特别交代,此物是本门掌门传承的信物,不可让予他人掌管,所以请恕师弟我无法将此物交给大师兄您看了。”

    “原来是一阶极品法术,难怪威能如此之大!”

    林远山面色恍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王诚微微颔首道:“既然是师尊的交代,王师弟当然不必为难,可惜《青云诀》对于资质要求特殊,我们之中也唯有王师弟你的资质比较契合此功法,现在我也似乎明白师尊为何自小对你青睐有加,又一定要将掌门之位传给你了!”

    说完他又忍不住一声叹息道:“哎,虽然有些不愿承认,但是和我们这些师兄弟比起来,的确只有同样修行了《青云诀》的王师弟你,才能真正算得上师尊的衣钵传人!”

    一个修真者,弟子可以有很多,但是衣钵传人,一般只有一个。

    而修真者选择衣钵传人的最低标准,便是要继承自己修行的功法,并有望将这门功法修行到更高境界。

    但通常选择衣钵传人的时候,修真者还会综合弟子的资质、悟性、心性、年龄等各方面因素来考虑,优中选优直到选出一位自己真正满意的弟子。

    就像林远山所说的一样,王诚便是师尊青云子最终选定的衣钵传人。

    尽管此事青云子并未直接说明,可是其逝世之前的安排,其实便已经从侧面证实此事了。

    林远山现在想起自己当初在师尊青云子灵柩前说过的话,一时间各种滋味涌上心头,心情很是复杂。

    他当时觉得自己不论是修为和身份,还是年龄和经验,都比王诚这个五师弟要更适合当青云门的掌门,所以才会对青云子临终前指定王诚继任掌门的事情,心怀不满。

    但是现在看来,王诚虽然在青云子六位弟子当中排行第五,可是凭他衣钵传人的身份,在身份这一层面上就完胜他林远山这个大师兄了。

    再说修为,虽然有着他所给的【金露丸】帮助原因,可是王诚这么快修为就达到练气八层,而且是二十二岁的练气八层修真者,这一层面上也是完全不比他林远山这个大师兄逊色了。

    他林远山现在还能胜过王诚的东西,就是他比王诚年长几十岁,闯荡修真界几十年所积累的各种经验了。

    可经验这东西,只要王诚和他林远山一样多活几十年,同样可以积累起来。

    而且以王诚的修为增长速度,到时候接触到的各种人和事务,只会比他林远山更多更广,经验积累的比他更丰富!

    如此算下来,他想要和王诚争夺掌门之位,还能拿什么来争?

    王诚虽然不知道林远山此刻心中在想什么,但是从其刚才的话语中,也能猜出是和自己有关。

    所以见到林远山只是面色一阵青一阵红的变幻不定,并不再说话,他也不出言打搅,默默等待【蚀灵蝎】之毒的持续时间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