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青云仙途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横生变故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横生变故

 热门推荐:
    趁着四个蛮人术士无暇他顾,王诚和朱元良二人成功御使着飞行法器飞过了宽达百丈的大河,然后一直飞出了河岸边那些黑蛮人的视线。

    这样一直飞出七八十里后,王诚等人才在一座山谷之中降落而下,于此进行休息。

    “音儿姑娘的伤势虽重,但是敷上药后,只要疗养得当,两三月便足以恢复过来。”

    “可是现在我们需要赶路,而音儿姑娘腿上有伤,即使由人背着赶路,其中也难免磕磕碰碰,影响到她伤势恢复,甚至是有可能加重伤势!”

    山谷中,徐金凤从临时开辟的山洞内走出来后,便对洞外面守着的王诚轻轻摇了摇头,声音低沉的说出了自身诊断结果。

    她以前也经常与其他散修结伴出去冒险,受伤也是家常便饭的事情,对于伤势判断和处理水平,都比王诚要强上许多。

    而且她又是队伍中除余诗音外的唯一一位女修,为余诗音检查伤势和上药的事情,自然而然便被王诚拜托给了她。

    这时候听完她的话,王诚脸色猛然一变,变得极其难看了起来。

    当初他们离开青云门的时候,原本就是极为匆忙,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给其他几位同门当面交代情况,只是以传讯符简要通知一番,言明了归来的时间。

    按照当时王诚给几位同门师兄留下的传讯,他们快则四五个月,慢则六七个月,必定会回到山门。

    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他们如果正常赶路,还能在约定时间内赶回去。

    可要是原地休养两三个月的话,那肯定是没法在约定时间赶回去了。

    到时候不见自己这位掌门回去,青云门还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

    王诚想及此处,便越发难受了起来,不禁望向两位长老沉声问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两位长老行走修真界数十年,经验都比晚辈丰富许多,难道真的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加快小师妹她伤势恢复速度么?”

    “办法当然有不少,如果掌门身上有【续骨丹】之类的灵丹,一个月时间便足以让音儿姑娘恢复到下地行走的程度。”

    “或者掌门身上有二阶疗伤灵丹,也可以借助灵丹的强大药效,助音儿姑娘快速恢复。”

    朱元良嘴巴动了动,张口就来的说出了两种让王诚无语的办法。

    【续骨丹】虽然是一阶上品灵丹,但是因为对于骨伤的极佳疗效,使得这种灵丹一颗便卖到了上千下品灵石价格,王诚现在的这点身家,哪舍得买这种灵丹。

    二阶疗伤灵丹就更不用说了,那根本不是他们练气期修真者能够用得起的东西。

    徐金凤这时候想了想,忽然看着王诚说道:“要不这样吧,现在这里离火猿岭坊市也不过是几日路程,不如老身先留在这里照顾音儿姑娘,掌门和朱长老重新回一趟火猿岭坊市,从坊市购买专治骨伤的疗伤灵丹过来给音儿姑娘使用。”

    “现在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王诚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对徐金凤拱了拱手:“如此便劳烦徐长老了。”

    这样议定计划后,王诚和朱元良休整了一日,便一起御器飞行原路返回了火猿岭坊市。

    因为不用再带人飞行,只用了三日时间,二人便顺利回到了火猿岭坊市。

    进入坊市中后,王诚二人便直奔各处店铺询问疗伤灵丹的消息,然后在一家名为“丹云堂”的店铺内,成功以七百下品灵石的价格买到了两颗一阶上品灵丹【玉参丸】。

    并非王诚不想买更好的【续骨丹】,而是问遍了诸多店铺,只有一家店有这种灵丹,而且开价就是一千五百下品灵石一颗,概不还价。

    王诚虽然想要小师妹余诗音快些恢复,不至于耽搁自己等人回归山门的事情,但也不至于当这种冤大头。

    何况两颗【玉参丸】分两次服用,也足以让余诗音的伤势在一个多月时间里恢复好了,不会错过了他和师兄们约定的最晚回归时间。

    丹药买好后,王诚和朱元良便没有在坊市内多待,直接就向着坊市之外走去,准备连日返回。

    但是离开坊市的时候,却是出了点意外情况。

    “你们两个站住,过来看看这张画像,看看最近有没有见过这画像上面的人?”

    只见坊市外,不知何时多出了个面色冷峻的红衣青年,青年身上散发的气息,明明白白告诉王诚二人,这是一位筑基修士。

    一位筑基修士的命令,二人不敢不听,何况这红衣青年敢在坊市门口堵人问话,八成便是坊市背后主人赤霞宗的弟子。

    王诚二人这时候听话走了过去,对着红衣青年手中的画像望去。

    只见画像上的人,赫然是一位身穿青色道袍的红脸道人。

    画中的青衣道人,脚踩一个青色葫芦,正遨游云端,背上还可见一截露出肩膀的剑柄。

    而这青衣道人最让人影响深刻的,便是那一张红脸了,那脸红的好似丹砂,面如重枣,迥异于常人。

    从这幅画像上不难看出,这个红脸道人,定然也是一位筑基修士。

    “前辈明鉴,晚辈二人确实是不曾见过此人。”

    王诚目光从画像上面收回,然后对着红衣青年拱手一礼,摇头否认了对方所问之事。

    红衣青年闻言,双目顿时一冷,冷冷看着他们二人喝道:“你可要想仔细了,此人乃是我们赤霞宗通缉要犯,你等若是见过此人,如实禀报,本门擒获此人后定然有赏,可要是敢为此人遮掩,故意隐瞒的话,当心你们的脑袋!”

    他这幅盛气凌人的态度,让得王诚和朱元良都是直皱眉头。

    但摄于对方背景来历和修为,两人心中纵然不爽,也不敢发作出来。

    王诚只得又拱了拱手说道:“前辈明鉴,我等二人也是刚从白象山来到火猿岭不久,确实是不曾见过画像上面这人!”

    “真是这样吗?”

    红衣青年眼神冰冷的看着王诚,语气带着疑问。

    王诚则是面无愧色的坦然与之对视,沉声应道:“前辈若是不信,晚辈愿意和前辈去坊市内找人对证!”

    红衣青年见此,不由挥了挥手道:“对证就不必了,你们若是接下来看见此人的话,记得马上来我赤霞宗禀报,本门核实消息后,一定重重有赏!”

    “一定一定。”

    王诚满口答应了下来,然后和朱元良又对着红衣青年拱了拱手,便在对方注视中离开了坊市。

    而接下来二人赶路之中,竟然又是两度遇见了赤霞宗的人,一次是一名单独御剑飞行四处巡查的筑基修士,一次是三名骑乘赤色巨鹰的练气九层修士,皆是被对方拦截了下来进行审问。

    二人自然是同样矢口否认见过红脸道人的事情。

    这样一直飞出四五千里后,才没有再见到赤霞宗的修士身影。

    “也不知道那红脸道人是何来历,又是如何得罪了这赤霞宗,竟然让他们如此大动干戈的四处搜查缉拿此人!”

    路上歇息的时候,朱元良想起这一路来经历的审问,不禁满脸郁闷的说起了这件事。

    说实话,在野外被人拦下审问,这实在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因为在这荒野之中,赤霞宗的人即使把他们杀了,只要手脚做的干净,自己人不透露消息,那就真是神不知鬼不觉。

    所以二人被拦住的时候,都是战战兢兢的回答对方提问,唯恐说错了话,惹得对方不快后,直接一怒之下杀了他们。

    王诚这时候听到朱元良的话语,也是轻吐一口气道:“不管那红脸道人是什么来历,敢得罪赤霞宗这种大派的人,都是咱们惹不起的狠角色,真要是遇见了此人,你我千万躲着走,也不要去想什么报信获得赤霞宗奖赏的好事!”

    “嘿嘿嘿,那还用说,谁要是真信了赤霞宗那些人的鬼话,谁就是天大的傻子,死了也活该!”

    朱元良脸上讥讽一笑,对于王诚的话语无比赞同。

    这样路上又用了三日时间,王诚二人便平安回到了那个山谷中。

    然而他们刚一落到山谷之中,便看见了让他们面色大变的一幕。

    只见山谷之中,原本在山洞内休养的余诗音,此时竟然被挪到了外面一个草棚内休息,而在山洞里面,一个青衣红脸道人,正盘膝而坐处于打坐状态。

    而徐金凤却是坐在山洞外面,一副正在为红脸道人护法的样子。