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青云仙途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炼器师朱元良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炼器师朱元良

 热门推荐:
    马脸老者朱元良约见余诗音的地方,是在坊市当中的一间茶楼内。

    修真界的茶楼是一个消费不低之地,茶楼内的灵茶都是按杯算钱,一般散修是很少会来到这种地方消费的。

    马脸老者朱元良把地方约在这种地方,按照王诚的估计,多半还是为了显示自己丰厚的财力,以及彰显自己炼器师这个与众不同的身份。

    的确,以练气期修为的散修身份,成为一个正式炼器师,马脸老者朱元良确实有自傲的资本。

    据王诚所知,丹器符阵这四大修真技艺里面,炼器师和阵法师对于修真者的修为要求,一般最低是筑基期。

    因为只有修为到了筑基期,神识能够离体外放,修真者才有把握在法器和阵器上面做到细微雕琢,把具有特殊力量的灵纹和阵纹雕琢烙印在法器和阵器内外。

    而且炼器的一个重要环节,材料提纯,对于火焰的温度要求极高,很多材质坚硬的灵金和妖兽骨骼,都只有筑基期修真者的筑基真火能够熔化提炼。

    如此情况下,马脸老者朱元良能够以练气期修真者的身份,成为一名正式炼器师,可见其本事。

    有本事的人骄傲一点,那是正常的,而且对王诚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因为这说明马脸老者朱元良并非一个心机深沉之人。

    这时候王诚和余诗音进入茶楼,被正独坐在一张空桌上面饮茶的马脸老者看见后,其顿时就对着余诗音戏谑一笑道:“哟,小姑娘还带着情郎过来护卫了,这是怕老夫会对你不利吗?”

    余诗音小脸一红,偷偷撇了一眼身旁的王诚,然后瞪着眼睛看向马脸老者娇嗔道:“老前辈你可别乱说,这是我的师兄,也是我们青云门的掌门,你想要的东西,还在我师兄手上呢!”

    “呵呵呵,你用不着解释,老夫也是过来人,明白……等等,你说这小子是一派掌门?”

    马脸老者原本笑呵呵的脸色一惊,不禁满脸惊讶的看向王诚,也是被这个消息惊到了。

    王诚今年也才二十三岁不到,这般年轻俊秀的模样,怎么也难以让人将其身份和一派掌门进行联想。

    而在他惊讶的目光注视中,王诚则是大大方方的朝他拱手行了一礼:“在下青云门掌门王诚,见过朱道友。”

    说完便把手一抬,亮出了那块代表着自己掌门身份的【开宗令】。

    “还真是一派掌门啊!”

    朱元良仔细打量了一番王诚手中的【开宗令】,确定是真货后,方才轻轻吐出一口气,发出了一声叹息。

    然后他脸色一正,一脸正色的对着王诚拱手回了一礼道:“王掌门有礼了,老夫朱元良,一介散修,懂些炼器之术。”

    说完他把手一引,做个“请”的动作:“两位道友都请坐吧,今日朱某请客,请两位道友品尝一下这里的【冰露灵茶】。”

    他口中说完,便对着楼内侍候的伙计招了招手,讲明了需求,很快伙计便端着两杯散发着冰寒雾气的茶水送到了桌上。

    “说来不怕两位道友见笑,老夫虽然是散修,可是平生除了炼器之外,最大的爱好便是饮茶,口袋里的灵石除了购买各种炼器材料,便大半都耗费在了饮茶和买茶叶上面。”

    “这家店的【冰露灵茶】是茶中异种,不但灵茶树是生长在千丈之高的雪山寒潭边上,茶叶也是要用冰水冲泡饮用,才能逼出叶内清香与灵力。”

    “而且此茶饮用之后,对于我等练气期修士有着极强的提神醒脑效果,最适合在进行制符、炼器等需要高度集中精神的事情前饮用。”

    朱元良并不急于谈正事,在茶水上桌后,便满脸笑容的和王诚二人说起了茶道。

    王诚和余诗音都不懂灵茶,他从师尊青云子的遗物当中倒是得到了几两灵茶,但却一直没舍得喝,准备留待以后有贵客到访青云门了,再拿出来招待贵客。

    不过他们虽然不懂灵茶,通过朱元良的讲解,却也知道了桌上这杯灵茶的贵重之处。

    王诚当即就拱手言道:“朱道友见识渊博,王某佩服,只是这灵茶既然有此灵效,若让我们师兄妹饮用,实在有些暴遣天物,还是道友留待自己饮用吧!”

    “王掌门这就客气了,朱某虽然是散修,可请两位道友喝杯灵茶还是请得起的,何况这两杯茶乃是朱某为那日对这位小姑娘所做的失礼之事道歉,两位千万不要客气。”

    朱元良连连摆手,示意王诚不要客气,然后脸上也露出一抹歉意的对着余诗音拱了拱手,表达了自身歉意。

    他这样一说,王诚倒是不好再客气了,便端起茶杯对着朱元良示意道:“我等既然今日来见朱道友,便表示并未在意那日的误会,此事就让它过去吧。”

    说完又对着一旁的小师妹余诗音点了点头,微微饮了一口茶水。

    冰凉的茶水入腹之后,一股寒凉之气顿时直冲王诚脑门,令得他头脑瞬间为之一清,果然是感觉精神倍增,头脑无比清醒。

    与这种效果相比,茶水本身所散发的清香,倒是并不算什么了,起码王诚对此并不如何在意。

    “的确是好茶!”

    他面色赞叹的道了一声,然后放下茶杯,目光看向朱元良说道:“朱道友这次邀约我们师兄妹过来的来意,王某心中清楚,只是王某得向朱道友说一声抱歉了,因为那根【赤角狰】的独角,已经被王某拜托百炼楼的大师炼制成了法器。”

    已经炼制成了法器?

    朱元良脸上原本存在的笑容,顿时为之一滞,脸色一下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他请王诚师兄妹到茶楼来喝茶,目的自然是不言而喻。

    现在王诚喝完茶水,却和他说东西被炼制成了法器,这如何能让他脸色好看的起来。

    只是刚才的话已经说得太满,哪怕他平常并不是多么在乎脸面,也不好这时候说出让王诚自己付茶钱的话语来。

    只见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变幻着,好一会儿,方才深吸一口气的沉下心来,面色沉重的看着王诚说道:“既然是百炼楼的大师出手,必然是一件法器当中精品,不知朱某能否有幸欣赏一下这件法器?”

    “当然可以,朱道友也是炼器师,正好帮王某掌掌眼,看看王某花费一千七百下品灵石作为炼器费用所得到的这件法器,到底值不值这个价!”

    王诚就像是没有看见朱元良先前难看的脸色一样,面色平静的伸手一摸储物袋,取出那柄【赤炎剑】法器递给了对方。

    “好剑!”

    朱元良一接过法器,便忍不住叫好了一声。

    然后眼睛放光的看着手中法剑,眼中神色好似看到了一位绝色美人一样,满眼都是痴迷之色。

    王诚见到这一幕,先是微微一怔,然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当即便对着旁边的小师妹余诗音轻轻打了个眼色,抬手对着嘴巴比划了两下,示意她不要出声。

    之后他就重新端起茶杯,小口抿了一口茶水,慢慢感受着茶水的清香,耐心等待了起来。

    这般一直等待了将近半个时辰后,朱元良眼中的痴迷之色才渐渐消散,意识恢复了正常。

    “不愧是神兵谷的大师之作,此等玄妙的炼器技艺,当真是令人惊叹,朱某远不及也,远不及也!”

    他眼中满是惊叹之色的轻轻抚摸着那遍布着天然螺纹和法器灵纹的螺旋剑体,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来回抚摸,犹如在抚摸着情人雪嫩肌肤一样。

    “朱道友过谦了,百炼楼的大师固然是师出名门,技艺玄妙,但在王某眼中,似朱道友这般自学成才的散修炼器师,更值得人敬佩和尊敬!”

    王诚一脸敬佩的看着朱元良,语气锵锵的说道:“王某相信,如果朱道友当初能够在幼年时期拜入神兵谷,学习炼器之术的话,以道友在炼器一道上面的天赋,现在定然已经是可以炼制出二阶灵器的炼器大师了!”

    ???

    朱元良愕然抬头看向王诚,目光对上王诚那双充满钦佩之意的眼睛,面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红,久久没有接话。

    以练气期修为的散修身份,成为一名正式炼器师,他一向对于自己这个成就很是骄傲。

    也一直认为自己如果不是一介散修的话,以自己的炼器天赋,若是能够得到一个门派的倾力培养,炼器术水平一定会比现在强出许多。

    而他此生最大的遗憾,便是自己没能在年轻之时拜入神兵谷。

    也时常幻想过,如果自己能够年轻之时拜入神兵谷的话,以自己的炼器天赋,定然能够得到神兵谷重视培养,日后成为筑基期甚至金丹期的炼器大师也不在话下。

    不过这种幻想,他自己心中偶尔幻想没什么,现在听到王诚一个外人说出这种话来。

    他的心情就真是极为复杂了。

    如果王诚和他是熟人,他此时一定会觉得王诚是在挖苦嘲讽他,因为他不是第一次被这样嘲讽挖苦了。

    谁不知道神兵谷乃是元龙星修真界炼器师的圣地,那里的天才炼器师层出不穷,数不胜数,他朱元良或许炼器天赋不错,可就算少年之时去了神兵谷,也未必能够获得多大的重视。

    但是王诚和他并不熟,完全没有必要这么挖苦嘲讽他。

    而且王诚眼中此时的钦佩之色,看起来又是那么的真诚。

    这就让朱元良的心情很是复杂了,一时间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羞愧。

    这般脸色变幻不定的迟疑了好一会儿后,他才一脸落寞的摆了摆手道:“王道友谬赞了,朱某一介散修,如何敢与神兵谷的大师们比较,如何有资格与那些大师们比较,此话道友切莫再说,否则让人听去了,又要被传为笑谈了!”

    说完不等王诚再多言,他便端起桌上还未喝完的【冰露灵茶】一口饮尽,借助茶水的效力提振精神。

    然后目露精光的看着王诚说道:“说吧,王掌门今日来见朱某,到底是为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