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青云仙途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招贤纳才【求追读啊】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招贤纳才【求追读啊】

 热门推荐:
    青云门以后一定要培养出自己的炼器师!

    这是王诚离开“百炼楼”后,暗暗咬牙下定的决心。

    是的,他最终还是咬着牙答应了“百炼楼”那三大规矩,将自己储物袋内那根【赤角狰】的独角委托给炼器师炼制法器。

    没办法,以现在“白象坊”这边的情况,这种原材料如果拿去卖,估计也只能卖不到两百下品灵石。

    但如果此物能够炼制成一件一阶上品法器,那价值便能翻上十倍了。

    这样即使届时还需要支付至少一千下品灵石的炼器费用,也比只卖材料钱多赚四五倍的灵石。

    没有人会和钱过去不,哪怕王诚心中对于“百炼楼”的豪横姿态很是不爽,也不会去做这种事情。

    不过因为“百炼楼”的特殊规矩,原本是准备定制几件法器的他,最终也只是使用了【赤角狰】的独角这一种材料。

    起码这根独角,只要那炼器师不是个奇葩,再怎么说也会将它炼制成一件攻击法器。

    而离开了“百炼楼”后,王诚也是不死心的去了另外两家炼器铺,分别将【巽风雕】的翎羽和【青影岚蛇】毒牙交给了两家炼器铺,委托他们炼制成一件羽扇法器和匕首法器。

    至于【赤角狰】的兽皮,王诚几番犹豫后,还是决定不要用来委托炼制法器了,准备等回到青云门后就让二师姐裁剪了制成皮甲。

    这张兽皮不炼制法器,制成皮甲也能相当于一件一阶下品防御法器,而一旦交给炼器师炼制,炼器失败,那就彻底毁了。

    而在一家炼器铺委托炼器的时候,王诚也顺势和店主打听了一下【云龙商会】的来历。

    结果让他相当惊讶。

    原来他之所以此前没有听说过这家商会的名字,只是因为这家商会此前的经营区域并未涉及到清霞山那片地方。

    实际上这家商会在元龙星上面,整体实力是可以排进前十的大商会,背后有着几个鼎鼎有名的大势力入股支持,其中就包括龙山书院。

    得知这点后,王诚对于两个多月后的合作见面会,越发期待了。

    如果真的能够与这种大商会建立合作,对方随便指缝里漏点好处出来,都足够他们青云门这种小门派吃到撑了。

    接下来四五天里,王诚每日都是出门到处游逛“白象坊”,他几乎将每一家店铺都走了一遍,并厚着脸皮不厌其烦的向一些愿意和自己交谈的修士打探某些情报。

    这样一圈走下来,王诚对于“白象坊”的基本情况也算是有了个大致了解。

    根据他打探到的情报和自己亲眼观察所得知,在这“白象坊”内来往的修真者,的确是以这片蛮荒地域各个修真门派和修真家族修士为主。

    不是每个夺得【开宗令】的门派,都是青云门这种小门派。

    有些已经建立了百年甚至数百年的门派,因为在原本山门所在地发展到了瓶颈,又没有什么大靠山可以依靠,也会选择破釜沉舟夺得龙山书院下发的【开宗令】,把山门迁徙到这片蛮荒地域来。

    龙山书院对于这种门派也是非常欢迎和扶持,不但会将愿意追随他们门派过来的所有修真者免费接来这边,还会帮他们接来大量凡人在此繁衍,并提供比青云门强大许多的扶持。

    这些相对于青云门来说底蕴深厚的门派,不但上有多位筑基修士坐镇,下面也有一些本门弟子出去开枝散叶形成的修真家族依附,加上他们选择山门的时候,山门所在地就刻意选在了距离白象山不远处,这就使得他们的弟子往来“白象坊”无比方便,给这里带来了可观的人流。

    但除了这些在本地扎根建立山门的门派修真者和家族修真者外,目前白象山也开始接收外界其他散修过来“淘金”了。

    “淘金”是王诚对于那些散修来此地的用意概括,因为这片资源丰富又没有高阶妖兽存在的蛮荒地域,在缺少修真资源的散修眼中,就是一座大金矿,只要来到这边,就能发财。

    不过散修想要直接通过飞天楼船或者【云鲸兽】来到白象山可不容易,那不但需要给龙山书院缴纳一笔高额的费用,还必须得在这片蛮荒地域待上十年才能离开。

    当然,如果散修们有本事自己从这片蛮荒地域外面赶到白象山来,或者是自己从这片蛮荒地域出去,龙山书院也不会管。

    但就算是筑基期修真者这样做,也很可能一不小心就葬身半路上遇到的某头二阶妖兽肚腹。

    因为这些限制,如今“白象坊”内出入的散修,数量并不算多,但绝对每一个都是有本事之人。

    王诚的目标就瞄上了这些人。

    他们青云门现在也算是有了固定山门根基,而他自己和大师兄林远山又是练气九层修真者,还有【白阳果】树这样的灵果树,条件比之两年前又是不可同日而语。

    王诚觉得这种情况下,青云门也有底气招贤纳才了。

    不过有着柳红艳夫妇的前车之鉴存在,王诚这次不会再随便招人了,一定要秉承宁缺毋滥的宗旨去招人。

    一个坊市里面,散修最多最集中的地方,一定是自由交易区。

    大多数散修出门冒险所得的收获,都不会轻易去那些店铺内出售,而是先去自由交易区摆摊。

    反正摆摊的费用不会多么高,又刚好能让自己有个打坐休息的地方,万一遇上个不差钱的主儿看上了自己摊上某样东西,那就更是赚到了。

    事实上,王诚就知道,很多小店铺的掌柜也会跑来自由交易区捡漏和进货。

    他们不会明着把收货价格抬高,因为总有一些赶时间的散修,或者是急需要用灵石的散修,会不愿浪费时间去摆摊出售货物。

    但他们也确实有着收货的需求。

    于是在有需求的情况下,他们也会去自由交易区暗中收货,哪怕这样收货的价格比他们明面上价格高出几成。

    综上所述,只要是散修,不管明不明白这里面的道道,来到坊市出售东西的时候,前来自由交易区摆摊,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王诚虽然蹲在了自由交易区,却没有去小师妹余诗音的摊上帮忙,只是会时常留意一下那边情况。

    他更多还是留意来往的修真者,找寻适合招揽的目标。

    这一日,王诚正在自由交易区游走,搜寻合适的招揽人选,忽然间留意到小师妹余诗音那边围了不少看热闹之人,见此他连忙赶了过去。

    “我说你这小姑娘为什么不肯承认呢?你这摊上的兽爪和犬牙,明明都证明你们是狩猎了一头【赤角狰】异兽,为什么不肯拿出这异兽的独角来出售呢?难道你还怕身为炼器师的老夫买不起吗?”

    “我跟你说,你那独角只要拿出来,老夫就花两百下品灵石收购了,而且你这摊上剩下的这些炼器材料,老夫也全给你买了下来!”

    王诚赶到现场的时候,就看见一个身穿赤红色长袍的马脸老者,正在吹胡子瞪眼的对着小师妹余诗音喋喋不休,口中唾沫星子横飞。

    而余诗音则是小嘴抿紧的瞪着马脸老者,气呼呼说道:“你这老前辈好没道理,我都说了很多遍了,我没有【赤角狰】的独角,你为什么就不听呢?你不肯买我这摊上的东西,就请离开,不要打扰到我做生意!”

    “小姑娘你想老夫我离开,就把【赤角狰】的独角拿出来,老夫买下此物后马上就离开,不然老夫我在这里,看谁会买你摊上这些边角料的废品!”

    马脸老者看着气呼呼的青衣小娘,脸上满是得意之色的大声叫嚷着,生怕其他人听不到一样。

    王诚听到这里,便要上前为自家师妹撑腰解难。

    尽管马脸老者是一位练气十层修真者,修为上面其实是胜过他。

    但就在这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嘲讽声音从马脸老者身后响了起来。

    “我说谁这么不要脸呢,六十多岁的人欺负人家一个十五六岁小姑娘,原来是朱元良你这老不羞啊!”

    “怎么?这是又看上什么好东西了,想要强买回去糟蹋么?”

    “都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不成筑基,你能够炼制出一阶下品法器已经是侥幸,竟然还想炼制出一阶上品法器,凭此拜入神兵谷,简直是痴人说梦!”

    王诚愕然抬头望去,只见一个明显是筑基期修士的红袍中年人,正一脸讥讽的排开人群走到马脸老者面前,刚才的话语,便是从其口中说出。

    而马脸老者看到这个红袍中年人后,原本得意洋洋的脸色,顿时为之一滞,眼中闪过羞恼、愤怒和害怕的神色。

    只见他一脸愤怒的看着红袍中年人怒喝道:“刘正风,老夫都跑到这片蛮荒地域来了,你还不肯放过老夫么?”

    “放过你?除非你跪下来给我磕头,发誓此生不再去见小娥,那样我便看在小娥的面子上放你一马,否则你别想好好安生!”

    红袍中年人眼神冰冷的看着马脸老者,话语中充满了对于马脸老者的怨恨之意。

    见到这一幕,不止是王诚,就连对于马脸老者的骚扰已经感到极其不耐烦的余诗音,也是满脸好奇的看向了马脸老者。

    不知他一个练气期修真者,怎么会让一个筑基期修士对他如此怨恨,却又没有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