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青云仙途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各有打算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各有打算

 热门推荐:
    朱元良又不是傻子,先前只是被【赤炎剑】这件法器吸引了心神,才没有质问王诚的真实来意。

    此时他回过味来,自然明白,王诚在【赤角狰】独角已经炼制成法器的情况下,还主动激发自己留给余诗音的传讯符,与自己见面,肯定是另有图谋。

    至于刚才王诚称赞他的话语,姑且就听之信之罢了,反正也没外人听到。

    不过王诚本来也没想过瞒他什么。

    聪明人是骗不住的,他也不是来骗人的。

    这时候听到朱元良问起自己的真实来意,他当即便起身对着其拱手一礼道:“朱道友慧眼如炬,王某今日来见朱道友,除了是想与道友结交认识外,更是想代表本门邀请朱道友加入本门,成为本门首席炼器师和本门长老。”

    “邀请朱某加入你们青云门?”

    朱元良双眼一眯,目光审视的打量着王诚。

    王诚在朱元良的目光注视着,一脸诚恳的点了点头,语气充满期待的说道:

    “是的,像朱道友这样的炼器师,正是我们青云门这种新创门派急需之人,若是能够有朱道友这样的炼器师加入,本门宝库内那些炼器材料,就不会再放到蒙尘也无人问津了,也不用再耗费大量灵石去为门人弟子置办那些一阶法器!”

    朱元良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对于王诚所说的这些倒是赞同。

    一个炼器师对于一个势力的重要性,只要是个修真者都知道,而一个新创建的势力对于炼器师需求性,更是仅次于炼丹师。

    所以朱元良并不怀疑王诚这番话语的真实性和诚意。

    他目光平静的看着王诚问道:“既然王掌门知道炼器师的重要性,那朱某也不和王掌门解释这其中情况了,朱某只想问一句,你们青云门能够给朱某提供什么福利?”

    说完他下巴微微一抬,声调微微有些拉高的接着说道:“不是朱某自吹自擂,凭朱某现在的炼器技艺,只要朱某表露出相关意愿,这片蛮荒地域的大部分门派,都绝对愿意派人登门邀请朱某加入!”

    熟人之间才有可能谈交情,陌生人之间能谈的只有利益。

    朱元良和王诚可不算熟,所以他的话语也很直白,只看重王诚能够给自己多少利益。

    王诚对此也是早有预料和准备,闻言后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他望着面露骄傲之色的朱元良,缓缓说道:“青云门只是一个小门派,王某和本门无法给予朱道友其它方面多大的福利,但是朱道友只要加入本门,成为本门长老,本门日后所收集到的所有炼器材料,都可任由朱道友优先选取用于炼器,并且一旦炼器成功后,本门会给予朱道友每件法器实际售价的一成利润作为奖励!”

    门派有门派的规矩,那些大门派里面,炼器师地位虽然很高,但是也没可能随意选取门派收集到的任何材料用于炼器,一般都是门派根据炼器师的炼器水平,每年给予一定份额的材料用于其提升炼器术。

    若是炼器师本身炼器术水平一般般的话,那么门派之中就不会把一些珍稀材料交给他来练手了。

    至于说炼制出成品法器后,按照法器实际售价获得利润作为奖励的事情,更是极少有哪个门派的炼器师能够获得这份待遇。

    因为本身炼器师哪怕没有炼制成功法器,门派每年也会给他发放福利供奉,帮助门派炼器实际上就是他的职责所在。

    当然如果是在门派职责任务之外的炼器,比如帮助同门修士炼器,或者帮助外人炼器,那炼器师如何收费,门派就不会过问了。

    如此看来,王诚给予朱元良的条件待遇,不可谓不丰厚。

    朱元良听完他的话后,也是瞬间露出了意动神色。

    “王掌门的确是很有诚意,这份条件待遇之丰厚,朱某也无二话可说。”

    朱元良微微颔首,对于王诚给予的条件待遇很是满意。

    但是他话语刚落,便又话锋一转道:“只是王掌门的诚意朱某是看到了,但是说得未免有些不够具体,具体说来就是,你们青云门能够保证老夫加入之后,每年至少能够为老夫提供多少份炼器材料?你们青云门是否有着地火室之类的炼器之所?你们青云门有多少炼器典籍可供老夫参详?”

    这话一说完,朱元良便看到王诚脸色一下僵住了。

    “朱道友这些问题,请恕王某无法回答!”

    王诚脸色木然的看着朱元良,语气平静的说道:“如果青云门有着炼器传承,朱道友觉得本门不会培养自己的炼器师吗?至于地火室这种建筑,这片蛮荒地域那么多宗门,王某相信能够现在自己建立起地火室的宗门,加起来也不到两掌之数吧!”

    “而每年能够给朱道友提供多少份炼器材料,这点也要先看朱道友你的炼器之术到底如何,若是道友的炼器之术成功率尚可,本门便是让朱道友常年住在炼器室内都没有问题,若是道友炼器之术成功率极低,本门似乎没必要一直做那种入不敷出的事情!”

    这下轮到朱元良的脸色僵住了。

    王诚的话语,也是正好点中了关键之处。

    以朱元良的炼器天赋和炼器师身份,加入一个门派的确不是多大问题。

    可问题是,那些有着完善炼器师传承的门派,除非是实在没有合适人选了,不然都不大可能接受他这样一个年纪极大的散修炼器师成为本门首席炼器师,研读本门积累的炼器典籍。

    而且就像王诚还没说明自己青云门有多弱小一样,朱元良也是有意避免提及自己的炼器成功率事情。

    他是一位炼器师不假,炼器天赋也确实很不错,但是这都不能改变他作为一名练气期修真者,炼器成功几率极为低下的事实。

    倘若他炼器成功几率很好,早就可以自己去开炼器铺帮人炼器赚钱了,又何必需要加入什么门派。

    王诚其实也猜到了这些,只是故意没有问罢了,因为他们青云门现在没有挑剔的资格。

    只是他没有想到朱元良会这么蹬鼻子上脸,自我感觉良好的真将自己当成了炼器大师,又是要求这,又是要求那的,什么条件都敢提。

    这时候见到朱元良被自己的话语问住,他心中畅快倒是畅快了,却也知道这样一来,成功招揽到对方的希望是没有多大了。

    “罢了,不成便不成吧,以本门现在的情况,纵然没有炼器师,宗门短时间内也不会缺少法器用!”

    他心中一声叹息,当即便要起身出言告辞。

    但就在此时,沉默的朱元良却是先开口了:“王掌门说得也有些道理,先前确实是朱某所提要求有些过多了,那不如这样,朱某可以先加入贵门担任炼器师,也可以为贵门培养炼器师学徒,但是朱某有一个条件,那就是等朱某自觉炼器术足够通过神兵谷考核后,王掌门可以容许朱某离开青云门!”

    “当然朱某也知道这样做对青云门的损害极大,所以朱某可以不要王掌门允诺的那一成炼器利润,并且将来要是成功加入神兵谷的话,依旧可以每年免费为青云门炼器三次,并在不违背神兵谷规矩的情况下,指点青云门的炼器师炼器之术!”

    王诚听完他这番话,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朱元良的这个条件,对于青云门来说,还真不好区分利弊。

    他也没有想到朱元良会提出这种刁钻的条件。

    他皱着眉头思考了一阵后,忽然面色一动,不由看着朱元良问道:“王某想请问一下朱道友,你可懂灵金矿石提炼之法?可有办法助本门将灵金矿石提炼为成品灵金?”

    “这是当然,身为炼器师,提炼材料是最基本的技艺,除非是那些需要强大修为才能提炼出来的珍稀灵金,寻常灵金矿石的提炼,朱某都有办法。”

    朱元良一边回答王诚所问,一边精神振奋的看着王诚说道:“王掌门突然问起此事,莫非是贵门已经发现了灵金矿脉吗?不知是何种灵金矿脉?”

    “只是一座小型玄铁矿脉罢了,本门之所以急着招揽朱道友,也是因为想要获得提炼之法提炼灵金出售获利。”

    王诚目光闪了闪,用一个半真半假的借口回应了朱元良之问。

    然后他不等朱元良多问此事,便再度说道:“既然这样,朱道友的条件王某可以代表本门答应,但是这样一来,王某先前所言的所有炼器材料任凭朱道友取用一事,就要稍稍做出些改变了,需要变成朱道友只能任意取用价值五百块下品灵石以内的一阶灵材,超过这个价值的灵材,都得由掌门批准才能取用。”

    朱元良听到他这话,当即就轻轻一笑道:“王掌门多虑了,朱某虽然痴迷炼器,但是却不会自以为可以对二阶灵材进行炼制,那此事就这么说定了。”

    ps:求追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